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混沌至尊  >  第七章 杀罗凌

第七章 杀罗凌

5323 2017-11-28 18:17:00
罗凌此时已然披头散发,眼角的余光飘向三长老之处,三长老点头之后,罗凌竟然一低头之下咬破了藏在齿间的禁药。“轰。”一股气旋从罗凌周遭散开,下方距离擂台较劲的低级炼体境少年几乎承受不了罗凌体内释放的六层巅峰威压。“竟然是炼体六层巅峰,他不是刚突破到炼体六层吗?”“咚咚。”至尊心脏猛然跳动,显然,它似乎在提醒着罗凡什么。“罗凡,小心,这罗凌服用了禁药。”朱萱雅的声音在罗凡脑中响了起来。“什么?禁药?”罗凡眼中一丝怒意涌现,“我说这罗凌怎么和当年罗平一样,在比赛的时候瞬间提升修为,竟然是用了这等见不人的手段。”如今想要打败罗凌那就只有一个办法,“炼体五层,给我开。”“轰。”有一阵强烈的气旋从罗凡身体内迸发而出,周遭元气恐怖的程度和罗凌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凡哥,好样的。”罗庞看向场中的罗凡,直接开口喊道。“罗凡,罗凡罗凡。”这时,不知是罗庞的叫声起到了作用还是当年罗凡在族中人员的关系,竟然一下子又小半的人为罗凡叫好起来,自从罗凡实力不再之后,罗凌的手下就在你罗家内嚣张跋涉,让人好不厌恶。“罗凌罗凌。”罗凌这边的人自然也不甘示弱,纷纷叫喊起来。“这,这怎么可能。”三长老目光呆滞的看向场中,在擂台上突破,这还是第一次。“负隅顽抗,即使你突破到炼体五层又如何,难道你不知道炼体九层每一层都如同鸿沟一般难以跨越吗?”罗凌嘴角嘲讽之意明显,接着竟然又狠狠一咬,一股热流涌遍全身,“而每三层都如同云泥之别,而我是云,你,只是泥而已。”“练气七层,这罗凌竟然在场中达到了炼气七层的高度。”“这次比赛真是没白来啊,两个人竟然在同一时间内相继突破,看来这次罗凌的冠军之位不可撼动了。”“那谁又能说的定,刚才罗凡就凭借着炼体四层的修为击溃了炼体六层的罗凌,现在,两人只是相继提升了一个等级而已。”“炼体六层和炼体七层能相差并论?”“只知道服用禁药来提升修为的杂碎,这就是你们一脉的作风把。”罗凡嘴角闪过一丝嘲弄,现在的他可不比当初一般,“即使是七层,你得血肉也未曾得到改善吧。”炼体九层,前三层练皮肉,中三层练筋骨,后三层练血脉,而像罗凌这种靠着禁药提升修为的办法,只是短时间内可行,一旦体内元力消耗一空,没有个十天半个月很难恢复。“今天,谁能活着站在这个擂台之上谁才是胜者,当年的结局,我会让他重演。”“破罡拳,给我轰。”炼体七层的元力加层之下,罗凌使用的破罡拳和刚才简直不是一个档次,一身气势如虹,这一拳如果轰到普通炼体五层身上,恐怕必然会身首异处。可是,罗凡会是普通的炼体五层吗?答案,显然不是。“断背拳。”“什么?断背拳?这不是家族内最基础的武学吗?”“这小子难道真是疯了,拿着基础武学去撼动罗凌的凡级武学?”即使是场中的罗凌,也不由的目光一滞。“机会,来了。”至尊心脏的强力跳动之下,罗凡直接右手断臂拳,左右通元拳向罗凌击去。“罗凌, 你太天真了。”“左右齐出?这,这难度不亚于左手画圆右手画方一般。”族人之人纷纷惊呼,把两种不同的拳法一齐施展,恐怕这在这风陵城甚至元武国内都能算上是前无古人了吧。两只拳头交汇在一起,而罗凡的另一只拳头直接打在了罗凌的下怀丹田处。“噗。”一口鲜血夹杂着血肉从罗凌口中猛然喷出,眼中依旧难以置信,自己明明已经炼体七层的实力为什么在罗凡手中还会败退?