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龙血剑圣  >  第二十一章 幸福的痛苦

第二十一章 幸福的痛苦

3022 2017-12-04 14:57:00
这套飞龙剑谱上的剑诀,前四招已经是他目前修为领悟的极限,即便在小龙的帮助下,连续四招施展出来还是让他吃力无比。 不过感受着气海里澎湃无比的真元力,有一种不发不快的感觉!连续四招施展完之后,体内的真元力仿佛瞬间被抽空,小龙此刻也是有些萎靡不振的样子。 异尾蛇原本并没有将这个渺小人类的攻击放在眼里,可是当这攻击打在它身上的时候,异尾蛇发出了一声哀嚎的叫声。 曹炀所选择的攻击部位,正是异尾蛇的七寸部位!第一道攻击只是给他造成了简单的伤害,第二道攻击,将他的皮直接破开。第三道攻击,直接搅碎了它体内的雄性激素囊,第四道攻击贯穿了它整个身躯。 唐依心看的是目瞪口呆,都已经忘记了继续进攻。曹炀赶紧服下了一枚回元丹,这枚丹药进入口中后,瞬间就化为了真元。在小龙继续的吞吐之下,忽然感觉自己即将突破现有瓶颈,整个人进入了一种顿悟的状态。 脑海中在不断的模拟着刚才那一套前四招剑法,但是他本人却站立在原地,微微的闭上了眼睛。 异尾蛇因为被曹炀的猛烈攻击,已经频临在死亡的边界上游走,看着眼前这个渺小的人类。 它已经恨透到了极点,即将要倒下的那一刻,忽然张大了巨大的血盆大口,发出了咕噜一声,唐依心看到事情有些不妙,这是异尾蛇临死之前的反扑迹象,可曹炀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她毫不犹豫的挡在了曹炀的身前。 瞬间就撑起了一道防御罩,这是一次性的防御法宝,下品防御符。紧接着就是一道碧绿色的毒液喷洒在了防御罩上,发出了滋滋的声音。 也就在这个时候,异尾蛇发出最后一声低吼,不甘的倒了下去。 唐依心脸色很难看,虽然异尾蛇死了,但是她并不开心,因为她发现这道防御罩,即将被那绿色的毒液腐蚀穿透。 在她苦苦坚持了半炷香之后,一滴绿色的毒液,不偏不倚正好滴在了她的身上。她急忙用衣服将毒液擦去,可是依然有少许的毒液渗入到了她的皮肤当中。 “为什么我感觉全身如此发热,难道是因为中毒了?”唐依心看了一眼曹炀有些紧张的喃喃自语道。 如今危险已经解除,她自然也撤去了防御罩。感觉到身体不适,赶紧掏出了一枚解毒丹放在了嘴里。可是她全身的燥热依然没有消退,反而更加的迅速了,让她有一种想立刻把衣服脱了跳进水里的冲动。 那娇美动人的面庞,就像是红扑扑的苹果一般,意识也开始出现了模模糊糊的涣散,芊细白嫩的小手,在自己身上不断的抚摸着,似乎这样可以减轻她的难受……一件浅绿色的纱裙轻轻落在地面。 曹炀此时完全不知道外界所发生的一切,在顿悟的那一刻,他已经完全不由自主的封闭了六识。 曹炀发现自己的识海内出现了一道若有若无的金色小剑,这让他的心中顿时高兴无比。 在他进入炼气期的时候,就曾经发现过一道虚影的剑气,只是在那个时候龙血还没有觉醒,经常与他争夺灵气。 因此还特意将太白剑仙决境界偏仔细的看了一遍,这才知道这道虚影剑气的来历,这是修炼剑仙必备的第一步:润养剑气,然而这段时间因修为境界提升的太快,他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查看具体情况,没有想到歪打正着的情况下,竟然激活了健身的第二个修炼境界:埋植剑根。 不过此刻只是雏形的样子,他集中了自己的精神力,默默的运转起了太白剑仙决,将体内所有的真元力,全部汇集在了似海中的那枚金色小剑上。 小剑接收到这些真元力之后,散发出淡淡的金色光芒,就像是得到糖的小孩一般,兴奋无比。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在处稳固了埋植剑根后,他的自身修为也提升到了炼气六层。不过他此刻却感觉自己身上麻麻酥酥的,这才想起来自己还在与异尾蛇大战,不由得睁开了眼睛。 可是当他看清眼前的一幕,整个人顿时懵逼了!唐依心衣衫有些凌乱,红扑扑的脸蛋露出痴迷的神色……看着那娇美动人的面庞,以及诱人火辣的身材,曹炀小腹中的邪火噌的一下就燃烧了起来,就在他心中有些邪念的时候时候。 识海中的那枚金色小剑,猛然跳动了一下,似乎在提醒着他什么。曹炀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嘴里暗骂道:“自古以来还真是红颜祸水!