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尸检现场  >  第20章 邻居

第20章 邻居

3173 2017-11-21 12:00:17
在实验室的时候,林森经常接触福尔马林溶液,然而每一次,他都是在携带安全设备的情况下,规范操作的。这会儿就这么放任这种刺激性气体往鼻子里钻,林森心里清楚,此刻他们的身体已经受到了损害。 邱健清也知道安全要紧,他领着队员们从房间里推出来,在院子里喘一口新鲜空气。稍微整顿了一下,邱健清给局里打了电话,让人送几幅带有活性炭装置的防毒面具来。 邵瑞华那家伙没脸没皮的,趁着几人休息的时候,这货竟然凑了上来,询问大家,房间内的情况。这家伙关心的,是刘刚是不是真的在房间里,挖了个地下室出来。 几人实在是不愿意听这个话痨鬼唠叨,郑东随便找了个理由,以涉嫌妨碍公务罪的罪名,把这家伙给唬住了。郑东的意思,是把这家伙赶走,图一个耳根子清净,不过邱健清并没有同意。邱健清觉得,如果在下面的暗室里有什么发现,免不了对这家伙再进行问询。 没一会儿的功夫,市局的同事们,就驱车赶到了。一帮干警们先是在院子周围拉起了警戒线,封锁了现场,随后才按照邱健清的吩咐,递给他们几个防毒面具。 设备到手,大家也不用畏畏缩缩的,邱健清打头阵,套着防毒面具,率先进入了暗室。 暗室的空间并不大,只有几个平方。从地面和周围墙壁的平整度来看,这间暗室,应该是刘刚私自开挖的,活儿做的比较粗糙。 暗室中只有一口大缸,那股令人头昏脑胀的刺激性味道,就是从缸里发出的。不用说,水缸里盛放的,就是福尔马林液体。 暗室里除了这口大缸,实在是没什么可调查的,几个人只好又回到了地上。 邱健清卸下了脸上的防毒面具,把它交还给市局的干警们,吩咐他们想办法将下面的那口大缸抬上来。 几个人从房间里出来,重新找上了邵瑞华。 被耽搁了这么长时间,邵瑞华等的有点儿不耐烦了:“警察同志,该调查的也都调查完了吧。我这儿也挺忙的……” 邱健清一声冷哼:“帮助警方查案,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 邱健清先是撂下一句狠话,随后又语气一软:“你不要有为难情绪嘛。情况我们都了解的差不多了,在麻烦你最后一件事情,你就可以回去了。” 说着,邱健清伸手一指旁边的正房:“把之前这间房的租客联系方式给我们,你就可以走了。” 邵瑞华有点儿不敢相信:“就,就这个?您早说呀,我不仅有着家伙的联系方式,我还知道在哪儿能找到他。” 说着,这家伙掏出手机,开始翻找号码:“之前的那位租客,叫张大伟。在美食街卖水煎包的。你们到美食街上提张大伟的名字,就能找到他了。如果不放心的话,我这儿还有他的电话号码。” 说着,邵瑞华将手机往前一递,差点儿杵在邱健清的鼻子上。 邱健清记录下这一串电话号码,吩咐现场的干警们,保护好现场,如果有什么新发现的话,随时给他打电话。 吩咐完了这些,这货对着刑侦队的队员们潇洒的一挥手,示意大家上车。 还是郑东开车,载着众人,直奔位于市区繁华区的美食一条街。 张大伟还是这一条街上的名人,众人没怎么费工夫,就打探到了张大伟的摊子。 这摊子不大,却位于街尾的路口交叉处,可能还不是饭点儿,来吃水煎包的顾客并不多,一位大厨打扮的家伙,正依靠在桌子旁,低头玩着手机。不用说,眼前的整个家伙,就是几人要找的李大伟了。 听闻脚步声临近,李大伟头都不抬,嘴里问道:“几位是来吃包子的?新出锅的水煎包,有荤有素,几位要吃什么馅儿的?” 显然,这货是把几位警察,当成是顾客了。 “我们不是来吃包子的,我们有点儿事情,想问一问张老板。张老板是想在这儿说,还是回局里说。” 听闻这话,李大伟总算是抬起头,将目光从手机上移开。看到站在他面前的,是几位穿着警服的公安同志,这货立马就慌了: “几位领导,我好像没犯什么事儿吧?我一直遵纪守法,一颗红心向着党,你们该不会是找错人了吧!” 听闻几位警察是来找他的,李大伟赶紧挤出一副笑脸,显现出个体经营者独有的精明与市侩。 郑东摆摆手,示意张大伟不必紧张:“我们找你,是想了解一些情况,你别多心。” 