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周女玉师  >  第一章,妖元被夺

第一章,妖元被夺

2888 2017-11-25 15:19:26
朗朗晴空,大周皇城上却陡然升起一股微薄的妖气,又在瞬间湮灭。 凉风吹过破败的檐角,一鼓作气地钻入了阴冷深处,梁玉汝趴在冰冷的殿石上,脸上的妖纹显现,眼皮半颌,泠然以对:“我要见风御琼!” 气息的微弱,却掩不住她此时的愤恨,仿佛下一秒,她就能喷面前的两人一身的血。 面前的女子一袭张扬的红衣,与往日温婉的形象大相径庭。 “姐姐想见谁?”甄绿兮笑容诡丽,“御琼现今已非三皇子,乃贵为当今天子,姐姐这般直呼名讳,就不怕以大不敬之罪祸及九族吗?” “哦,对了,本宫想起来了,当初姐姐你连伪造玉玺这等的欺君大罪都做下了还有什么不敢的!” 闻言,梁玉汝微微扯了一下裂痛出血的嘴角。 这番话甚是讽刺可笑,自己又何其可悲。 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却养了一群白眼狼! 她勉强抬起头,看了一眼红衣宫装的女子,又移向一旁玉树兰芝的男子,他眉目间无悲无喜,与她的目光对上后坦然地好似面对一株草木,方才夺她妖元的事仿佛从未发生过。 甄绿兮被她眼中的轻蔑刺痛,笑容越发绚烂:“你真想见他,就以现在的面目?” 梁玉汝一僵。 女子含步走近,看着她这副模样越发得意:“本宫看在往日的情面上,倒是可以借你一面镜子,以观你现在究竟是何等尊容!” 一面菱花镜被她猛地掷向地面,霎时四分五裂,溅起的碎片划过梁玉汝的脸。 “对不住,手滑了。”甄绿兮冷笑。 梁玉汝只微一低眸,就看见了自己的影子。 零碎的镜片里映射出一张脸,形如老妪。 发髻凌乱,须发尽白,脸上褶皱横生,妖纹线条如缠绕而生的藤蔓,忽明忽暗地闪着光,翡翠绿染上微微血红,看着触目惊心。 任谁看上一眼,都会大呼一声‘妖怪’。 “你以区区匠人之女,半妖之身,也敢妄想皇后之位?”甄绿兮绕着地上的梁玉汝走了一圈,语气嘲讽,“你除了一身雕玉的本事能搏得满朝上下称赞一声外,毫无半点根基,即便让你达成所愿,这个位置你也坐不稳!” “而本宫乃甄太史嫡女,这位置注定会是本宫的,还有一件事你一定猜得到,封后的圣旨上落的可是你亲手雕刻的玺印,本宫倒想让你亲眼瞧瞧,可又……” 甄绿兮顿了一下,嫌恶之情溢于言表:“……嫌脏!” “甄绿兮。”梁玉汝唤了一声。 “嗯?” 甄绿兮看去时对方正好抬起头,怪的是,那张苍老可怖的脸上却一片平静,嘴角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你想知道真玉玺的下落吗?”梁玉汝问。 甄绿兮看着她的眸子,忽略掉心底突然涌现出来的诡异感,她嘲讽道:“真玉玺?你这话,本宫怎么听不明白,你是在告诉本宫,皇上的玉玺是假的吗?” 话锋一转,已是震怒:“梁玉汝,你好大的胆子!” 前一时还说她造假欺君,后一瞬便能将前言抹去,否认事实。 真的玉玺也罢,假的玉玺也罢,在当权者面前,假的又何尝不是真的? 或许,甄绿兮当真是恨透了梁玉汝。 她嫉妒她能一再压过她的风头。 她嫉妒她对风御琼有利用价值。 她嫉妒她巧夺天工的雕玉手艺。 大周,重玉之风盛行,而偏偏,梁玉汝有着一手让人赞不绝口的刻玉养玉的本事。 甄绿兮嫉妒成恨,她不明白自己那么努力,也只能做到鉴玉赏玉,却刻不出一件像样的玉饰模子。 匠工给的理由是,女子先天不足,力气上远弱于男子,粗浅的玉雕有心便能完成,再精细也只是枉费精血。 从那时起,甄绿兮就开始觉得梁玉汝邪门了,不止雕工了得,就连养玉也养得通透,难不成只是因为她有个当过皇家御用玉匠的好爹?! “姓甄的。”梁玉汝压下喉中一口血,也不叫她全名了,语气不善起来,“赝品就是赝品,哪怕你给它冠上了‘真’的名字,它也不是真的!就跟你一样。” 姓‘甄(真)’,不过是个赝品! “你!”甄绿兮怒极,抬步就要上前,她想要狠狠踩下去,把她碾成地上的稀泥,身后的男子没有拉她,她自己在顷刻之间又收回了抬出去的脚,与梁玉汝仍隔了那么几步的距离——安全的距离。 