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周女玉师  >  第九章,再见坏阿叔

第九章,再见坏阿叔

2048 2017-12-07 09:35:15
君沦猗这次没计较她的称呼,蹲下去摸了一下骨,却发现她的脚踝肿得厉害,抬头见她只是看他,却没呼痛喊疼,也没落泪,乖巧得很,于是他摸了摸她的头:“只是肿了,骨头没问题,我背你回去。” 梁玉汝点了一下头,在爬上他背的时候还在想,虽然她现在小,体重轻,可毕竟阿猗从小养尊处优,能背得起她吗? 以现在梁玉汝的体重,成年男子单手就可以抱起,君沦猗只是觉得背上略有些重量,本来微凉的背突然多了温度,两手稳稳地就托住了她。 梁玉汝咯咯笑了笑。 “笑什么笑?”君沦猗说话的同时看了看路,偏移了通向茅房的方向,于是问,“你怎么跑这边来了,还扭伤了脚……” 笑声戛然而止。 “我与你说,你得保证,不告诉我爹?” “又不告诉他?你才多大,父女之间哪儿的小秘密?” “阿猗你不过长我两岁,难道……就不曾有隐瞒你爹的事?”梁玉汝凑近了他的耳朵狡黠地说,她可是知道,君沦猗过来拜师一事最初可是并没有告诉清平侯侯王的,他自以为他一时瞒住了,却不知他的动向一直掌握在他爹的手里。 不是他蠢,而是一直以来清平侯对他的教育方式有些特殊,貌似有种要将人养废的倾向,不然也不会默许他来学玉。 “他呀,从来不会管我的。”君沦猗走慢了几分,“说吧,刚才是怎么回事?” “我迷路了。”梁玉汝懒懒道,“于是我就打算翻墙,爬到墙上去看一看路,结果就摔下来了……” “我过来时,听到这边好像不止你一个人的声音……” “墙那边有人,有人拖了一个麻袋,里面装了个大娘,身上都是血,那两人还在说什么银钱什么的,我翻墙时被他们听见了动静,我一时被吓到了,就从墙上摔下来了……” 君沦猗静了一瞬,梁玉汝伸长了脖子想去看他的反应,还没看到就听到他开口了:“这么危险,怎么不叫我?不是让你有事就喊我吗?” “我要是喊了岂不死得更快?”梁玉汝撇嘴道,“刚才我摔下来后就一直蹲在墙角,那些人以为自己听岔了,我才免于被他们发现,墙后面也是阿猗你叫我的名字后才没了动静……” 走到下一条道时,君沦猗注意到了地上拖行的血迹,他快了几步,离开了巷道,待回到大街上,他还回头看了一眼,却被梁玉汝把头给他掰了回去。 “我们赶紧走吧,出来的时间够久了,我爹该急了。” 两人回去见到梁爹爹时,该采买的东西都已经齐了,搬上了马车,因为梁玉汝的脚伤,梁爹爹又带着人去了一趟药铺,给她上膏药。 “怎么这么不小心?”梁爹爹心疼地看着梁玉汝红肿的脚踝,忍不住责备君沦猗,“集市上那么多人,阿猗你怎么就不牵好汝儿?这还是脚受伤了,万一人给带丢了怎么办?” 梁玉汝叫君沦猗阿猗,梁爹爹早就跟着女儿就这么叫,关于脚伤的事,君沦猗如她所说,并没有告诉梁爹爹‘真相’。 君沦猗默默认了错,梁爹爹才没有继续计较。 都是孩子,梁爹爹只想着,君沦猗或许可以保护他自己从瑨州一路平安到禛阳,出门在外却暂时不一定能照看好小上一些的汝儿。 梁玉汝的脚伤并不严重,回到梁家后不到一日就可以下地走路了。 梁爹爹带着君沦猗在旁建造了一间新屋子,用作练玉室,买来的东西也都安置妥当,梁玉汝只去看了一次,她现在的心思还挂在在集市遇见的仇人身上。 可惜那时她听得不认真,有很多话都没听着,所以她得到的线索很少。 不过那神秘的男子提到了姜府。 梁玉汝左思右想了一会儿,她怎么没听过白水镇有姓姜的大户人家?而且看姜修泽当时的情况,明显的落魄样。 可等到几天后,她脚伤都好了大半,行动自如的时候,她还没思索出一个头绪,机会就自动寻上门来了。 这天梁玉汝起床后,端起桌上温好的水,走到院子里去,见练玉室已经有了一个雏形,也没打扰两人,就穿过走廊,到了近湖的另一边。 温水是梁爹爹命君沦猗采的露水煮沸放凉的,她以前总是起床后就一口喝了,现在慢慢抿着,似乎感觉到了花草的清香,身子骨很舒服。 也许是这些采自植物身上的露水有滋养她的作用。 刚抚上栏杆,头顶突然吊下来一个影子,把梁玉汝吓了一跳,方要尖叫就被来人捂住了嘴巴。 “唔唔……”梁玉汝向来人瞪去,拳脚相加。 来人压住她的手脚,冲她嘘了一声:“小声点,小姑娘,你不认得我了?” 梁玉汝看清了眼前这张大脸,直接咬上了捂了她嘴的手。 来人虽痛却没有放手,只是另一手略微放松了些,梁玉汝趁此机会解脱了右手,‘啪’地一声打到了对方的脸上,眼神挑衅。 也许是这一巴掌带来的祸,梁玉汝当即发现自己被腾空,眼前一晃她就被带离了木屋,往山中某一个方向而去,她连忙挣扎了起来,可随机想到了什么挣扎的力道也减缓了下来。 被放下来的时候,她已经被带到了山中密林里。 捂嘴的那只手也放开了去,对方还没说话,甚至才刚刚放下了她,她又用那只打了人一巴掌的右手捏住了对方的脸,嘴里道:“我怎么可能不认得呢,阿叔?” 说了这话她就使劲揉搓这张脸,喋喋不休:“坏阿叔,我帮了你,你还害得我脚受伤,到现在都还没好全,坏阿叔!坏!” “好了好了,别捏了。”男子叫,“阿叔是坏蛋,行了吧?你打也打了,捏也捏了,该消消气了,放手。” “不行,你得赔我!” “行行,赔你什么?” “药草费啊,看大夫的钱啊……”梁玉汝顿了顿,“还有……那天的坏哥哥呢,他连同你一起欺负我,我也要找他算账,找他麻烦!你快告诉我他在哪里?”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