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龙血剑圣  >  第九章 抢劫巡山

第九章 抢劫巡山

2128 2017-11-28 14:00:27
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 曹炀叼着一根青草,悠闲的行走在山林间,浑然不似参加秋狩的太白山弟子。 曹炀正哼着不知名的童谣,一柄利剑便从身后悄然架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这位师弟,你恐怕不知道,这里是司马联盟的地盘吧?” 一个阴冷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曹炀微微一笑,故意让声音变得低沉嘶哑,道: “这位师兄,我是来投靠你们的。先把剑移开,好吗?” 架在脖子上的利剑缓缓移开,曹炀转过身来,只见对面站着六个人,神色不善的看着自己。 拿着利剑的那个头目,是炼气士七层的修为,其余人皆是炼气士五层。 曹炀对那个头目拱手道:“敢问师兄尊姓大名?” 那个头目冷冷道:“司马志海。” “原来是司马家文武无双的司马志海,久仰久仰!”曹炀笑呵呵的说着,却完全不认识什么司马家,更没听说过司马志海这号人。 司马志海却很是享受这种恭维的感觉,道:“你很会说话,但你的修为恐怕有些低了,我们这里最低修为都是炼气士五层。” 曹炀二话不说,从百宝囊取出了一具妖兽的尸骸,道:“这具妖兽尸骸是我刚刚猎杀到的,还望司马师兄通融一下。” 这次秋狩的一大重点,便是猎杀妖兽,猎杀到的妖兽越多,能兑换的灵石和贡献值便越大,所以不少弟子才会干起了“巡山队”的勾当。 司马志海是老江湖了,对于区区一具妖兽尸骸根本不为意动,不满道:“你的诚意就只有这一点吗?” 曹炀又道:“其实刚刚我是遇见一头九色灵鹿,但我自知一人猎杀不掉它,便想来投靠师兄们,一起去猎杀。” “什么?你真的遇见了九色灵鹿?!” 司马志海和其余人都是神色一惊。九色灵鹿不比寻常的妖兽,它的一双鹿角是一种十分稀缺的材料,卖到上百枚灵石也不足为奇。 司马志海不敢相信曹炀真的遇到了九色灵鹿,沉声道:“你确定是九色灵鹿?你要是敢耍我,可别怪我手下无情!” 曹炀依旧气定神闲道:“司马师兄,您是司马家文武双全的奇才,我又怎么骗得了你呢?” 司马志海冷哼一声,道:“带路!” 曹炀微不可查的露出一抹冷笑,便在前面带起了路来。 司马志海等人跟在后面,也不怕曹炀耍什么花样,凭你一个炼气士四层还能闹翻天了不成? 一行人来到某处花团锦簇的平地,不少黄蝴蝶在花丛中翩翩起舞,却唯独不见曹炀所说的九色灵鹿。 司马志海神色阴冷,道:“小子,你说的九色灵鹿呢?” 曹炀深吸了一口花香,不在意道:“谁知道呢?说不定跑掉了。” 司马志海还有几个司马联盟的人顿时围住了曹炀,寒声道:“王八蛋,居然敢戏耍我们司马联盟!是谁给你这样的狗胆?今天不留下你的舌头,就别想走了!” 曹炀冷冷的看着司马志海,道:“你们敢这么做,又是谁给的狗胆?” “找死!” 司马志海就要暴怒出手,却忽然听见笛声响起。顿时,体内的花蛊被引动发作了。 司马志海等人不由捂住剧烈疼痛的肚子,额头上已经不满了细密的汗珠,含恨道:“王八蛋,你……你竟然用毒!” 曹炀无辜的耸了耸肩,道:“不是我,是她。” 这时候,唐依心笑眯眯的走了过来,娇声喝道:“打劫!把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 司马志海一阵气急,他做了不知多少年的巡山队队长,从来只有勒索别人的份,哪曾想还有被人打劫的一天? 唐依心见司马志海不肯乖乖就范,便将利剑架到了他的脖子上,道:“给不给?” 司马志海忍着剧痛,道:“有本事你就杀了我,看宗门会不会放过你!” 唐依心咯咯笑道:“我自然不会那么傻,把你给杀了,这样事情不就闹大了吗?” 司马志海稍稍松了口气,却又听唐依心按着自己刚才的口吻道: “不过,我会割掉你的舌头,让你永远都说不出话来。” 司马志海怒目圆睁,道:“你敢?!” 唐依心却笑道:“不是只有你们司马家才可以这么做的哦!” 司马家家大业大,在太白山中的地位不低,所以司马志海才敢这么胡作非为,但现在对方完全不怕自己,显然也是有很大的身份背景。 司马志海有些慌乱道:“你是什么人?” 唐依心扶额叹道:“真没想到你会问这么蠢的问题。” 这时,司马志海忽然向后一滚,紧接着暴喝道:“给我拖住他们!” 其余五个司马联盟的弟子便立即忍着剧痛,向曹炀和唐依心攻来。 唐依心挥剑架开几柄利剑,道:“你去追他,别让他跑了!” 曹炀点点头,冲破包围,直追司马志海。 司马志海一边仓皇逃窜,一边从百宝囊中摸出了一枚丹药服下。他不知道自己中的是什么毒,无法解开,只能服下“镇痛丸”暂时缓解肚子的疼痛。 药效开始发作,司马志海虽然依旧疼痛难忍,但也好了些许,回头一看只有曹炀追来,顿时火冒三丈,道: “凭你这王八蛋也敢来追我?不知天高地厚!” 司马志海一身炼气士七层的修为,又岂会惧怕一个炼气士四层的曹炀?当即拔剑回攻,与曹炀交上了手。 曹炀怕被人认出自己的剑法,因此与司马志海斗剑时,只施展出刚刚学会的《飞龙剑谱》。 “王八龟蛋,居然会《飞龙剑谱》?但很可惜,你的剑法还没练到家。”司马志海大为得意,他所修炼的《七煞剑决》等级上虽然不及《飞龙剑谱》,但胜在娴熟,因此在剑法上稳压曹炀一筹。 曹炀一时被压制,却也并不着急,司马志海所中的花蛊没有解药便会痛上三天三夜,自己大可慢慢跟他斗剑。 司马志海对于《七煞剑决》的领悟颇深,是曹温那种花架子没法比的,跟这种对手斗剑,尤其能精进剑法。 司马志海见自己明明在剑法上稳压曹炀一筹,却不知为何迟迟无法取胜,不免有些惊异。他猜不出来的是,曹炀已经领悟了“剑法有常”,只是尚未熟练《飞龙剑谱》才会被他在剑法上压过一筹罢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