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周女玉师  >  第15章,玉件惹祸,红玉磨粉

第15章,玉件惹祸,红玉磨粉

2133 2018-01-02 11:45:31
锦衣男子扑通一声突然跪下了,把所有人都弄得惊了一惊。长天老师傅连忙起身就去扶:“公子你这是何故?快起来。”连璧不仅不拉自家夫君,反而也跟着跪下了。“不瞒老师傅,在下与夫人这大半年四处游山玩水,购买玉料,为的就是用今年各地的新玉做成一套玉器摆设,送给一位身份尊贵的人,如若今日在下买走了这什么‘鉴真玉’,那位贵人出了什么事,那我们的罪过就大了……”“对啊,老师傅,还有汝儿姑娘,妾身与夫君在此谢过了,你们可是救了我们一家子的命啊!”梁玉汝听得有些愣,一时也只看着长天老师傅将他们虚扶了起来。几人跟着说了几番话后,连璧才注意到了梁玉汝的不对劲,拉了她进怀里:“可人的汝儿,刚才是大姐姐吓到你了吗?”君沦猗听到这话,把梁玉汝从连璧怀里拉了出来,也不顾连璧的脸色,只担心地问梁玉汝:“你没什么事吧?”梁玉汝摇头,她刚才只是在回忆着前世的事,按连璧他们两人所言,这位贵人身份一定特别尊贵,而且对他们一家子有着生杀大权,如果按前世的轨迹,回忆前世的这段时间里发生过什么大事就能明了。小时候的事情太过久远,而且她住在这偏远的白水镇,对无关的事应该不上心,就算发生了什么大事也不一定能想起来。可是就在君沦猗把她从连璧怀中拉出来的时候,她想起来了。当今的凤德皇后,曾在今年十月之时小产了,传闻是一套‘龙子戏珠’的玉件惹的祸。梁玉汝再看向托盘中的红玉之时,立马就想通了。这红玉只怕真被他们打磨成珠,成为‘龙子’口中之珠,看似寓意良好,细则一想太不吉利了,这珠竟成了死胎的‘含玉葬珠’。能给皇后送礼的人,自然也非富即贵,在梁玉汝的记忆里,她并未在京城见过这两人,想来应该是被问罪,轻则抄家流放,重则满门死罪。锦衣男子从怀中取出一物,走了过来,拿给梁玉汝:“这是我宁家的信物,汝儿姑娘今日帮了我们,哪怕是无意,大哥哥也该好好谢谢你,哪天你若碰上了什么难事,拿着这信物去京城找玉林宁家,我们定会尽力帮你。”梁玉汝刚想推攘回去,突然见到了那信物的模样,一时失神,接了下来。“小伙计,这块红玉就麻烦你们给处理了。”那厢,锦衣男子又对伙计说。“等等。”梁玉汝连忙阻止,“大哥哥,你忘了咱们打的赌,你应了,如果我赢了,你便要把这玉给我。”“可这玉……”“大哥哥,我既知道它是什么,我定会妥善处理,还请大哥哥履行诺言。”她与这两人打赌,可没曾想过什么救人之事,她至始至终要的,不过是那块‘鉴真玉’。锦衣男子看向长天老师傅,见他并没有什么反应,这才对梁玉汝说:“你赢了,赌约算数。”“那就谢过大哥哥了,你可别忘了付银子哦……”梁玉汝拱手就道,小人模样招人怜爱。一直到宁家夫妇别过,梁玉汝才松了口气。伙计将红玉装进了盒子里,拿给了梁玉汝,退了出去。屋子里就只剩下了三人。君沦猗不解地问:“师妹,你要这块玉做什么?”“等会儿汝儿就告诉你。”梁玉汝与君沦猗说过之后,就走到了长天老师傅面前,她握住老师傅的手,“长老师傅,这块红玉的事还烦请您不要告诉我爹,还有,天凉,可以让人备下暖手炉在手心暖着,您这双手就算不雕玉刻玉了,也该好好护着。”君沦猗在旁看着小小的女孩如同小大人一般温暖地嘱咐着老师傅,那张脸以及神采赏心悦目,却又好似哪里不对。长天老师傅大手反盖住她的小手:“老朽一把年纪了,哪需得你一个孩子说,不过你这片心,老朽领了,这事老朽不告诉你爹,不过你得与老朽说说,你要拿这玉怎么做?”“长老师傅您就别问了。”梁玉汝咬唇低头说,眼中透着一股灵动。长天老师傅百般打探不得,也就不问了。从陈记玉铺出来后,梁玉汝拉着君沦猗往一处走去。“我们这是要去哪儿?”“你不是问我要这玉做什么吗?”梁玉汝抬了下巴,意指了前面的铺面,“我这就告诉你。”君沦猗看向前面的铺子,门上牌匾挂着‘仁义药堂’四字,竟是家药铺。梁玉汝进了药铺,就将盒子放在了柜上,与伙计说:“有劳小哥哥替我磨成细屑,越粉细越好。”这伙计亦是铺里老大夫的学徒,他打开盒子一看,可惜道:“这么好的玉,真要磨了?”“磨。”在等待的过程中,梁玉汝与君沦猗寻了地方坐下,这才向他解释:“我之前在陈记玉铺里就说过了,这玉的寓意吉凶,都是世人加以雕琢之后赋予的,就像这药,端看要怎么用,是良药还是毒药才可有定论。”是药三分毒,可万一这毒性恰好对病症,那便是良药。“玉理我看得多,听得多,你比玉为药,听着要稀奇多了。”君沦猗思索道。梁玉汝俯身,以手撑头看他:“那是,也不看我是谁的女儿,不如你叫我一声师姐,我就把我来这儿的用意告诉你。”君沦猗轻敲了一下她的头:“你唤我阿猗,占了我一次便宜还不够?”梁玉汝后退,笑道:“你不叫师姐,汝儿可不会告诉你。”“这很难猜?”君沦猗扬眉,“世间药分三种,植物药、动物药、矿物药,书中曾提过玉泉入药,这玉泉指的就是玉屑,不过听说这入药的玉都是温润的白玉……”刚才梁玉汝拿的却是红玉。梁玉汝默默听完了。见君沦猗疑惑地看她,她勾起嘴角:“白玉啊,真是个好东西,原来还可以入药啊!”旁边有面生的伙计刚好听完了他们的对话,接口道:“小公子,这入药并非只是白玉才可以,在许多古方里并不限于白玉,我看这位小姑娘分明是知道,故意逗你。”“要你多嘴。”梁玉汝回头斥了一声。再回头,梁玉汝见到了君沦猗发沉的脸,忍不住伸手就要去揉,还没碰到就被他甩开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