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尸检现场  >  第37章 早茶

第37章 早茶

2988 2017-12-10 12:06:37
被林森这么一提醒,胡天赶紧来了个马后炮:“对呀!我早就发现,这家伙走路的姿势不对了!肯定是腿脚有毛病!” 不光是胡天,其他人也都看出来了,视频监控中的家伙,虽然步伐和常人无异,但是走路的时候,身形一缩一长,显然是腿脚有点儿问题。 “腿脚有问题,跟赌博沾边……” 邱健清盯着屏幕,又开始了自言自语。 这两条信息,几乎框定嫌疑人范围,只要王富贵那边能有所进展,刑侦队就可以顺藤摸瓜,确定犯罪嫌疑人的身份了。 案件有了关键性的进展,邱健清的心情不错,打了个清脆的响指:“把录像拷贝一份,现场的收尾工作,就交给局里的人了。” 邱健清刚一发话,胡天就麻利的掏出手机,让两位保安通过无线网络,将截取的部分监控录像发送给他。 说着,邱健清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表:“才七点多,现在回局里,应该还赶得上早饭!” 听说刑侦队准备收队,一旁的刘耀辉赶紧凑了上来:“这大早上的,何必着急忙慌的赶回警察局呀,旁边就有一家粤式茶餐厅,我做东,请几位吃早茶去!” 听说刘耀辉要请客,一旁的胡天很美出息的“咕噜”一声,吞咽了一口口水。 “队长,咱们现在回去,好像有点儿晚了,估计是赶不上早饭了……要我说,咱们干脆在外边吃点儿,顺便等着王富贵那边的消息,什么都不耽误……” 胡天一脸的奸笑,显然是动了歪心思。 邱健清当然知道这小子打的什么鬼算盘,狠狠地瞪了这货一眼。然而邱健清还没来得及说话,胡天就继续碎碎念道:“不说咱们现在回去,能不能赶上饭点儿,就是赶上了,食堂里也没有什么可吃的。咱们食堂的豆腐脑,实在太咸了,简直是打死卖盐的!我一想起食堂的豆腐脑,嗓子都齁得慌!” 林森差点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现在对于胡天这个活宝,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胡天这会儿开始吐槽起食堂的豆腐脑了,往常在食堂吃早餐,这货向来是两碗豆腐脑打底的! 刘耀辉也在一旁搭腔:“几位警官来我们公司查案子,我不可能让几位空着肚子走呀。我们经典集团大小也算是知名公司了,不能干这么不上档次的事儿!这要是传出去,好被别人笑话了。” 邱健清叹了口气,脸上写满了无奈二字:“刘先生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还能再说什么?我只能恭敬不如从命了!” 邱健清的话说的很无奈,仿佛是一百个不情愿。不过林森知道,这家伙和胡天一样,听说刘耀辉要请吃粤式早茶,就已经动了小心思了。只不过邱健清和胡天不一样,邱健清自重身份,不可能像胡天那样的没脸没皮。 听到邱健清终于松了口,刘耀辉赶紧打电话安排车辆,几人乘电梯下楼的时候,已经有一辆商务奔驰,在楼下待命了。 刘耀辉指挥着司机,载着刑侦队的队员们,驶过了几条街道,最终在一处仿古建筑前,停了下来。 “到地方了!镜月斋,他家的早茶,还算是比较正宗的。各位,请吧!” 刘耀辉殷勤的帮刑侦队拉开了车门,嬉皮笑脸的做了个请的动作。 很快,刑侦队的队员们就见识到了,什么叫做财大气粗。刘耀辉居然将茶餐厅的整整一层都包了下来,偌大的餐厅里,只有刑侦队的几人就餐。 刘耀辉几乎是将所有的茶点都点了一遍,伦教糕、四季烧卖、金箔虾饺……琳琅满目,让人叫不出名字。 “刘先生,你这就过分了!我以为只是来吃一顿便饭的,你搞的这么大阵仗,这不是让我们不自在吗!再说了,点这么多东西,我们也吃不下呀!这不是铺张浪费嘛!” 邱健清不着急动手,假惺惺的跟刘耀辉客套着,努力维持着自己的光辉形象。胡天可就管不了这么多了,这货胡乱的捡了几样吃食,一股脑的塞进了嘴里,这货一边吃,还一边口齿不清的嚷嚷着:“浪费是不可能的,吃不了咱们还可以打包嘛!” 