差点就在阴沟里翻了船,看来我还是道心不稳啊!” 成为剑仙是所有剑仙门派修炼者的梦想!可是能够修炼出剑道的境界,百人中能有一个就算不错了! 这其中还有一个非常苛刻的条件,在未达到人剑合一的境界之前,一旦破了童子之身,那么成为剑仙之路就彻底的毁掉了。 想到了这里,他吓得一身冷汗,小腹中的邪火也瞬间被扑灭的一点火星都没有。 不过看着眼前这娇嫩的美人,他的心中也是诧异无比,嘴里喃喃自语的说道:“这小妞子平时骄横刁蛮,今天怎么会做出如此之事,差一点就毁了我的道心,难道她是在试探自己?可也不对呀!哪有一个女孩子如此不爱惜自己……幸亏她遇到的可是正人君子!” 他嘴里一边嘀咕着,但是那双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小美女,说心中不想那是假的,可是为了自己的梦想,还不得不强忍着,乃至于憋得他也脸色通红。 他很享受这种感觉,毕竟这还是第一次被女孩子如此亲近。想要用手将她推开,可是自己的手好像是木头一般,怎么也移动不了。 过了一小会儿的功夫,唐依心脸色渐渐的恢复了常色,曹炀还在微眯着眼睛,既享受又艰难的煎熬着这种让他难以割舍的感觉。 “啊,流氓……”一道刺破耳膜的尖叫声,在这个不大的山洞内响起,曹炀吓得一屁股坐在了碎石地上,顿时感觉到屁股上传来了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感。 唐依心看了一眼坐在碎石堆里的曹炀,赶紧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嘴里怒骂道:“你这个卑鄙无耻下流,龌龊寒碜猥劣……”曹炀一脸懵逼的看着眼前这个跟刚才判若两人的美女,他此刻脑袋有些跟不上节奏,就这么愣愣看着对方。 半响之后,怒骂的声音小了很多,唐依心捡起自己那丢在地上的衣衫,大略地穿戴好坐在石壁前的一块岩石上,双手环抱着膝盖,埋头低声的抽泣了起来,那模样看起来别提有多委屈多可怜的样子。 曹炀勾起手指掏了掏自己,那还有些嗡鸣的耳朵。顾不得屁股上的疼痛,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唐依心身旁。 他此刻的心情很是郁闷,受委屈的人应该是自己才对吧。可是他这人有一个不好的习惯,那就是见不得貌美的女人哭泣,沉思了一番说道:“我想这可能是一个误会,不过我还是要问一句,你把我的道袍丢到哪里去了……” “滚……给我滚得越远越好,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唐依心听到曹炀的话想都没想就骂道!不过骂过她就有些后悔了,这才彻底的冷静下来,想了想发生什么事情。 曹炀也是有些火了,自己目前穿成这番模样,让自己往哪里滚!?难不成这小丫头把自己的道袍给彻底的毁了?这可怜的衣服,跟她又没有仇。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做人总要讲道理吧?你稀里糊涂的将我痛骂了一番,我还要问你呢!你把我的道袍弄哪里去了?快点给我,大不了一拍两散!”曹炀也是语气有些僵硬的说道。 唐依心停止了抽泣,她此刻已经想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曹炀将异尾蛇的激素胆囊给打破了,导致了它的毒液沾到了自己的身体,所以自己才中了招,然后不知不觉当中…… 可是自己骂也骂过了,而且发生过这样尴尬的事情,让一个女孩子给一个男孩子道歉,她还真的有些说不出口。 “我……我也不知道你的道袍在哪……”唐依心在石洞内四周打量了一番,并没有发现曹炀的淡青色道袍,嘴里喃喃的说道。 “唉!刚才我打着打着就顿悟了起来,后来发生什么事情我全然不知晓……” “从现在开始,你必须忘记刚才发生的事情,当你刚刚瞎过,否则的话我跟你没完!” “我……” 曹炀听到这小妞子说的话,顿时感觉蒙圈,这人变化怎么这么快?算了,瞎就瞎吧。不过能够不和自己这么闹别扭,显然也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尽管自己有些跟不上节奏。 唐依心又撇了曹炀一眼,发现对方正在看着她,不由得脸上又是一红,她赶紧将腰间的一个百宝囊拿了下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