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周女玉师  >  第三章,拜师学艺

第三章,拜师学艺

2015 2017-11-25 15:19:31
“你……刚才跟我说你叫什么?” “我是玉汝。”梁玉汝咯咯笑起来,与他直视,“……姓梁。” 小少年君沦猗不淡定了:“梁成仁是你什么人?” 梁玉茹没答,而是把伞移向他那边一点:“快要下雨了。” 伞外的阳光被遮挡,小少年还未长开的俊脸上投下了一片阴影,连带着他的神色都有些阴晴不定。 但不管梁玉茹怎么看,阿猗都很好看,小阿猗也一样。 她的阿猗来到她面前,走了太远的路,再来一世,她想送他一路。 毕竟她前世第一次见到阿猗的时候,他是很狼狈的。 不像现在。 君沦猗只觉得这小姑娘脑子有病,先与他说小破马能带他们走出杏子林,再与他说快要下雨了,他左看右看这阳光还很和曦,天空碧蓝如洗,哪有下雨的征兆。 他这长了十一年的脑袋告诉他,这鬼话信了有病! 然而,天突然就阴了下来。 小雨淅淅沥沥,瞬间弥漫在山野之间。 凉风吹拂到少年的脸上,将脸蛋吹得微红了些。 梁玉汝看着君沦猗,眼神似乎在说‘我说得没错吧’。 君沦猗第一次发现这小姑娘的眼神居然如此灵动,他避开她的眼,疑惑地问:“你怎么知道要下雨了……” 无意之间就转了话题。 “感觉。” 前世他来的时候便是一连多天的雨季,她凭感觉这会儿也该下雨了。 “我家到了。”她又说。 梁家不远了,湖边的木屋已经出现在了两人的视野里。 君沦猗随她目光看去,细雨朦胧下的木屋,笼罩着一股山间的雾气,花草茂盛,宛如世外桃源。 “我说过,这匹小玉马有灵性的,它可以带着主人走到他想去的地方,遇到他想见的人。” 梁玉汝将那匹玉马放到了他的手里,粗糙的手感让君沦猗低眸看去,显然这匹玉马只经过了简单而又粗犷的雕刻,雏形初成,却十分传神,让人一眼便能透过这惨不忍睹的外观看出雕刻者刻的是一匹马。 梁玉汝说它有灵性,他现在信了几分了。 好玉养人,还能给人带来好运,护佑家宅平安。 虽然这并不是什么好玉。 君沦猗抓着玉石,对上梁玉汝的眼睛,猜道:“送给我了?” 梁玉汝点头:“嗯。” 他立马丢了回去:“我不能要。” “……”梁玉汝心一塞,前世今生,这还是第一次送人玉石被拒绝的。 多少人求着她她都不给的。 这小玉马再是破烂玩意,可她已经用妖力温养了多日了。 她的妖力不多,都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全凭挥霍这些妖力,她才平安长大,越长大,妖力越稀薄。 以她妖力温养的玉,一半吉,一半凶。 年幼时她不能掌控,到大了才找到了规律,她的妖力一半为生气,一半为死气,既可养玉,亦可‘毁’玉,她虽为半妖,妖力也只有这点用处了。 “你嫌弃它!”梁玉汝控诉,随手又将玉马甩回去,顺手就抓住了他的手腕扣紧,威胁,“你收是不收?” 对于她的威胁,君沦猗是不怕的,但他好歹比她年长,再加上这小姑娘来自他要找的梁家,于是应下:“我收。” “那我把它送给你,你别跟我爹说这是我给你的。” “梁……花匠就是你爹?” “嗯。” “好。”君沦猗把玉马放进了行李里,“我答应你,我不会告诉他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由于下雨,地面湿滑,于是让小毛驴放慢了步伐,到地方时梁爹爹已经在院中翘首多时,他拿了把伞接应梁玉汝,边责备道:“你再不回来,你爹就被你急死了。” 同时他也看到了君沦猗,便问:“这是哪家的小兄弟,真是多谢你送小女回来。” 梁玉汝并没有解释君沦猗的来历,只顾着求饶:“爹爹,汝儿下次不会了,出门会唤你,定还会早些回来。” 君沦猗如一个小大人一般拱手颌首道:“晚辈君沦猗,来自瑨州,远程而来只为向梁大人拜师。” 心里微沉,梁玉汝看着这一幕不是滋味,人虽站到了梁爹爹一边,手却伸直了,举着伞让君沦猗避雨。 如她所料,梁爹爹当即就变了脸色。 “老夫不过一介花农,并非什么梁大人,小公子快请回吧。” 君沦猗虽穿了一身布衣,但周身的气度是骗不了人的。 瑨州离此地甚远,梁成仁也不信这小少年是孤身前来,这小少年若是还大上两年,他姑且还能相信,可眼下这孩子看着才十一二岁,家境优越,其家中长辈怎么可能放心他一个人行这么远的路,身后必有随行保护的人。 “我家中几件珍藏品都是梁前辈的作品,对您也是仰慕已久,您若是不肯,沦猗在此跪请梁前辈收我为徒。” 话音落,人已跪了下去。 泥潭染了素衣,水珠倾溅。 “君小公子还是快起身吧,老夫实在担不起你如此大礼啊……” 梁玉汝抬头看向自己的爹爹:“爹爹?” 前世这个时候她恰好染了一场风寒,见到阿猗的时候,他已经在雨中跪了三天了,狼狈不堪。 君沦猗的固执和决心是梁玉汝见识过的,只是她不曾想过自己和蔼的爹爹竟会狠心让一个孩子淋上三天,见两人僵持不下,她拉了拉梁爹爹的袖子:“爹爹,沦猗哥哥亲自把我安全地送了回来,您就留他几日住下好不好?” 闻言,君沦猗也抬头看她。 她眨了眨眼。 梁玉汝对梁爹爹的话,向来很管用,这次也不例外。 “外面雨大,进来吧。”梁爹爹进了屋檐下,梁玉汝拉着起身的君沦猗跟着走了进去。 君沦猗才进屋就环视了一圈,一屋子的盆栽,却寻不见一件玉器,他瞬间就明白了什么。 “沦猗哥哥的衣服都脏了,先换下来吧。” 君沦猗一怔,低头看了眼身上。 下裳脏染了污泥,上裳也湿了,行李在驴背上,因为这场雨也应该湿透了。 也就是说,他并没有干衣裳可以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