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周女玉师  >  第七章,遇见仇人

第七章,遇见仇人

2061 2017-12-05 17:12:41
“这模样倒是俏,细皮嫩肉的,你方才说,这……女人以前还是个落魄的官家小姐,她们家不是犯了什么事吧?哎哟喂,这来历不明的东西,梅娘我可真是不敢收呢……” “我爹当初从官窑里买回来的,卖身契被她拾掇着让我爹烧了。” “哦?”那女声在迟疑,“可这人看起来都半死不活了,怕是要贴不少草药费了吧,梅娘我这儿可不做赔钱的买卖。” “人没事,吃了药睡过去了,再过半个时辰就醒了,梅娘你若是不放心,不妨叫个大夫来看看。” 楼里都有请专门的大夫每月上门给姑娘们看身体,光是叫大夫来看看倒是花不了什么功夫,也费不了银钱。 不知不觉,梁玉汝站在那儿把两人的对话听了个大半,对那说话的少年无感,也对他们口中那姨娘没什么同情。 换作前世的自己,怕是会同情愤慨的。 只是不知为何,重生后的梁玉汝感觉自己变得凉薄了些,听了这些话后首先想的,却是这少年说话的声音和口气让她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这熟悉感,却不知从何说起。 前世的记忆里,她可不记得她在白水镇有认识过这样的人。 这般想着,那边的说话声却还没停。 “一文钱。”那少年音道。 什么一文钱? 回过神来的梁玉汝本是要走,又停了下来。 “她比起你那儿年老色衰的窑姐儿们总归是块香饽饽的。”那少年的话似乎有种魔力,“一文钱,梅娘你亏不了的,这是我的条件。” 梁玉汝怔住,这少年可真狠。 年老色衰的窑姐儿自是与梅娘捧在手里的姑娘们是不同的,他以一文钱的价格将人卖出去,还提出这样的条件,分明是想折磨那女人。 这究竟是有怎样的深仇大恨? “瞧你说的,别说你提了这条件,就是不提,这女儿梅娘我也是不收的,总归人都那么大了,再是细皮嫩肉的哪有十多岁的小姑娘水灵,啧啧,也是个受苦的命啊……” “春儿,给他一文钱。” 梁玉汝不再听墙角,一步步往外走,心里藏着事,走得也不快,幸在没走错道。 可正是没走错道,还没走到三岔巷路口就听到对面的脚步声,她脚步一转就躲到另一边巷道,然后侧身偷偷看去。 只见那条传来脚步声的道上躺着一个满脸醉态的男子,身穿的长袍脏兮兮的,闭着眼酣睡着,手里还紧紧攥着一个酒葫芦。 道上走着一个羸弱的少年,那脚步声就是他发出来的。 梁玉汝眯眼看了看,少年脸色发白,五官轮廓精致,竟有几分相熟感。 想到之前听到的那道熟悉的少年音,莫不是就是眼前的这个人? 少年走到那醉酒的男子前就顿住了脚步,这会儿他侧过身子,梁玉汝看不见他的脸,却能看见他伸手去拿那男子手中的酒葫芦,下意识揣摩着这少年要做什么。 少年嚅动着干裂的嘴唇,他有些后悔方才没在那儿‘讨’几口水喝,空气中弥漫的酒香告诉他,这酒水极佳,自姜家落魄后他就再也没喝过这么好的酒。 试探性地伸出手,见对方没有反应,他便大胆地抓住了葫芦,打算抢了便跑。 左右是个醉酒的人,他不信他就算来追来就能追上他! 不料,少年刚抓住葫芦口,醉酒男子瞬间就睁开了眼,少年一个踉跄差点扑倒在地,而双腕已被对方制住,他的反应也极快,抬腿就往男子腹部踢去,却被对方躲了去。 背后一个大力,少年彻底趴在了地上,蹭了一脸的灰。 “放开我!” 在梁玉汝眼里不过几个眨眼的工夫,男子单手将少年的双腕向身后制住,一只腿微屈着,脚压在少年的背上,将他压倒在地。 醉酒男子另一只手还吊着那酒葫芦,小指将葫芦盖顶开,稍一倾斜,清冽的酒水就从芦口流了出来,他张嘴就去接,灌了一大口后才盖上,用单袖擦了擦嘴角。 “酒鬼!你快放开我!” 醉酒男子笑了笑,许是实在长得好,哪怕是脸上带脏这笑看着也让人赏心悦目:“你这小子不乖,偷我酒喝,我为何要放?随我去官府,赔我几个子的酒钱。” “呸,谁要跟你去官府?”少年仰头,“酒鬼,你若是放了我,我教你蹭酒钱的法子,否则这会儿就是你押我去官府,我也没钱给你……” “哦?” 梁玉汝看着有几分无趣了,便准备悄悄离开,不想离开前竟听得那醉酒男子的一句话。 “原来是姜府的小儿。” 姜? 梁玉汝浑身僵住,这个姓的某个主人在前世可是害死她的元凶之一。 这之间的话梁玉汝没有听见,听到这句话后,她又倒回去看了那少年一眼,那少年已经从地上起来,只是肩被人抓着,像是逃脱不得。 几个呼吸之间,梁玉汝找着机会看见了少年的正脸,和那熟悉的眉眼,看清的那一刹那顿时整个人就仿佛遁入冰窟之中,指尖深深陷入了掌心。 竟然就是他本尊! 姜国师的来历梁玉汝并不清楚,只知道他有个神秘的师父,却未曾露过面,以前她还曾想过,这师父怕不是这姜国师杜撰出来的,可现下正有个让她知道真相的机会。 也是报仇的机会。 她断不会给他再一次害死自己的机会! 眼见着两人就要走,梁玉汝正准备偷偷跟上,却见那醉酒的男子突然灌了一口酒,漫不经心地道:“我说小姑娘,背后偷窥也就罢了,你也不是学那规矩的君子,可你一个小姑娘尾随两个男人就不像话了,你爹娘没有教过你要规避危险吗?” 这巷子里没别的人,梁玉汝自然知道自己暴露了,阿猗是在巷外,可她并不想他卷进来。 于是梁玉汝硬着头皮走了出来,刚一现身就感觉到少年不善的目光。 “这人偷听了我们的对话,留不得。”姜修泽开口道。 醉酒男子瞅了少年一眼,半边身子压在他背上,不紧不慢地开口:“小小年纪这么大的戾气可不好,动不动就灭口,别人还以为我们要做什么坏事呢……”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