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龙血剑圣  >  第一章 杂役弟子

第一章 杂役弟子

2110 2017-12-04 14:53:21
大唐盛世,修真鼎盛。几乎有人涉足的地方,无论好坏都会有人开宗立派,广收门徒。修真界中的剑修一脉,不下百家,而能傲视群雄者唯太白山一家。今年的这一届太白山入门考核,依旧热闹非凡,队伍从山脚一直排到数里之外,目光所及尽是攒动的人头。连续几日的入门考核,让太白山的杂役弟子们苦不堪言。所有的接待工作都包揽在了他们身上。太白山的杂役弟子不仅在宗门内被人瞧不起,宗门外也不光彩,稍有资质的年轻子弟便敢呼来喝去。曹炀正是众多杂役弟子中的一个。“你个只配做杂役弟子的废物,也敢来拦我?赶快滚开!”一个锦衣公子带着一帮恶奴,对曹炀呼喝道。“不好意思,根据太白山的规矩,奴仆是不能入内的。”曹炀紧守着身后的大门,不卑不亢的回答道。“我呸!其他的杂役弟子都没敢多管闲事,就你像狗一样守在大门口。”锦衣公子指着曹炀的鼻子恶语相向。曹炀依旧不为所动,以一种不符合少年身份的沉稳语气道:“辱人者人恒辱之,还望公子能够自觉遵守太白山的规矩。”“贱狗一个还敢教训我?给我揍扁他!”锦衣公子一声令下,身后的恶奴一起出动,便要对曹炀不客气。“曹师弟,是有人要闹事吗?”这时候,从门内走出了一个十七八岁的青衣少女。就要向曹炀扑来的恶奴们一看到青衣少女身上的那件青色道袍,便立刻止住了身子,面色发苦的回头看向锦衣公子。锦衣公子的脸色霎时惨白,他知道青色道袍便是太白山外门弟子最明显的标志,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在外门弟子前造次。“嘿嘿,哪有人敢在太白山闹事啊?我只是看这位小哥站着辛苦,让下人给他按摩按摩罢了。这位师姐,您真的误会了。”锦衣公子急忙讨好的看着青衣少女,和声和气道。青衣少女不是没听见锦衣少年之前的蛮横言语,只觉得眼前这人当真脸皮比墙还厚,冷声道:“滚吧,我不想再看见你!”青衣少女的一句话,便断绝了他拜入太白山的可能。可是他没有再多做逗留,即便心中如何不甘,也只能立刻转身离去。太白山的外门弟子,绝不是他可以招惹的!曹炀虽然只是个十来岁的少年,但做杂役弟子以来,见惯了趋炎附势,对于锦衣公子这种人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是转身对青衣少女道:“多谢曹师姐出手相助。”曹贞,也就是青衣少女,不悦的点了一下曹炀的额头,道:“跟姐姐客气啥,进到太白山,就不认曹家人了?”曹炀心中一暖,咧嘴笑了。曹贞看了看他身上的那件灰色道袍,叹息道:“还是没法突破炼气士四层吗?”自从进入太白山修行以来,曹炀便卡在炼气士三层多年,一直无法突破,险些被曹家放弃培养。然而,曹炀只是淡淡一笑:“会突破的。”曹贞想起了什么,取出一个锦盒递给曹炀。曹炀将锦盒打开,里面承装着一枚浑圆无暇的炼气丹。丹药色泽如玉,圆润无缺,显然是下品炼气丹。曹炀眉头一皱,将锦盒关上要还给曹贞,道:“姐姐的心意我领了,可这么珍贵的丹药我不能收。”曹贞却闪身躲开,道:“你呀你,就赶紧收下吧。你不是说过将来要成就剑仙的吗?等你飞黄腾达了,再还姐姐十颗百颗炼气丹也不迟。”“哈哈哈!”一阵大笑传来,“剑仙?姐,你也别提了,我估计他也觉得难为情,一个杂役弟子也只能是做做白日梦罢了。”一个比曹炀大不了多少的少年走了过来,他同样是曹家的人,名叫曹温。曹贞瞪了曹温一眼,道:“有你这么跟自家兄弟说话的吗?”曹温撇撇嘴道:“姐,你还真把他当成亲弟弟了?他不过是曹家的养子,我才是你的亲弟弟!这枚炼气丹,你应该给我!”曹贞道:“你若能说话不带刺,我也一样疼你!”曹温冷笑道:“不是我说话带刺,而是人家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成为不了剑仙,收下炼气丹也是浪费。”曹贞对曹炀道:“将锦盒收下,姐姐相信你。”曹炀这次没有推脱,干脆的收下了,郑重道:“我不会让姐姐失望的。”“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曹温看到曹炀真的收下了那枚炼气丹,又是嫉妒又是轻蔑。他作为外门弟子,亦不敢说要成为剑仙这种大话。要知道,天下剑修的终极目标便是剑仙,然而天下剑修又有几人能成就剑仙?有史以来,能成就剑仙者屈指可数,方今世界更是再无剑仙。在曹温的眼里,曹炀就是一个异想天开的白痴,又或者是欺骗自己姐姐的骗子!曹贞见到曹温几次三番的对曹炀出言不逊,纵使曹炀性子好不计较,自己也有些忍不了,道:“怎么也好过你胸无大志!”曹温见自己的亲姐如此偏帮,不禁怒道:“曹炀,剑仙这种大话你也不要跟我瞎扯了,我们就说点实在的!三个月后便是一次晋升外门的考核,我们便做个赌约如何?”曹炀心中一动,道:“做什么赌约?”曹温道:“三个月后,你必须参加晋升外门的考核。若是你不能以第一名的成绩通过考核,便不能再自称是曹家子弟,不能再占我们曹家半分便宜!更不能与曹家子弟平起平坐,见到曹家子弟必须退避!而若是你侥幸拿下第一名,我便赔你十枚下品灵石!”曹贞愠怒道:“曹温!大家都是一家人,你这些赌约算什么?曹家已不如往昔光彩,大家就更应该团结一致啊!”曹温不理会曹贞,对曹炀冷声道:“你不是说要成为剑仙吗?怎么,连拿个考核的第一名也这么没有信心吗?”曹炀轻笑一声,道:“既然你想赌,我也陪你赌一把。”他不是泥人,被屡次挑衅心中自然也是有气的。曹贞跺脚骂道:“你们这两个笨蛋!笨蛋!”曹炀带着炼气丹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里,对着锦盒里的炼气丹喃喃道:“这一次,你又会抽取我多少灵气呢?”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