对方只是一名小小的炼体五层啊。而罗凡也显然受伤不轻,直接鲜血从嘴角溢出,只是又被其硬生生的咽了下去。由于一下子双手施展两套拳法,即使是罗凡有至尊心脏加层的灵魂也有些不堪重负。“你小子,还真是个不要命的主。”朱萱雅在罗凡脑海中说道。“说这现在还不是时候,难缠的恐怕还在后头。”罗凡眼神凌厉,直接朝着罗凌走去。“罗凡住手。”三长老好似察觉了罗凡的企图,直接从高台掠出。“去死吧。”包裹着元力的拳头被罗凡一下子轰击到已经没有反抗之力的罗凌身上。“不。”一声惊呼之后罗凌便是彻底的失去了生机。“小杂碎,竟敢杀我孙儿。”炼体九层巅峰的威压一下子笼罩在罗凡身上,本来就是重伤的身体一口鲜血猛然喷出。“给我跪下。”人未到气势先到,这就是炼体九层巅峰和炼体五层的差距,仿如云泥之别。“住手,老三。”四长老看情况不对,早已随着三老张掠出高台。“怎么,你也要替着小杂种出手吗?”三长老看向罗凌的尸体,眼中狠意明显。而罗凡依旧在三长老的威压之下苦苦支撑,甚至都不能说话,唯恐再次口吐鲜血,“朱萱雅,还不出手?”听闻此话,一股磅礴的元力瞬间出现在罗凡身体内的各个角落,即使是面对三长老的威压也不再勉强。“三长老,我敬你为长辈,叫你一声三长老,如果如今躺着地上的是我罗凡,你会为了我而对你的亲孙子出手吗?”“如果现在死的是我罗凡,你为因此责罚你的孙子吗?想来你什么都不会,还会叫好吧?试问,罗凌的实力为何在比赛的中途猛然提升?而当初罗平的实力又是如何在比赛之时瞬间猛涨?这些,你身为他们的爷爷,不会不知道吧?”罗凡直接盯着三长老的威压,一步一句不卑不亢的说道。而这些,都正中三长老罗山的下怀,此时听闻此话,三长老心里早已经怒不可揭,如果再认其这么说下去,恐怕自己这顶长老的帽子都不保。“杂种,休要在胡言乱语,今日你在擂台之上杀死我孙,杀人偿命在所难免,拿命吧。”说着,三长老运足元气就朝着罗凡袭来。“罗山,想要杀罗凡,先过了我这关。”四长老罗海直接一步踏出,出现在了罗凡身前,两个练气九层的出手和刚才的打斗犹如天壤之别,只是刹那,大理石做成的擂台就要糜烂。“老三,老四,你们两个都给我住手。”这时候,坐在高台中央的罗家族长罗岳开口说道,直接一股柔和之力涌向擂台中间,罗山和罗海的身影不得向后掠去。由此可见炼体境和修元境的差别可见一斑。“我倒想听听罗凡怎么说。”族长转身递给了罗凡一枚丹药之后微眯双眼双目炯炯有神的盯着罗凡。罗凡接过丹药直接一口放入口中,他可不相信罗岳身为一族之长会害他。“族长,四爷爷。”约莫十息之后,罗凡通过至尊心脏快速的融化了至尊心脏的药力,轻咳两声才徐徐开口。“三长老,不知您可以派人出查看查看您宝贝孙子的体内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呢?”罗凡本来温顺的神色忽然一凛,带着一丝讥讽看向三长老罗山。罗家族长罗岳听闻此言并没有作甚,反倒是带着质疑的目光看向罗山。罗海招来一名炼体六层的护卫,那护卫直接走到罗凌的尸体面前查看了约莫半柱香的时间才走到罗海的身前低声说了几句。之后经过罗海的会意之后在罗岳耳边而说了几句,罗岳忽然眼光中怒意浮现,看向三长老的眼色质问明显。而三长老目光缓缓转动,低声开口,“族长,罗凡杀死我孙之事属实,在座所有人都可...”“住口。”罗岳直接怒声道,“罗山,我念你是罗家三长老,昔日为罗家功臣,今日之事就不要提了,倘若再生出此事,休怪我不讲情面。”