梁玉汝笑了,咧开血口,语气肆意又骄傲:“你看吧,哪怕我死到临头了,你也是怕我的。” “我嫌脏了我的鞋!”甄绿兮立刻反驳道。 这不经大脑的话一出口,就见梁玉汝脸上的笑容更加深了,那脸上的意味分明就是‘看吧,你还是怕我的,不然怎么连本宫的自称都不叫了’,气得甄绿兮转手就去推身侧的花瓶,砸向她。 只是这大半个人高的花瓶并没有如她所想倒下。 因为一只白皙又修长的手将它扶住了。 手的主人连眼皮都没有抬,声音一如既往地深如潭水:“她活不了多久了。” 呵呵。 梁玉汝又看了眼姜国师,这人啊,就是虚伪,这会儿来假好心了。 毁她妖元之时怎么不见他手软? 梁玉汝伤得重,濒死状态下脑子却是无比清楚的,特别是眼前还站着凶手。 这一句冷淡至极的话让甄绿兮熄了几分怒火,理智慢慢回笼,她冷着脸质问梁玉汝:“你这话什么意思?本宫怕你?死到临头了你还能耍什么花样?” 她拿捏着话头,施舍一般的语气:“趁你还有一口气,本宫就许你说几句遗言,就当是相识一场最后的情分,毕竟……” 剩下的话甄绿兮含在嘴里没说下去了。 梁玉汝猜得到她下面想说什么,毕竟这一群白眼狼能有今日,也有她的劳苦功高,不是么? “姓甄的。”梁玉汝身体越发蜷缩了起来,如她所说,妖元一毁,她就只剩下了一口气还撑着,可意外的,她的口气还算冷静,她说,“真的玉玺里有一个天大的秘密。” “秘密?” “你可知真玉玺出自何人之手?” 甄绿兮没说话,也看不出心里在想什么。 妖纹的光芒由盛转衰,地上的女子已不成人形,满身碎痕,甚至于她抬头看人的时候,样子特别狰狞。 “真玉玺是我爹奉先皇之令,闭关三个多月亲自切割玉石,雕刻成形的,我爹为了玉玺不眠不休将近三个多月,你道我为何只用了十余日就完工了吗?就因为我只是仿刻,就因为我雕刻的不过是一块假的?” “为何?” “你把耳朵凑过来,我就把它的秘密告诉你。” 甄绿兮不傻:“你会好心与本宫交代?” 真有什么秘密,连命都给她害没了,还会告诉她? “我不像你,我纵使是恨你恨到骨子里,有些事情我不会把它带到棺材里去。”梁玉汝瞳孔涣散,周身的悲凉萦绕不散,“我爹忠于皇家,这秘密本该一代代传下去,现在止于我了,玉玺里藏的,关乎大周国运,我若是不说出来,死后有何脸面去见我爹……” 甄绿兮仍狐疑,不过听着梁玉汝抬出了她爹,心下已是定了几分,回头瞥了姜国师一眼,见他无所动又收回了目光,她脚步迟疑,哪怕是对着气机渐绝的梁玉汝。 “你还是怕我。”梁玉汝似是一点都不意外,“我都这样了,你还有什么可顾虑的……” 这声音已经微弱到底了,甄绿兮终是在尾音中提步走向她。 蹲下身。 “你说吧,本宫听着。” 梁玉汝瞳孔涣散,却是准确对向了姜国师的方向。 甄绿兮明白她的意思,挥手让他退远了几步。 她对姜国师使唤不得,但这点意思还是能做主的。 姜修泽旁观许久,面无波动,让人摸不清他的态度,退离的同时,他看着那越来越近的两人,嘴角微微勾起,眼中闪过一丝邪气。 “凑耳过来。”梁玉汝说,“我好与你说,也只与你一人说!” 甄绿兮刚一俯近,梁玉汝突然就张开大口咬住了她的耳朵。 速度之快,疼痛之剧,甄绿兮意想不到,也来不及想,就发出了一声刺耳的惨叫,差点痛晕了过去。 “贱人,你放开我!” “姜国师,救我!” 然而已经晚了,甄绿兮从梁玉汝口中脱离之时,她的右耳已经没了,甚至连着右耳的小半边脑袋都已经被糊掉了。 梁玉汝在姜修泽最后一击下才松开了甄绿兮,在彻底陷入黑暗之前,她在心中桀桀地笑。 只要一口就能让人生不如死,也不看她是何种妖物!
寡人 寡人
梁玉汝:第一次做人没经验,重生后就好了_(:з」∠)_ 甄绿兮:喂喂喂,大家都是第一次做人好不好! 梁玉汝:第一次做半妖没经验,再来一口就好了(º﹃º ) 甄绿兮:…… Ps: 在某些特定的情况下...其实人还没完全死亡...瞳孔就己经开始扩散...放大... 所以,梁玉汝濒死前瞳孔涣散是没毛病的哦~她是靠最后一口气撑着。 另外,甄绿兮肉糊虽然也跟女主的物种有很大的关系(她的物种不糊生肉),但最大的关系是因为她是半妖。(ps:猜一猜是女主是什么物种(´-ω-`))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