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周女玉师  >  第16章,戳小脸,买小酒

第16章,戳小脸,买小酒

2018 2018-01-02 15:16:49
“你生气了?” 梁玉汝见君沦猗不肯理她,只好当起了撒娇的小孩子,立起一对水汪汪的眼瞳,声音软濡:“阿猗,你别不理我好不好?阿猗……” 她不断唤着他的名字,一直到学徒送来玉屑,她也不曾理会,只依旧抓着他的手,神情软萌到犯规。 君沦猗再早熟,也不过是个十一岁的孩子,从一开始还会毫不顾忌地甩开她的手,到后来的神情有所松动,再到现在任由着她抓着他的手,泪水糊到他的手上,又凉又热,让他好些不太自在。 她一声声的呼唤,不断撩着他的神经。 终于,他算是撇下了面子,转过头来,笨拙地用袖子拭去她的眼泪。 在手指不小心触摸到她脸颊上软软的肉时,他的面上突然出现出了淡淡的一抹红晕和几丝不易被人察觉的隐忍。 好软。 戳着好舒服。 不知不觉之间,他已经用指腹代替了袖子,替她擦净了脸。 梁玉汝也不再落泪了,睁着惊喜的眼睛望着他,小时候的阿猗真的好可爱,手指轻轻擦着她脸的小心翼翼,让她好想亲他一口。 这么一想,她还真忍不住这么做了。 吧唧。 本来兴奋又隐忍的君沦猗正颤抖着手指,假装淡定地戳着她的脸,却被脸上突然落下的一个黏糊糊的吻弄得一懵,随后整张脸都从皮肤底下漫上来一层薄粉。 这辈子除了他的父王和母妃,还有奶娘,未曾有别人如此亲近于他。 他心里涌上一股扭捏情绪的同时,存着既有些排斥又有些欢喜的心情。 只是这几分欢喜又被他无意地忽略过去了。 “汝儿好喜欢阿猗。”梁玉汝发现自己亲了君沦猗以后自己也有些意外,随后又立马抱住了他的腰,蹭了蹭他道。 君沦猗身子一僵,却没有推开她,而是看向了旁边站着的伙计,眸子倏地冷了几分。 他刚才那般的失态,被这些外人看见了。 他一点没想过自己还小,别人见到了只会觉得两人可爱。 君沦猗推开了梁玉汝,冷淡道:“拿了东西,我们就赶紧走吧。” 梁玉汝见到他的反应,自然明白,她要是再做下去就过了,也不勉强,拿过盒子,付了几文钱。 这几文钱是她的零花,荷包里那些银裸子都是花商给的,她动不得。 君沦猗本以为出了药铺,他们就该往集市去,找到猎户他们,没想到梁玉汝又拉着他去了一间酒馆,他还有印象,之前他们的马车曾经过这家酒馆,浓郁的酒香飘了一整条路。 梁玉汝去买了两囊子酒,仔细地绑好了酒囊口的细带,又将其中一个酒囊藏了起来,再回头与君沦猗说:“这酒带回去给我爹尝尝,不过阿猗你别告诉我爹我买了两酒囊。” 两酒囊足足花了她半两银,差不多她一年攒下来的‘家底’一下子就全都没了。 君沦猗漫不经心地应了,脑海中还在不断回放着先前发生的事。 梁玉汝走了一会儿,又不放心地说:“你可千万要瞒着,这酒是我要拿去给阿黄的,要是让我爹知道了,他非得打死我。” 这话当然是假的。 梁爹爹从小最舍不得打的就是她了。 而有些事也不是她故意想瞒他。 “阿黄?” “阿黄是我以前养的一条狗,可是它死后,却被孤零零地埋在了山上,这酒是我要用来祭它的。” 君沦猗嘴角抽了抽:“你这是从哪儿学来的?” 拿酒祭狗坟头,闻所未闻。 “阿黄早就被我当成了亲人,我看别人祭奠亲人或者朋友的时候,都会往地上撒一撒酒,我这么做,有何不对?”梁玉汝叉腰起来。 君沦猗闻言也不再说其它的,皱着眉头回了句:“那你去祭阿黄的时候,带我一起吧。” “不行。”梁玉汝果断地拒绝,“阿黄不喜欢生人。” 梁玉汝既然坚持,君沦猗也就不再提,心里却隐隐觉得哪里不太对。 这一趟镇上之行让君沦猗对这个地方熟悉了不少,也让他发现了在梁成仁保护下的梁玉汝并不像她表现在她爹面前那样的简单,她对玉的认识或许知道得比他还要多。 至少他就看不出什么‘鉴真玉’。 但是对上梁玉汝天真纯良(误)的笑容时,他所有的疑虑全都消失了。 “爹,你看我给你带回来了什么?” 一回到梁家,梁玉汝带着酒囊就朝梁爹爹奔了过去,梁爹爹刚换下做花农的衣服,怀里就接住了女儿。 他闻得那一股子酒香,眉间冒了小山丘,既是心疼又是责怪:“你又给爹爹买酒了?爹爹不是跟你说过,再也不喝了嘛……” “爹爹,我没事。”梁玉汝拍拍腰间的酒囊,“汝儿现在好着呢,何况这可是青竹家的好酒,虽不是药酒,但对身体好啊,酒醒了后爹爹也不会头晕、头痛的。” 梁爹爹连忙抓住了梁玉汝的手,翻开看她的手心,一片红嫩:“可是你这身子挨不得酒气啊,被这酒气一熏,犯了老毛病该如何是好?” 他又将酒囊从她腰间解了下来,语重心长地拉了君沦猗过来:“沦猗啊,这些日子辛苦你每天帮汝儿收集晨间的露水,往后你还要注意,别叫汝儿碰酒,下次她要是买酒,你一定要劝住她。” 梁玉汝背对着梁爹爹,冲着君沦猗眨了眨眼睛。 君沦猗瞥了眼梁玉汝,沉默了一瞬才点头,未发一言。 梁爹爹收了一囊子酒,君沦猗也遵守了承诺,并没有将她那儿还有一囊子酒的事说了出来。 只是…… 梁爹爹说到露水,难不成梁玉汝的身体不仅对水质挑剔,还对酒气过敏? 搞定了梁爹爹,留下梁玉汝和君沦猗单独两人,梁玉汝刚与他说了句谢谢,就听见君沦猗说:“我这次帮你瞒了,可师父说你熏不得酒气,你要酒祭,仅此一次吧,你下次若是执意,以茶代酒也是可以的。” 反正也只是寄托一份情意。 梁玉汝拿出藏好的酒囊,闻言就说:“没有下次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