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周女玉师  >  第12章,白花镇花市习俗

第12章,白花镇花市习俗

2141 2018-04-09 12:10:52
这雨连绵了几日,终于放晴了。 镇上的花市也该热闹起来了,梁玉汝从三岁起就随梁爹爹运送当季繁茂的花草到花市,那会儿梁爹爹还要分心照顾她,到她七岁时便能帮上梁爹爹的忙,一个人运花去镇上。 梁爹爹会托了同行的猎户帮忙照看,这些猎户都是附近土生土长的憨厚人家,梁玉汝长得粉雕玉琢,除了出行必打伞显得有几分娇贵外,也是个伶俐的小丫头,颇讨人喜欢。 “今儿就让爹爹去吧,你脚伤可曾好些了?”梁爹爹瞧着正给自己套上小竹篓的女儿,忍不住上前就要把小竹篓卸下。 梁玉汝抓了梁爹爹的袖子,软声细语道:“爹爹,我伤早就大好了,你看我这两日蹦蹦跳跳的也没出什么事,何况这次阿猗也与我一同去,这么多猎户叔叔照顾我,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可……” “何况到外面去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也好。”梁玉汝抱住了梁爹爹的一只胳膊,继续劝道,“他们刚送来花肥,这要是待在屋子里,可不把我给闷死,爹爹你可是忍心让汝儿受这般苦?” 猎户们来的同时,还带来了花肥,都是猎物的排泄物,被他们收集起来,给梁爹爹送过来。 有些猎物,自是活的,更能卖个好价钱。 梁爹爹向来是拗不过梁玉汝的,便从屋内箱笼中取出了一物,走到她面前才展开,披在了她的身上。 梁玉汝看着梁爹爹给她系上了绳带,戴上了帽子。 “过些时日便是你生辰了,这件小斗篷是爹爹上次去镇上添置给你作生辰礼的,本想到了时候再给你,今儿你既要出去,不如就先披上吧,你打着伞去送花多有不便。” “谢爹爹,我很喜欢。” 梁玉汝摸着斗篷边,淡青色的缎子,绣着云纹,她一时有些舍不得再背上小竹篓了。 小竹篓其实不大,边也很软,是用来插花的。 梁爹爹似乎也看出了她的纠结,提议道:“这次不妨让阿猗替你背着吧。” 梁玉汝轻轻点了头,就提上小竹篓,出了门去。 院外的马车是用来拉货的那种,背后有足够宽敞的拖车,这次运往镇上的花草已经被猎户们和君沦猗一同搬上了车,梁玉汝出来后回头朝在家的梁爹爹挥了挥手,以作告别。 梁玉汝坐上了马车,赶车的人便挥动了马车,车辙碾过山间不平的路,车身摇摆着向着镇上驶去了。 这次一同与她去的猎户都是自小熟识的,知她不喜欢猎物身上的味道,所以给她留的位置较后车厢比较远,且处于通风口,尚有人坐在她的外面,以防她年纪小,身子遭不住。 为感谢这般体谅,梁玉汝总是会折了一些花枝,编些花球送给他们,让他们拿回去给孩子们玩。 与猎户们说过了一阵话,梁玉汝这才看向了对面坐着的君沦猗。 “阿猗。” 君沦猗本是一直注意着她的举动,她这一开口,他便问:“有什么事吗?” 出行前,梁爹爹嘱咐过了他,要好生照顾梁玉汝。 他自然是要上点心的。 梁玉汝把小竹篓给了他,便说:“我想你还不知道,这镇上的花商一半都是我们的客人,每送上一家,后面车上的花草自有人清点搬运,而这小竹篓则要插满花,每一家中的女眷需得插上一朵开得娇艳的花,再从小花篓里取出一枝,以谋取吉意。” “我明白了。”君沦猗接过了小竹篓。 “还有,有些花商之家颇为大方,不用真花,而是将花雕玉插入其中,我们需要好生把它收起来,万不可丢了。” “要收起来?”君沦猗不解其意。 “不是我们要占这点便宜,这花雕玉本就是个彩头,等花送完了,我们把它们好生藏在小花篓中,把小花篓送到花市中的花池之中,凡适龄的姐姐答出了花池中的问题,便可隔池选一只花篓。” “得到花篓的姐姐需得一路散花,而这彩头送到谁手里,谁就是她的有缘人,倘若没有彩头,那便是无缘了。” 梁玉汝说完之后,便有猎户道:“这习俗延续了上百年了,不知成全了多少对有缘人,唉,只是这能答出花池中问题的,只会是那些大家小姐、家生丫鬟,这些人早就看好了‘有缘人’,像我们这些粗鄙的人家哪里得的了什么彩头。” 君沦猗算是明白了,又问:“倘若这花篓之中的彩头不止一个呢?” “那……说明缘分不浅啊……”梁玉汝浅笑。 马车很快就到了镇上。 集市离花市不远,马车先去了集市,卸下了猎物笼后,再悠悠驶向了花市。 有了君沦猗相助,所有的花草全部运完,比她以往快了半个多时辰。 马车路过酒馆时,闻着车窗外飘进来的酒香味,梁玉汝捏了捏荷包里的银裸子,而后跟车里的猎户大河说:“大河叔,现在时候还早,汝儿想下车到处逛逛,等逛完了就去集市找你们,好吗?” “你爹托我照看你,这样吧,我陪你们一同逛吧。”大河家里三兄弟,他是最小的一个,大哥二哥皆去了集市,留下他帮忙照顾着梁花匠家的小姑娘。 大河这人憨厚实在,梁玉汝想是轻易动摇不了他的决定,于是说:“这样……汝儿是不是太过麻烦了,本就是乡野小丫头,出门还让大河叔跟着,别人不知道的看见了,还以为我是哪户人家的小姐,汝儿脸太薄,经不起这样的福气。” 梁玉汝看向君沦猗:“而且,我有师兄跟着,他会护着我的,我就是逛一逛,又不会走丢了,这镇上认识我的,不说全了,也有好几条街的人家了,他们要是见我受欺负了,也不会坐视不理的。” 大河被梁玉汝说动了,最后应了下来。 梁玉汝带着君沦猗下了车。 刚转过头,梁玉汝就对上了君沦猗的眼神,不禁问道:“怎么了,这么看着我……” “你从家出来,就一直有心事。”君沦猗目露疑惑,用的也是陈述语气。 梁玉汝上去拉着君沦猗的手撒娇:“你刚来这白水镇,我这不是想让你带我四处逛逛,你也好熟悉这里啊……” 君沦猗挣脱开她的手,再看到她脸上表情后,复又握住她的手:“也好啊,本……我正好觉得,这白水镇比我想象得要有趣得多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