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周女玉师  >  第18章,走火入魔的姜修泽

第18章,走火入魔的姜修泽

2020 2018-01-08 15:45:04
“我只喝师父带来的酒。” 姜修泽的眼神只是掠过了酒囊,却并没有停留。 除了性子比之前更沉寂了一些,声音也仿佛被这冰玉给冻僵了,透着凛凛寒意。 “好徒儿!”叶叔反而大声称赞道,同时手掌一动。 梁玉汝只感觉一道影子飞扑过来,手上一个失力,酒囊被弹出去,她眼睁睁地看着它落入了冰洞之中。 洞下的少年突然伸手跃起,稳稳地接住了,随后又落回了远处,仍是盘坐着。 接住酒囊的动作快又准,但她隐隐也能感觉到,他还能更快。 成长的速度简直太可怕了。 梁玉汝咽了咽口水,仿佛看到了前世惨死的自己。 那道撞飞酒囊的影子落到了地上,竟是一块比她巴掌还小的冰玉,在地上滚了几圈才停下。 姜修泽把着酒囊,眼中神色不明,淡淡抬眸:“师父,我要你壶里的酒。” 接着他的嘴角微微扯起一个极淡的幅度,脸上的冰晶却簌簌地往下掉:“谁叫我是你这个极品酒鬼的徒儿,口味都被你养刁了。这小丫头看着不是富贵人家,能弄来什么好酒呢?” 分明自个儿也不大,却叫别人小丫头。 梁玉汝却是心底一突,以她对前世的姜修泽的了解,他是深不可测,也异常敏感,凡事并非有预知的本领,而是敏感于那些冲着他而来的恶意,任何人在他面前都藏不住任何马脚。 小小年纪,这方面已经初现端疑。 肩上,压下了重量。 她抬头一看,原来是叶叔的掌安抚性地落在了她的肩头。 “为师要是极品酒鬼,哪有你小子一滴酒喝?”叶叔训斥,“臭小子,你这几天喝了为师多少好酒,现在可有突破第一层?!” “早知道你这般没用,为师就不在你身上浪费那些酒了!” 梁玉汝也不知叶叔是真动怒还是假动怒,只是瞧这气势还真是有点吓人。 少年身上的冰霜变厚了,甚至周身冷得轻微颤抖,他垂着眸子,睫毛上都挂着霜,声音冷淡:“师父你当初花了三个月方成,又何必如此说徒儿?你要我喝,我喝就是。” 不知为何,看着这幕,梁玉汝突然有种自己在仗势欺人,欺负孩子的感觉! 她挥散掉这种感觉,拉紧了披风。 不管如何,她绝对不能心软! 姜修泽打开酒囊,顿了一下,就一饮而尽。 身上的冰霜在瞬间纷纷开始消融,整个人开始变得水淋淋的,水滴从他的发角滴落,落到玉面上瞬间凝固住了。 然而不一会儿他就用内力蒸发掉了身上的水分。 梁玉汝看得很是专注。 她身旁的叶叔目光却落在了她的身上,哪有刚刚动怒的半点样子,他一手放在她肩上,另一手背手而立,扬声对下面的徒儿说:“既已暖了身,你就继续吧,不突破第一层不许上来了。” 姜修泽睁大震惊的眼看师父,活生生是‘谋杀亲徒儿’的无声控诉。 梁玉汝闻言也很惊讶:“坏哥哥说您当初花了三个月,他要是这么久一直待在下面,会死人的吧?” 叶叔挑了眉毛:“要是小汝儿替他求情,叶叔就饶过他如何?” 梁玉汝对上叶叔,心中不可抑制地涌起了一丝怪异。 “叶叔是坏哥哥的师父,定是为了他好,我可不敢瞎闹。”话落,梁玉汝就看见了叶叔眼中的笑意。 一条闪电如霹雳般点亮了她的脑海。 试探! 她知道那丝怪异是什么了。 叶叔是在试探她? “酒也送过了,叶叔,汝儿想回去了。”梁玉汝心中万般思虑一闪而过,顺了眉眼,乖巧地拉了叶叔的袖子就说。 叶叔面色正常,摸着她的头开口:“小汝儿再多留一会儿吧,叶叔送你出去。” 梁玉汝还欲再说,就听到玉洞下传来了一声声痛苦难耐的闷哼声。 两人向下看去。 少年仍是盘坐的姿势,紧闭着双眼,面部狰狞,腰也不如方才直了,浑身颤栗。 “坏哥哥没事吧?” 梁玉汝犹疑地看向了叶叔。 叶叔摸了摸下巴,语气却很随意:“走火入魔了。” “你不下去看看?” “这小子还撑得住,先看会儿再说。” “你就不担心?”梁玉汝眼神闪了闪。 叶叔上次就与她说过,这冰玉可以让姜修泽摒除心中的杂念,但凡他心中有一点恶念或者污秽,他都会有生不如死的痛苦。 梁玉汝寻‘鉴真玉’也是为了这个,在‘鉴真玉’的影响下,人会变得异常烦躁,暴露心中的阴暗面,可她这一路走得也太顺了。 叶叔斥责姜修泽,更是加重了效果。 姜修泽的心境肯定平静不下来。 叶叔的举动仿佛是‘无意’在帮她? 可他没道理帮着她害自己的徒儿啊…… 心里正想着,梁玉汝突然闻到了一股血腥味,她往下一看,洞下的少年十指插入了大腿之中,十个血洞流出血来,他这是在自残! “叶叔?”梁玉汝莫名一慌。 不知是不是被姜修泽自残之举给吓的,他连对他自己都能这么狠! “再等等。” 梁玉汝惊魂不定地被叶叔带入怀中,他遮住了她的眼。 “要是害怕,就别看了,这种情况我也不能丢下他带你出去,先这样吧。” 没了视觉冲击,痛苦的隐忍声声声入耳。 耳旁是独属于少年的音质,其中高涨的痛苦让她恍惚又回到她前世濒死时的大殿上,冰冷已经透过了披风渗透进了她的骨头里。 那是她的仇人! 她为何要同情? 而她的痛苦,他还能感同身受不成?! 梁玉汝在一遍遍的心理折磨下,终于拂开了叶叔的手。 她看到下面的少年,身体已经倒在地上,蜷缩了起来。 整个人似乎有些神志不清了。 “他好像快撑不住了。”梁玉汝说。 叶叔带着梁玉汝跳了下去,刚一下到玉洞,寒冷就从她脚底板袭了上来。 她这才听清楚少年嘴里在呢喃着什么。 “奶娘,泽儿好痛。” 梁玉汝微愣,眼中的小小少年在这一瞬间,彻底与记忆中的姜国师分开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