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周女玉师  >  第14章,鉴真玉

第14章,鉴真玉

2206 2017-12-29 15:05:17
“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女子低身问梁玉汝。 “大姐姐你叫我汝儿就好了。” “汝儿,你想怎么赌?” 梁玉汝踱了两步,把手里的石头跟锦衣男子手中的石头并在一起:“将它们拿去开玉,然后由陈记的长天老师傅评定,谁的玉更好,他是镇级玉师,说话一定不会错的。” “如果我这块玉更好,我就把这块玉给你们,你们把你们手中的那块送给我。” “如果我输了,我就免费带你们一次,去集市上挑石料,淘玉这件事,我最在行了。” 锦衣男子将她手里的石头拿了过去,借着光看了半晌,心里有了几分底。 旁边的伙计瞪了瞪梁玉汝,又瞧过了女子的脸色,踌躇道:“长天师傅在我们陈记已经几十年了,要请他出面……” 女子微笑:“如果只是银子的事,大可不必担心。” 梁玉汝见锦衣男子向她走过来,乖巧地问:“大哥哥可是考虑好了?” “想好了,不过大哥哥还尚有一个问题想要问问,汝儿是哪家的丫头?”锦衣男子将梁玉汝拿的那块石头递还给了她,他只稍稍想过,这小丫头所提的赌注,表面上看很公平,实际上深一想,才发现是场小把戏。 镇上集市来外乡人淘玉,皆可掏几文钱让乞儿引路,这些乞儿跟那些大城里的不一样,大城里的乞儿是真正的乞儿,除了消息灵通外别无所长,镇里这些乞儿多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孤儿,都通一些玉理,从小混迹集市,对石料的挑选都有自己的一番见地,与其说乞儿,还不如说是便宜的‘引路人’。 如果小丫头输了,从她的话讲,是她与玉无缘,实际上也暴露出她没这方面的本事,带他们去集市挑石料,也能只能当个笑话来听听。 他们没什么亏的,也没什么好处,可小丫头却不亏。 如果小丫头赢了,那可是得了一块玉,这玉的价值,少则几十文钱,多则几百上千文,算是白得来的。 他肯答应这个小丫头,也不过是为了哄夫人开心。 “她是镇上梁花匠家的女儿。”伙计在旁说。 “花匠?”锦衣男子有点意外,“这个梁姓,倒也是有缘了。” 锦衣男子没有再多问,让伙计引路,一行几人去了正铺,长天老师傅正在后堂,伙计进来询问时,君沦猗正翻着图谱,一只苍老的手突然伸过来把图谱盖下。 君沦猗这才回过神来,听说有人见老师傅,当下就想告退。 “君小公子,不妨事,老朽多时不见外客,你在旁陪着老朽甚好。” 女子牵着梁玉汝走了进来,梁玉汝一进来就松开了女子的手,奔到君沦猗的身旁,仰头唤了声:“阿猗,我回来了,你与长老师傅聊得如何啊?” 她又回头对老师傅说:“长老师傅,你没趁着汝儿不在,欺负我师兄吧?” “师妹,你别乱说,长老师傅德高望重,怎么会欺负我一个小辈?”君沦猗顺势叫了梁玉汝一声师妹,抬眸看到进来的那位夫人,“这位夫人就是要见老师傅的客人?多谢你照顾我师妹。” “好一个翩翩小少年。”女子轻颌了首,又与长天老师傅行了一个见面礼,身旁的丫鬟连忙扶住,“晚辈连璧,听闻长天老师傅美名,叨扰了。” “夫人多礼了,老朽不过一介山野之人,这一辈子居于这一镇之内,没什么见识。” 随后,锦衣男子也带着伙计进来了,爽朗地给老师傅见礼。 他身后的伙计拿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放了两块刚剥离去外皮的玉石。 女子只看了一眼,便看出了这两块玉石孰优孰劣,垂眉对长天老师傅说:“真是叨扰了,连璧与夫君,还有这位小丫头挑了两块玉石,让老师傅瞧瞧,看这两块玉可适合作什么材料?” “汝儿挑的,那老朽就瞧瞧吧。” 伙计把红木托盘放在了长天老师傅面前的桌上。 在君沦猗身旁的梁玉汝也歪着头,看见了盘里那两块裸玉,与她预想般的别无二致。 一红一紫。 红玉块较之紫玉小得多,玉质看着更澄澈透亮。 长天老师傅摸着胡子看了会儿,便伸出了手去,众人眼见着要碰上红玉,他又突然换了方向,拿起了那块紫玉。 “这块玉,适合打磨成珠,是块不可多得的好料。” 一句话之外,别无其他。 连璧手抬了抬,与老师傅指了指:“那这块玉呢?长老师傅觉得如何,这玉质清亮,而且大小适宜,不是比那块紫玉更适合打磨成珠吗?” 长老师傅沉默。 锦衣男子见老师傅把紫玉放回了托盘,却没碰那块红玉,而是缓缓叹了叹口气,锦衣男子不禁问:“这块玉有什么不对吗?” “好玉。”老师傅下了结论,“不过老朽建议,还是让这块玉回归天地吧。” “为什么?”锦衣男子问。 “好玉是好玉,只是……”长老师傅顿了下来,他这是身处在陈记铺子,话要是说出来,岂不是挡了主家的生意? 梁玉汝适时接口道:“只是,世人挑玉,首重寓意吉凶,其次才是材质。” 稚嫩的女童声音此刻却有了几分重量。 “你是说这玉不祥?”连璧手骤然失力垂下,问道。 锦衣男子也一脸带惊。 “非也。”梁玉汝拂去君沦猗突然拉住她的手,回以一个安定的眼神,再望向连璧,“大姐姐,这玉是好玉,至于寓意吉凶,都是世人加以雕琢之后赋予的,可有些玉不一般,吉凶难以把控,这块玉……” 她含了一丝笑道:“汝儿把它命为‘鉴真玉’,要是人佩戴在身上,或者放在室内,存忧时会感到烦躁,若是心里有愧、有鬼,会受到不好的影响,使人生病,持续下去可能会病重。” “什么‘鉴真玉’,这是什么道理?”连璧不信,眼神询问老师傅。 “大姐姐可听过那些凶玉害人性命的事,一家子得病,到后来却发现是家中摆件玉的缘故?” “这事听说是有的,可我们……却从未遇上过。”锦衣男子说,顺手扶住闻言后退的连璧。 而老师傅这时候也微低了头,不言语,似是默认了梁玉汝的话。 良久,他突然抬头摸了摸梁玉汝的头:“这么看来,你这丫头挑的那块玉是那块紫玉吧……好丫头,你是知道‘鉴真玉’让他们买去了,他们若是不明,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长天老师傅对梁玉汝笑得和蔼,心里念叨着,不愧是梁玉师的女儿啊,也是长大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