张大伟拖着长声,“噢”了几声,猛然开口说道:“几位,你们是为了刘刚的事情,才来的吧?” 郑东一愣:“你怎么知道?” 这话一出口,郑东还没什么反应,林森却马上意识到,郑东这种下意识的反问,有所不妥。张大伟既然知道他们是为刘刚而来的,肯定会知晓一些情况。在这种情况下,警方人员就需要格外的小心,在言语言辞中,不带出任何的意外信息。严格上来说,郑东这种下意识的反问,就属于带出信息的言辞。 林森赶紧看向了一旁的邱健清,好在邱健清正隔着墨镜,死死盯着张大伟,并没有在意郑东的这个无心之失。 “几位警官,刘刚真的出事了?” 张大伟找了块手巾擦了擦手,瞪着眼睛追问道。能够听得出来,这货问话的时候,有一股丝毫不掩饰的窃喜。 郑东还没来得及开口,邱健清就猛然说道:“刘刚已经死了!” 林森心说不好,队长这是将关键性信息,直接告诉了对方! 林森虽然是个刚入警队的菜鸟,但是没吃过肥猪肉,也总见过肥猪跑。这两年来,林森没少旁观fbi们破案,对于审讯的一些小技巧,早就已经司空见惯了。 本来他们还可以采用旁敲侧击的方式,小心的求证,从而排查,这家伙是否和刘刚的死有关系。如今队长将刘刚的死讯直接告诉对方,就没法用旁敲侧击的方式,来排除李大伟的嫌疑了。 林森转念又一想,邱健清是省厅花了大力气,好不容易才调过来的得力干警,据说之前破过无数的大案子。这么一个刑侦老年,自然不会犯一个菜鸟都明白的错误。除非,这家伙有着自己的用意。 “死……死了?你们是因为刘刚死了,才来调查我的?” 李大伟停下了擦手的动作,一脸的不可置信。 邱健清步步紧逼,继续追问道:“不然呢?你以为我们为什么要来找你?” 邱健清说话的语速不快,声音也不是很大,却偏偏给人一种咄咄逼人的压迫感。 李大伟吞了一口口水,喉头不自觉的抖动起来:“我……我以为是因为一些别的事情。” 林森在一旁多学多看,这会儿他总算知道,队长为什么要一开口,就报出刘刚的死讯了。他就是为了看李大伟下意识的反应。 在听到刘刚死讯的时候,李大伟的瞳孔下意识的放大,这个小细节,是不可能有意控制的。换言之,他对于刘刚的死,并不知情。但看他之后支支吾吾的模样,显然是知道一些其他的信息。 队长邱健清用脸上的硕大墨镜看着李大伟,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继续说道:“没错,我们确实是因为其他事情,才来找你的。我们认为,刘刚长期以来,一直在从事某项违法犯罪活动。而作为曾经的邻居,你可能也牵扯其中。” 一听到这话,李大伟连连摆手,脸上的神情显得极为惊动:“几位领导,你们绝对是搞错了,我什么死后去躺刘刚的那摊浑水了!事实上,我就是怕受到连累,才从大董村搬走的。” 林森一听这话,心说果然是找对人了,这个李大伟,绝对知道一些什么。 眼看鱼儿已经上了钩,几个人都不敢乱说话,还是让队长邱健清,去引导李大伟。 “和你没有关系?这和我们得到的情报,可不太相符呀。” 邱健清咧了咧嘴,仿佛是不信对方的话。 李大伟使劲儿的点头,仿佛是要将脑袋给晃掉:“真的真的,警察先生,我可没说半句谎话呀!其实我跟刘刚,压根就不熟,我们两个,都没说过几句话的。” 邱健清故意摆出一副沉思的模样,沉默了半晌,才继续说道:“你要是知道什么,就说出来。至于你是否和刘刚有牵连,我们自己会判断。你最好别对我们有隐瞒。” 李大伟连连摆手:“不敢不敢,我哪里敢有隐瞒呀。其实很早之前,我就想过报警了。但是我生怕自己看错了,是乌龙一场,这才一直忍着的。” “有事儿说事,别扯这些没有用的。” 邱健清粗暴的打断了李大伟。李大伟要真想报警,也不会托到现在了。这会儿被警察找上了门,才开始扯这些没有用的说辞。 李大伟答应了几声,舔了舔嘴唇,仿佛是在稳定自己的情绪,磨蹭了好一会儿,这家伙才开口说道:”刘刚没搬去之前,我在大董村,已经住了好长时间了。那家伙搬去一个月,我就决定,必须要搬走。二房东邵瑞华主动给我降价,我也绝对不住了。” 李大伟的这个说辞,倒是和邵瑞华的说法相同。邱健清没有打断他,而是让他继续的说下去。 “我为什么要搬走,因为刘刚这个邻居,问题太大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