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尸检现场  >  第48章 新的疑问

第48章 新的疑问

3013 2017-12-21 11:35:00
“那艘船是我从国外买来的,本来是想要发展特色旅游。但是这几年来,这一类的旅游项目基本已经吻合,我投了那么多钱,很难追回本钱,就只能铤而走险,开设地下赌场。” “再说说那些欠钱的老赖吧。” 邱健清继续问道。 “我手下有个人绰号叫瘸子。瘸子本名叫万峰,他不仅瘸,这里还有点儿问题,胆子特别大,做事从来不考虑后果。” 说着,胡金波伸出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瘸子据说在老家杀死过人,逃难到s市的。因为这家伙胆大心又狠,我的赌场正好缺这么一个人手,就让他来到我这儿干活了。确实有一些欠钱不还的老赖,都是被他杀害了。” 说到这儿,胡金波变得有点儿犹豫了起来,支支吾吾了一阵儿,这才继续说道:“这个命令,也确实是我下的。我的本意,就是想杀鸡给猴看。” “饮马湖中的那些被害人,全都是被瘸子杀害的了?” 胡天在一旁见缝插针的问道。 胡金波摇了摇头:“我只是让瘸子放手去做,至于他是如何杀的人,又杀了那些人,我一概都不过问。” 胡天不死心的继续问道:“那经典集团的大区经理,还有那位水族大世界的饲养员呢?为什么要杀他们,他们也是你们赌场的赌客?” 胡金波再一次摇头,显然都没有办法将这两位受害人对号入座。 “我就知道这么多了,其他的,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一贯八面玲珑的“八面佛”,这一次显得真诚无比。 邱健清一声冷哼:“你就知道这么多,还是你只能说这么多?” 邱健清没有等待胡金波的回答,而是冲他身后的干警同事点点头:“审讯就到这里了,先把他带回去吧。” “你放心,减刑申请,我还是会帮你做的,能拖一天是一天!” 在胡金波被押走之前,邱健清给了胡金波承诺。 随着胡金波招供,这一次的案子基本算是圆满收场,不仅打掉了影响极为恶劣的地下赌场,更是抓到了犯罪组织的头目胡金波。唯一在逃的,就只有身背多条人命的凶手,万峰。 市局已经安排了大警力封锁了整个s市,再各公交枢纽和公共场合,大量张贴由英宁亲手绘制的犯罪嫌疑人模拟画像。再加上万峰本身的体态特征非常的有区分度,相信他的落网,也只是时间问题。 像这样的粗活,也不需要刑侦队再亲力亲为,直接交给了基层的干警们。在长时间的连轴转之后,刑侦队的队员们,总算是可以喘上一口气了。 这是市局刑侦队重组以来,接手的第一起大案。如今距离案件的全面破获,也只剩下时间问题了。不仅刑侦队的新兵们扬眉吐气了一把,市局的领导们,也同样是喜笑颜开。 领导们丝毫不吝啬赞美之词,在各种场合,变着花样的夸奖刑侦队。这只新组建的队伍,俨然成为了领导的心头肉。刑侦队员们的待遇,也跟着水涨船高。 虽然队员们的工资,没有丝毫的增长,但是队里的那辆旧警车,总算是换成了最新的雪铁龙c6。虽然和刘耀辉那种土豪的座驾比不了,但是和其他干警同事们相比,还是明显要高出一大截。 资深车迷郑东这一把总算是喜笑颜开,整天以新车磨合的名义,开着车到处跑。 案件告一段落,市局刑侦队又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在没案子的时候,集体混吃等死。 趁着这个机会,邱健清以市局刑侦队队长的名义,向司法厅劳动局提交了关于林森的司法鉴定人资格申请。由邱健清亲自出面,事情很快又了结果,林森的司法鉴定人资格申请报批通过,虽然目前只是最低级别的见习法医士,但是至少已经具备了鉴定人资格。换句话说,从今往后,林森可以名正言顺的担任法医的工作了。 刑侦队的工作又空闲了下来,邱健清又恢复到每天在电脑上玩斗地主的状态,胡天一开始的时候,还稍微的装一装,和林森一起查阅过往的案宗,学习前辈们的刑侦经验。然而时间长了,这货也本性毕露,每天蹲在角落里玩国民手游,王者荣耀。有时候胡天和邱健清这对师兄弟还会因为抢网速,斗起嘴来。 