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周女玉师  >  第13章,石料可不是这么挑的

第13章,石料可不是这么挑的

2195 2017-12-29 13:53:49
论繁华,白水镇自是及不上京城,与瑨州主城,君沦猗自小生活的地方,也相去甚远。 可在看尽繁华的人观来,别有一番风味。 禛阳有‘玉乡’之称,白水镇为边镇,虽不说什么遍地是玉,可往来行人身上多配有玉珉,皆是当地所产,亦有客商行经此地采玉购玉,因此这里最常见的便是各式玉铺。 梁玉汝刚走到陈记玉铺前,一辆外来的马车从她身旁驶过,先她到了玉铺前停下。 “阿猗,这镇上最老的玉铺就是陈记了,那里的老师傅我见过好多次了,我带你去玉铺里面看看如何?” 梁玉汝一手被君沦猗牵着,另一手抬起裙摆走上路旁石阶,才抬起手来与君沦猗俏皮地指了指头上陈记玉铺的牌匾和标志。 陈记玉铺的铺面有三间,连在一起,最旁边的小铺放的都是原玉石料,梁玉汝经过的时候往里看了眼,那里面有些地方光线较暗,也有多处明光之处,她脚步微缓了些,直到拉着她走在前面的君沦猗回头,她才加快了脚步,往正铺而去。 两人进了正铺后,停在门口的马车上走下来一对夫妻,皆身着锦衣,而立之年的男子下车后,将女子牵了下来,唤了声:“夫人,小心点。” “这儿就是镇外那樵夫所说的白水镇陈记?” 随行侍奉的丫鬟接了句:“应该是了,夫人。” 陈记门口的伙计见了,带了眼力劲地连忙迎了出来:“这位老爷、夫人,看着脸生,想是第一次来陈记的铺子吧,可是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着。” “小伙计,我与夫人一路游山玩水,到此地前来陈记是为购一批山料,碰寻运气。”男子牵扶着妻子倚立,开口说道。 “小的这就去通知主家恭迎贵客。” “不必了,我们所购量不多,也就一匣子而已。”女子的声音温雅如兰,“实不相瞒,我们每到一处产玉之地,便会买一轿箱的山料,可最后开玉出来,也就一匣子而已。” “是,这边请。”伙计边引人进门,边讨好地说,“两位来我们陈记算是来对了,这面门进去,都是今年刚开采出来的山料,别的铺子可没有售卖的。” 山料比之成玉价贱,一般的铺子是不卖的,寻购山料需得去集市里。 陈记里的老师傅长天已上了年纪,却是镇上仅有的几位镇级玉师之一,他手下带了些学徒,都是上了衙门名册的,原本梁玉汝只道长天老师傅与她这个经常来铺里‘玩’的小丫头投缘,对她不错,却不曾细究过其中缘由,现在想来这长天老师傅该是认得她爹的。 梁玉汝与长天老师傅介绍了君沦猗,听闻君沦猗被梁成仁收为徒,这老师傅哈哈笑道:“君小公子,可是爱玉?” 君沦猗生得不错,哪怕穿一身布衣,身上的贵胄气质也掩不住。 “让老师傅笑话了。” “哪里。”老师傅将手下的书页翻开,与他说,“你有这能耐让梁师傅收你为徒,那我想考考你,这图谱上的玉器……” “长老师傅,今儿我是带阿猗师兄过来玩的,你可千万不要为难他。”梁玉汝认得那本玉器的图谱,是长天老师傅好不容易寻来的孤本,连自己的学徒都不曾给看过,看来君沦猗是合了长天老师傅的眼缘了。 君沦猗与老师傅相处甚欢,梁玉汝趁此机会,假装坐不住,溜了出来。 铺里的成玉她都看过了,并没有找到她想要的,走到隔壁的小铺时她再次停下了脚步。 “夫人,我看这块石料不错,掂量着这重量感与其它的不同,且表面的粗粝感不强,纹理和入色都不错。” 从里面传来的声音让梁玉汝不禁去问了站在近门口的伙计:“小哥哥,里面来了客人吗?” 那伙计见过梁玉汝,忙拉了她弯身小声说:“来了两位贵客,看见外面那辆马车了吗?你在镇上有见过这么好看的吗?去别处玩吧,万一出了什么事,我可是会受罚的。” 梁玉汝却翘着脖子往里张望,伙计拉了她就要往外走,她却挣脱了他的手,往里面跑了去。 “刚才说话的大哥哥,石料可不是像你那么挑的!” “大哥哥?”里面的女子轻生笑道,“听起来,夫君你可是年轻了不少呢,听惯了别人叫你老爷,大哥哥听着就有些耳目一新了。” “两位老爷、夫人,千万别动怒,小的这就让这小丫头离开。” 梁玉汝已经跑到了明光处,陈记的伙计过来拦她,却见那锦衣男子开口阻止了下来。 “无妨,小丫头蛮可爱的,只是这……石料不这么挑,还能怎么挑?” 梁玉汝低头就随便捡了一块石头,拿起来放在明光下:“大哥哥,汝儿斗胆问你一句话,你觉得人为何赌石呢?” 她抬起的手臂伸得直直的,脸上笑容明媚。 锦衣男子缓步走近,低头细看了眼她手里的石头,并未发现什么稀奇处,于是说:“赌石关键在于一个‘赌’字,赌的是‘运’,也是‘缘’,人赌石,不过是想以低价赌得高利,小丫头,这些道理你听着可能明白?即使听不懂也没关系。” “明白,大哥哥的意思,汝儿再明白不过了。”梁玉汝知道对方见自己年纪小,并不是信不过她的话,而是信不过她的年龄,“你也说了,赌石赌的是一个‘运’字,讲求的是缘分,刚刚大哥哥挑石料,自有自己的一番道理,可这番道理是建立在你的认知上,按你所说的话,难道一块含玉的丑石头,就等不来它的缘分吗?” “丑石头?”女子轻笑起来,“小丫头,赌石不看外在,还能看什么?如果石头里有玉,就算外表再不好看,有着经验的人一定能看出来的,而且‘丑’石头价低,只为赌一赌的穷路人会是它的有缘人的。” 梁玉汝闻言,小脸上笑容未减,抛了抛手里那块石头:“我爹爹曾与我说,缘之一字,难说得很,大姐姐可愿意与汝儿赌上一赌,看是你们手中刻意追求的缘分,还是我随缘拿的石头更好?” “这有什么好比的?” 女子温婉的眉眼微弯,断了锦衣男子的话:“夫君,这孩子跟我们巧娘一般大,出来这么久了,妾身怪是想念的,不如就应了这个小丫头……” 梁玉汝不由自主地看向了说话的夫人,巧娘? 随即她又微不可见地摇了一下头。 她所认识的那个巧娘,从小就举目无亲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