虽然场下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都是不敢吱声,有罗家的族长在场,谁敢乱加流言?“都散了吧。”罗凡明白,这件事情这种结果已经是最好的了,如果不是三长老罗海在,想来他已经身首异处了,而罗山贵为罗家三长老,在罗家的地位可想而知,而这位以罗家家族利益为先的族长自然不会因为此等事情而太让罗山下不来台。终归而言,这世界还是强者的世界,如果现在自己的实力达到修元境甚至更高,恐怕也不会是现在的样子了。自后众人散走之后,罗庞和罗海搀扶着罗凡回道庭院宁。罗凡明白虽说他现在斩杀了罗凌,但是这才只是个开始,他现在真正的对手,恐怕已经换成了这个罗家的三长老,也是自己叫了许多年三爷爷的老人。第五章 开恩“炼体五层,果真要比四层强大不少。”翌日,罗凡从修炼中醒来,而他身上的伤也几乎已经好了个七七八八,魂力沉入丹田之中,看着浓郁了数层的元力,不禁有些感叹。虽说当年他也达到过炼体五层,但是和现在的炼体五层相比,简直不可同日而语。“你怎么了?”罗凡看到至尊心脏沉溺的朱萱雅,不无关切的问道。“当天你被罗山压迫的时候我不留余力的为你抵制,现在恐怕的体内元力流失过多,有点虚弱而已。”之后罗凡在意志牵引之下放出了在体内的朱萱雅,虽说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她,但是罗凡依旧不得不赞叹朱萱雅的美。如果说云云灵的美是那种未发育完全的俏皮之色,那么朱萱雅恐怕就能算上那种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的成熟美丽。古人说的果然没有错,红颜祸水,如果这朱萱雅在大街上随便拉一个男人,对方估计都能为她上刀山下火海。“油嘴滑舌。”对于罗凡的赞廖,朱萱雅不禁翻了翻白眼,虽说她也承认她很美,但是如此不加思索的夸赞恐怕罗凡还是第一个。倘若是以前,恐怕对方早就被其一巴掌拍到墙上了。这次疗伤已然轻车熟路,虽然这么说但是罗凡有时依旧会紧张,甚至有时罗凡失神之间都会不经意的用力过大,疗伤的过程中弄得朱萱雅娇喘连连,而罗凡已然脸色涨红,犹如一个初经人事的童子一般。半个小时后疗伤才算完成,而朱萱雅已然香汗淋漓,整个房间甚至都充满了朱萱雅身上的气味,如果现在有人前来,肯定会认为罗凡在屋里和人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龌龊。”这是朱萱雅整理好衣衫的第一句话,虽然自己贵为朱雀血脉,强者之躯,但是这世界上能和自己如此般肌肤之亲之人,想来除了罗凡绝对找不到第二个了。“我龌龊?我的第一次可是都给了你啊,何况现在你都吸走了大半的元力了,你现在倒好了,精神头正旺,而我,恐怕又要花一会时间去恢复了。”罗凡翻了翻白眼盘膝而坐,自己这是在给她疗伤好吧?怎么反过头来还说自己龌龊?“算了算了,反正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姐姐的便宜啊,都让你给占了。”朱萱雅还怎么不知道怎么说好,两人现在已经是不可分离的一体,自己贵为朱雀血脉,竟然和一个连真正的修元者都算不上的少年进行了血契,这要是传到同族之人的耳中,恐怕还真会被笑掉大牙。“罗凡,罗凡。”正午时分,罗凡听到院外罗庞的喊声,急忙从打坐之人退了出来,“难道又发生了什么大事不成?”“怎么了罗庞,急冲冲的?”罗凡紧皱眉头开口询问。“今天不是族比大赛前三名挑选武学的日子吗,难道你这都忘了?”