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周女玉师  >  第十章,冰玉寒洞

第十章,冰玉寒洞

2153 2017-12-11 09:57:32
杂草丛生中有一处半人高的洞口,隐蔽又潮湿。梁玉汝站在这洞口前,一脸难以言述:“阿……阿叔,你说那坏哥哥在这里面?”男子瞥见她的神色,那神色仿佛他就是一个拐骗小姑娘的怪蜀黍,当即就想把她直接踹进去。他也不解释,自己先钻了进去:“快跟上。”梁玉汝看了眼四周后,跟着也进去了,这人若想害自己,无需废这些功夫。这山洞也就洞口狭隘,进去以后人就能站直了,眼前开阔。洞里四通八达,内里有透出白光来,所以眼前还不算昏暗,只是没走多远,梁玉汝就感觉到了一股寒风袭来,接着身上就落了一件厚重的披风,她抬头一看,原来是那位阿叔从墙上取下了披风,给她披上了。他自己穿得也不厚,而墙上也没有多余的披风了。饶是如此,他看起来似乎也不冷。披风丑兮兮的,梁玉汝顾不得嫌弃,连忙裹紧了自己,想了想就去牵阿叔的手,结果摸到一手暖,她笑了笑:“阿叔原来不冷啊……”“阿叔是个男人,而且啊,还有内力,可以靠内力取暖,不怕冷。”梁玉汝细看了眼,这男子论年龄约摸二十来岁,叫阿叔原本只是恶趣味,眼下对方似乎已经接受了她的称谓,不知为何,她对这阿叔的印象也变得好了一些。“那阿叔可真厉害,话说回来,这洞里怎么这么冷啊……”梁玉汝问,即便山洞里阴凉,温度再低也不至于像入了深冬一样。阿叔牵住她的手,带着她往里走,闻言也只是说:“等进去了你就知道了。”这么神秘?很快两人到了一处岩面处,阿叔推开了石‘门’,下一瞬梁玉汝就看到了一大片的莹白,将整个世界都给照亮了。这是……石‘门’后的洞中很宽阔,地面一片莹白,高高低低不平,有凹陷到约几米深的地方,也有高耸到半人高的地方,‘石质’透明澄澈,梁玉汝甚至从上面隐隐绰绰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而寒气就是从上面散发出来的。“冰玉。”她不自禁开口。难得一见的冰玉,价格高昂,通常还有市无价。“你居然还知道冰玉?”阿叔说,“看来我真没找错人。”啊?梁玉汝疑道:“阿叔你找我作甚?”她移向这一连片的冰玉,这里不知道有多少,若是换了旁人进来,怕是已经给乐疯了。这里居然有冰玉脉,这可比她家湖底的玉髓脉更让她感到惊喜。“赔你草药费,看大夫的钱啊……”阿叔笑道,却是把她之前的话给还了回来,“赔你这玉如何,你能拿多少尽管拿多少,但仅限你一个人。”梁玉汝微怔,却还是笑着回道:“这么好啊……”她没直接应下,因为她觉得此人必有所图。会有哪个傻瓜将这珍贵的冰玉拱手让人?“当然,阿叔还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没等对方继续说,梁玉汝就张望着问道:“阿叔,你又骗我,你不是说坏哥哥在这里面吗?我怎么都没看到他!”这傻丫头这时候居然还想着姜修泽那坏小子?阿叔把嘴里还没出口的话咽了下去,想着这小姑娘还小,即便知道冰玉,也意识不到它的价值,于是暂时耐下心思带着她往里走去:“怎么不在?他在里面的玉洞里。”越往里走越冷,梁玉汝不解:“这里面这么冷,坏哥哥为什么要待在里面?不对,冻死他活该!”她知道姜修泽那人命硬,冻不死的,不然前世也不会活得那么蹦跶。“是我让他待在里面的。”梁玉汝抬头去看阿叔:“为什么?因为坏哥哥又做了坏事,惹怒了你?”阿叔摇头,却是把她牵了进去,让她看见了玉洞下盘坐的姜修泽,白气萦绕。玉洞下的少年穿着单薄,眉目上都挂上了冰霜,他似是听到了动静,睁眼讶异地看见了梁玉汝,待看到她身旁的人时,他乖乖地唤了句:“师父。”师父?梁玉汝去看阿叔,原来姜修泽的师父就是他,原本变好的印象又瞬间跌了下去。阿叔点了一下头,扔了一个皮囊下去:“时候快到了,待会儿你自个上来,把里面的酒喝了,暖暖身。”梁玉汝捏紧了拳头,隐在了袖子里,面上却还是笑着。“阿叔,我听说烈酒可以暖身,它也可以缓解冰玉带来的寒气吗?”而且依她看,这片玉洞的冰玉大抵也有上万年了,它的寒气寻常的烈酒有用吗?“烈酒自然不可以缓解冰玉带来的寒气。”梁玉汝知道这个让阿叔也有些惊奇,可一想到她也知道冰玉,他便觉得哪里有蹊跷,这小姑娘身上虽有些妖气,但骨龄确实才九岁,这点不容他怀疑,“我只是让冰玉的寒气助他静心,摈除杂念。寒气不会侵蚀进身。”他给他的心法本就有驱散寒气的作用。“所以,那酒就只是普通的酒?”梁玉汝问。“没错。”梁玉汝立马笑道:“阿叔你可真好,坏哥哥这么坏,你还给他酒喝,免得他受凉发烧,你真是太好了……”她的笑容让阿叔看得浑身发麻,这小姑娘的笑容怎么这么渗人……“小姑娘,你真有这么讨厌这孩子?”阿叔劝道,“这冰玉可让他摒除心中杂念,但凡心中有一点恶念或者污秽,他都会有生不如死的痛苦,等他修习有成,往后必不会再做恶事,小姑娘你可还会讨厌他?”“讨厌?”梁玉汝反问,她一脸天真,“我不讨厌他啊……”她只是恨他。“那就好。”阿叔说,“那我们继续说一说帮忙的事……”梁玉汝打断他,若有所思地问:“阿叔你说,他若是心思不纯,在这冰玉里会不会走火入魔啊?”“这个……当然会。”这小姑娘感觉怪怪的。梁玉汝勾起一抹笑,拉了拉阿叔的袖子:“那阿叔继续说,你要汝儿帮你什么忙啊?对了,阿叔你说这冰玉我能取多少取多少,那我以后可以常来吗?”她又看了眼玉洞下又闭上眼的少年:“我还可以顺便给他带酒,让他……早日回归良善。”“好……好啊。”“那阿叔,我们出去说。”“好。”玉洞下的少年听到脚步声离去后,睁开了眼,眼中深邃,他敏锐的感官告诉他,这小姑娘说给他带酒时,绝对不怀什么好心。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