邱健清一听这话,不可抑止的一阵干咳,差点儿要咳出学来。自己辛苦保持的人民警察的光辉形象,全让胡天这个蠢货毁于一旦! 当着刘耀辉的面,邱健清又不好说什么,只能一个劲儿的干咳。林森马上就明白,邱健清这是暗示胡天,让这个蠢货赶紧的闭上嘴巴。 可惜胡天并没有林森这份领悟能力,他显然没有看懂邱健清的暗示,这货一副自我感觉良好的模样,开始指点江山:“这家的点心做的确实不错。跟我在广东吃到的,基本上是一个味儿!虽然不算出彩,但还算中规中矩,挑不出什么毛病!” 林森苦笑着摇了摇头,给胡天这一波装逼打了一个满分。 做东的刘耀辉压根就不动筷子,这家伙拿着手机,要挨个和刑侦队的队员们合影。毕竟吃人的嘴短,刑侦队的各位也不好拒绝,只能挨个成为了刘耀辉的背景板, 几人正吃饭的吃饭,拍照的拍照,郑东的电话突然想了起来。郑东那起电话看了一眼,随即将手机屏幕在邱健清的眼前亮了亮:“王富贵打来的!” 一听是王富贵的来电,邱健清“咕噜”一声强咽下嘴里的吃食:“快接!” 郑东接起电话,“嗯”了几声,很快就结束了通话。 “王富贵还真的联系到了一位知情人,是个赌场上的老油子!” 挂了电话,郑东简短地和邱健清做了个汇报。 邱健清用手巾擦了擦嘴,结束了进餐:“那还等什么,让他赶紧把人带到警局去!咱们这就赶回去!” 郑东露出一丝苦笑:“人是没有办法带到警局了,只能咱们亲自跑一趟了。王富贵找到的那个老油子,是西河监狱的一位服刑人员。” “服刑人员?王富贵那小子能耐挺大呀,连服刑人员都能找到?” 邱健清径直站起身,对队员们打个响指:“都别胡吃海塞了,忙真事儿要紧!去一趟西河监狱!” 邱健清话是这么说,实际上,郑东和林森基本就没动筷子,整个桌子上吃的最多的,就数邱健清和胡天这一对师兄弟了。 胡天实在是不给自己的师兄长脸,这货磨蹭了好长的时间,才不情不愿的站起身,对服务员嚷嚷道:“打包,全都打包,蘸料也给我带走!快一点,我们赶时间!” 几人都等不及返回cbd中心区提警车,直接拦了一辆出租车,向城郊的西河监狱进发。 之前王富贵就已经给西河监狱的狱警们打过招呼,邱健清刚跟狱警们道明来意,狱警们就马上表示,他们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邱健清他们了。 一位带头的狱警将几人请到了一间空房间内,这间房间事先被收拾出来,作为临时的审讯室。 几人再临时审讯室中坐定,等了好一会儿,都不见王富贵所说的知情人。 “几位稍等一下,老黄正在打扮呢,马上就过来了。” 狱警怕几人等着急了,笑嘻嘻的解释着。 “打扮?” 胡天长着嘴巴,仿佛是在听一个天大的笑话。 狱警露出一副讳莫如深的笑容:“老黄那人穷讲究,又是仓里的仓头儿,也有这个条件。这家伙软硬不吃,催他也没用,几位耐着性子稍微等一等吧。” 听狱警这么说,林森反倒有点儿好奇了,他倒要看一看,这位知情人“老黄”,到底是什么样的货色,能让狱警都拿他没有办法。 林森知道,在监狱里的服刑人员,一般不自称为坐牢,而是坐仓。监狱中的中小队长,则被称为仓头。这位被成为“老黄”的知情人,居然还是服刑人员中的管理者! 几个人又等了好一会儿,等的胡天再也耐不住性子,一个劲儿的碎碎念的时候,房间的门终于开了。在两位狱警的带领下,一个带着人字形镣铐的干瘦老头,一步三晃的进了房间。 这老头身形瘦小,巨大的人字形镣铐,让他迈不开腿,伸不直腰,可就算这样,这货的头还是高高的仰着,仿佛被警方审讯,是什么露脸的事情一样。 这家伙打扮了半天,也不过是梳了梳头发,也不知道这货是用了发胶,还是在监狱里找到了什么替代品,将一头银发抹得油光锃亮。 “几位警官久等了!抱歉抱歉,我这是琐事缠身,耽误了一会儿功夫!” “老黄”来到了几人的面前,似模似样的做了个揖,表示自己的歉意。不过这货的脸上只带着圆滑和世故,压根就没有一点儿抱歉的意思。 这家伙倒是挺配合,都不需要吩咐,就自己坐在了审讯椅上,主动开了口:“我叫黄麒麟,各位警官,有什么吩咐?”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