这一天,林森在警局查阅了几个经典案例,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胡天那牲口刚一下班,就立马跑的没影了,林森只能独自步行回招待所。 林森正低头在前面走着,忽然听到有人在叫他,林森一回头,就看见许久不见得九叔陈铎正溜溜达达的向他走来。 “九叔,您老可是好久不见了!” 毕竟是名义上的“同事”,林森赶紧跟老头打了一个招呼。 陈铎一步三晃的来到跟前,一把楼主了林森的脖子:“我都听说了,你小子的鉴定人资格都到手了,长能耐了!” 林森被陈铎如此亲昵的动作搞的不太舒服,手上使了暗劲,却没有推开对方,只能笑着点点头头:“九叔,你的消息挺灵通呀……” 陈铎在林森的肩膀上又拍了一把,这才放开了林森:“怎么样,还没吃饭吧,请你吃饭去!” “九叔,不用这么破费吧……” 林森本能的想要抗拒。 ”来吧,跟我还客气什么呀!” 陈铎虽然年龄挺大,但是手上的力道不小,手上一用力,就强行拽着林森,进了一家路边的苍蝇小馆。 这间小饭馆的生意应该是不太好,明明是晚餐的饭点,餐厅却没有什么人,只有两名服务员在抻着脖子,看着壁挂电视。就连两人进门之后,服务员也只是懒洋洋的招呼声,眼睛依旧不愿意从电视上挪开。 陈铎点了两个菜,又要了一瓶白酒,就坐在座位上,跟服务生们一起仰着脖子看电视,一直等到上了菜,这家伙的目光,才终于从壁挂电视上移开。 陈铎一边招呼林森吃菜,一边满脸戏谑的看着林森:“这可是你们来市局以来,接手的第一个大案。听说你们办的很漂亮呀!” 顿了一顿,陈铎这才压低嗓音,继续说道:“这也是你经历的第一桩案子吧?有的时候事情就是这样,案件的完结,并不代表所有的疑问,都一并解决了。更多的时候,这只是问题的开端。” 陈铎这话说的神神叨叨,林森觉得这老货好像是话中有话。 而且在林森的心中,也确实有没有解开的疑问。 林森一直觉得很奇怪,之前队长在审讯胡金波的时候,说过一句“挑你能说的说。” 作为一名公安刑警,林森当时就觉得邱健清的说法很刺耳,邱健清不是让审讯人员坦白从宽,而是有选择的交代。但是胡金波听了那话之后,竟然还真的开始张口配合警方的审讯工作。最难啃的硬骨头终于被警方攻克,林森当时也没有多想,这会儿被陈铎这么一提醒,林森越想越觉得奇怪。 “九叔……对于这个案子,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林森犹犹豫豫的开了口。 按理说,眼前的这个老头,基本就不怎么在警局里露面,更是没有配合过刑侦队的行动。但是这货此刻的表现,显然是知道点儿自己所不知道的内情。 陈铎低头吃了几口菜,过了好一阵儿,才抬起脑袋,叹了口气:“算是吧……” “您别算是呀!您要是知道什么,就说出来,别跟我打哑谜。” 林森恨不得夺下陈铎的筷子,让这货别再吃了。 可能是感受到林森抓心挠肝的心情,陈铎总算是放下了筷子。陈铎没有着急说话,而是戏很足的左右看了看,谨防隔墙有耳。 然而这家苍蝇小馆,只有他们两位食客,陈铎的动作,纯粹多余。 “听哥一句话,有的时候,难得糊涂。” 陈铎憋了半天,就憋出这么一句。 林森简直要抓狂了:“您别难得糊涂呀!这么遮遮掩掩的,还不如不说。您今天找我,相比不是为了打哑谜的吧?” 陈铎拿起酒盅,一口抽干,仿佛是在酝酿情绪。这货酝酿了好一阵儿,这才又是一声长叹:“你是不是想知道,之前的那只刑侦队,为什么被解散了?” 林森不明白这货怎么把话题转到了这儿,但是陈铎总算是开了口,他也不好打断陈铎,只好点点头,鼓励对方说下去。 陈铎伸出右手,亮了亮只剩一截断茬的尾指,继续卖关子:“还有我这跟手指。从见面开始,你就总偷偷盯着看。” 林森简直要抓狂了,这货要么什么都不说,要么就把问题一股脑的倒出来,完全找不到重点。 林森刚想要提醒对方,注意重点,陈铎就抢先开口,封住了林森的嘴:“其实这些,都是一回事儿?我还是先从之前的那只刑侦队说起吧。上一任刑侦队为什么解散,因为队里出了人命案子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