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周女玉师  >  第八章,分桃之玉

第八章,分桃之玉

2050 2017-12-06 09:40:26
仇恨的心压过了此时的不安,梁玉汝毫不畏惧地走了过去,笑道:“阿叔说的对,汝儿不过路过听了两嘴,小哥哥就容不得我,还真是……可怕呢……”说可怕,可梁玉汝的表现却不像是害怕,一双眸子死盯着姜修泽,就像是遇见了仇人。姜修泽被她的目光看得莫名其妙,抬头问醉酒男子:“这小姑娘,你认识的?”“不认识。”“那她怎么叫你阿叔?”醉酒男子烦躁地抓了两下头,这他怎么知道,阿叔阿叔的,他有那么老吗?“小姑娘快走吧,再不走我可不保你,就由着这可怕不容人的小哥哥拿你去卖了!”这话说得巧了,姜修泽可不就刚刚卖了人回来……也不知这男子知是不知情。如若知情,梁玉汝心中冷笑,那两人都是一丘之貉。“阿叔,你们可千万别卖汝儿,汝儿这就走……”小姑娘脸色苍白,这才像是被吓到了的正常反应,不过她不但没往回走,反而进了一步,“不过阿叔,汝儿看你腰间这几片玉叶子似乎有什么不对呢……”这句话让几人的注意都落到了醉酒男子腰间那玉上,醉酒男子也低了眸去看,这玉叶子他配了好几年了,大大小小的人都见过,可没人说过什么不对的话来。“有何不对?”姜修泽反嘴道,他对人的喜恶很是敏感,对与他有敌意的梁玉汝很是抵触和警惕。醉酒男子不说话,却是向梁玉汝看了过来,看来他也想听听这小姑娘能说出个什么究竟来。梁玉汝靠近醉酒男子,他也未曾防范,直到梁玉汝从腰间的兜里取出了一把刻玉刀,他才眯起眼:“小姑娘……”“阿叔,汝儿不会动你的玉。”梁玉汝不等他说话,便解释道,“你这几片玉叶子绿得不通透,雕工却不甚精致,阿叔随身携带,必是心爱之物……”她伸出了小手,摸上连串着玉叶子的银链,声音渐低。“如果汝儿没猜错的话,这玉叶子其实为糖玉,本身为粉玉,而穿孔而入的部分非银而为绳。”她抬起头,问,“阿叔,你可愿一试?”“糖玉?”醉酒男子笑道,“有何不妥?”“世人挑玉,首重寓意吉凶,其次才是材质。”梁玉汝不紧不慢地说,“这玉叶子看起来是经过二次打磨雕刻的,原为一瓣桃花玉片,如若是这样,便为分桃之玉。”“何解?”姜修泽并不解分桃其意。梁玉汝轻笑了起来:“还能有什么意思,分了你的桃花,以绿叶相换,怕是阿叔讨不着媳妇了,遇着缘分了也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还要防着身边的兄弟……”男子脸上的醉意却了几分,笑容收敛了去:“都是谁教你这些的?”梁玉汝笑了起来,带着小孩子的甜美:“要谁教?我爹爹定是不会教的,这些都是我从书里看过来的,何况我也只是瞅着似是那么个回事,都是我自个猜测的,在阿叔你面前卖弄卖弄,如果说得不对,那汝儿的罪过可就大了。”姜修泽站在一旁,脸色神色不明。梁玉汝在心里不得不评判两句,这姜国师原就有几分修养和聪慧的,这要是换了旁的卑劣之人,这会儿已经出言讥讽了,再不济也会摆出一脸不屑厌弃来。可他……梁玉汝从未真正看透过他脸上的神色。现在他至少还有脸上的复杂,前世她死前,这位从头到尾脸上都是淡然无波的。梁玉汝一番话就像一块面团,圆润而寻不着尖锐处,她唯一担心的是对方会问及她的父亲,不料对方竟真的没问,只解了腰上那条银链,丢给了她。“你问我可愿一试?小姑娘你既有几分本事,我暂且信你,你来证明你方才所言非虚。”真是不走寻常路。这人若是直接顺着她的话应下愿意一试,无论结局如何,都与她无关。可他现在直接将东西丢给了她,还说暂且信她,这里面的门道就多了。如果梁玉汝心中不确定,玉叶子在她手中就如同烫手山芋。“那阿叔可别觉得心疼。”梁玉汝用的是心疼而不是可惜,自然是因为她万分肯定自己的判断。她低头迅速寻到玉叶子的小孔处,手指将银链绷直,用刻玉刀将小孔卡口处扩了一毫,待露出里头的绳子时,轻轻一割就断掉了一处,紧跟着以同样的手法将其它的地方也断掉,取出三截不粗不细的绳来。原本带着几分绿的玉叶子此刻呈现出粉色,梁玉汝将三片玉叶子拼在一起给男子看:“阿叔请看,这三片叶子恰好拼成了一瓣桃花……”果如梁玉汝所说,男子略微收缩了一下瞳孔,见过那分桃玉之后便注意到了那三截为蓝绿色的绳来。梁玉汝解释:“粉玉虽不能与它色混而呈绿色,可恰好能用来加深绿色,这名玉匠用蓝绿绳串连,实为巧妙,红绿为黄,黄蓝为绿,但这是粉玉,粉弱化了红,原本三色合该为灰,如此却透出了玉叶子的薄绿来。”男子由最初的散漫逐渐变得凛然,冷哼一声就直接狠地摔了玉。“该死的!”梁玉汝离得近,又猝不及防,连退了两步,才瞪大了眼睛看向地面上的碎玉。男子看到受到惊吓的小姑娘,笑了,伸手就去抓她的肩膀:“随我们一起走!”梁玉汝挣扎了一瞬,刚想喊人就听见了巷子不远外传来阿猗的呼唤声:“梁……玉汝!梁玉汝~”男子一手一个人,已经运起了轻功跃到了巷墙上,梁玉汝连忙道:“阿叔,我爹他们要是找不到我,定会寻官府的!叫我的人是清平侯世子,他……”不等她说完,她就被扔到了地上。“麻烦!”梁玉汝最后只听到了这一句话,再抬起头时墙上已经不见了人影。不一会儿,君沦猗就寻了过来,瞧见梁玉汝蹲坐在墙边,抱腿垂首,等到他走上前她才抬头看他:“阿猗……”“发生什么了,你怎么在这里?”梁玉汝指了指自己的脚道:“阿猗,我脚扭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