罗庞气喘吁吁的开口,显然他是从武学阁一路跑过来的。“我去,我还真差点把这忘了呢。”罗凡不禁暗骂一声,最近需要处理的事情太多,竟然把挑选武学的日子都忘了。“走,快走吧,恐怕族长还有一会就到了。”说着,两人直接快步朝着武学阁的方位走去,总不能让罗家的族长在武学阁外面等着自己吧?“罗凡,最近我听爷爷说,三长老从族比大赛到现在都没有消息了,你可要小心点啊。”罗庞边走边开口,如果三长老罗山想对罗凡在暗地里动手,那可就坏了。“一直没有消息么?”罗凡眼中凝重之色更浓,罗山想来心思狭隘,恐怕这是寻找对付自己的办法了吧,如果在此期间不出手的话?“难道要是在去主家的路上对我出手?”“算了,现在最要紧的就是赶紧提升自己的实力,这样才有保命的实力,甚至让其有来无回。”罗凡略微沉吟,之后看向武学阁的长老,不禁发出一丝冷笑。当日对方就借罗凡修为不够之名不给其进入武学阁挑选武学的机会,当日罗凡还声称让其求着自己的进入武学阁,如今时日不多,恐怕当日说的话也该实现了吧。“长老,不知道我能否挑选一本武学?”罗凡径直的走到那看守武学阁的长老面前。“姓名,年龄,修为...”看管武学阁的长老本来低着的头看向罗凡的一瞬间传出一声惊呼,“罗,罗凡?”当日族比之后他就听说了,当日被他奚落的罗凡竟然从一个废物直接成为了族比大赛的第一名,当时他就明白了当日所犯下了大错,虽说他也挂了个长老的名头,但是充其量不过炼体七层而已。“我记着某人好像当时说我罗凡修为不够,是个废物,没有进入武学阁的资格啊。”罗凡眼色凌厉的看向看管武学阁的长老,其内的戏谑不言而喻,是龙是虫当日这长老瞎了狗眼,如今就让其看看,当日他的所作所为只是一场笑话罢了。罗凡的声音异常的大,另外两个族比大赛的第二名和第三名也向这边看来。这时,罗家族长罗岳从远处走来,好似听到了罗凡的话语,皱着眉头询问其看管武学阁的长老。对于这位罗家族长,看管武学阁的长老自然不敢撒谎,一五一十的把当日之时说了出来。“聒噪,我命你前来看管武学阁不是如此这般看不起人,恃强凌弱,如此这般还不如废了你修为,逐出家族。”罗岳眼中怒意浮现,下面的家族少年打打闹闹也就算了,他还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今就连这看管武学阁的长老都如此不分青红皂白,此时简直不可容忍。“族长,当日也是我一丝鲁莽,请族长开恩。”看管武学阁的长老惊恐的一下子单膝跪地,之后抬头望向罗凡这边,从胸口拿出一个玉瓶出来,“罗凡贤侄,当日是我有眼不识金镶玉,这枚血脉丹就算给你陪个不是。”听闻此话,罗凡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果然姜还是老的辣,知道得罪人之后要讨好那个?“族长爷爷,我看此时就此罢了,毕竟当时我的修为也的确低微,怪不得旁人。”罗凡乖巧一笑,犹如一个人畜无害的稚嫩少年一般。“多谢贤侄替老奴解说。”看管武学阁的长老紧忙擦掉脸上的冷汗。“今日就暂且饶恕于你,倘若下次再有此等事情发生,后果就不用我说了把。”罗岳看向罗凡的目光有着些许赞赏,口中喃喃,“此子分得清轻重,不骄不躁,能屈能伸,不失少年阳刚气血的同时又有一丝沉稳,如果当年之事没有发生的话,恐怕即使是在罗家主家也会有其的一席之位把。”“多谢族长开恩。”那看管武学的长老一下子犹如虚脱一般,自己今日的性命修为恐怕只在这个少年一念之间啊。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