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尸检现场  >  第39章 单独行动

第39章 单独行动

3002 2017-12-12 05:07:01
邱健清对着狱警一点头:“今天的问询就到这里了,把他带回牢房吧!” 说着,邱健清站起身,对着刑侦队的队员们一扭脖子,示意走人。 “领导,我的减刑申请……” 黄麒麟看到邱健清要走,赶紧说道。 邱健清冷哼了一声:“就这么点儿信息,还想要减刑?你慢慢等着吧!” 黄麒麟丝毫不慌,嘿嘿一类:“领导,你让我等,就说明这事儿有准了?那我可就安安稳稳的等着了!” 林森知道,邱健清还不至于为难一个服刑人员,不管怎么说,这家伙也算是帮了刑侦队的忙,这份减刑申请,邱健清一定是回帮他递交的。邱健清之所以这么说,只是看不惯黄麒麟那副拽的跟二五八万一样的模样。故意吓一吓他。 不知道黄麒麟是看穿了邱健清,还是这货的心理素质就是好,居然一点儿都不慌。 邱健清离开了临时审讯室,对帮忙的狱警们散了一圈烟,这才带着队员们离开了西河监狱。 之前郑东就已经给局里打了电话,让局里派车来接他们,邱健清带头上了车,却不着急让司机发动,而是跟队员们分析起了案情:“没有想到,这帮家伙居然这么猖獗,不仅开地下赌场,还随便的杀身害命。饮马湖的那些尸体,显然是一群欠了高利贷不还的老赖。” 胡天生怕被人遗忘,屁股还没坐到椅子上,就先嚷嚷开了:“这案子很简单了呀!咱们通过城市媒体,将那段监控录像公布了,向社会征询线索信息。这家伙的个人特征那么明显,一定能被人认出来。” 胡天的这个提议,还算是比较靠谱,也是警方经常运用的刑侦方式,用公安系统内部的话说,这就叫走群众路线,利用社会上的信息反馈,框定怀疑人的具体身份。 然而邱健清却摇摇头,否决了林森的这个提议。 “不行,不能打草惊蛇。不仅要抓人,还得将这个地下的赌博团体,一网打尽。” 邱健清比胡天想的更多,按照胡天的提议,确实能够比较容易的框定怀疑人的范围,但是与此同时,也会引起犯罪分子的警惕。从目前了解的情况来看,那个脚跛的犯罪嫌疑人,只是一个侩子手的角色,在他的身后,有着一个极为庞大的地下赌场。邱健清希望的,是将整个地下赌场都一网打尽。 “赌场在一艘船上……得像个办法,上船看看。” 邱健清又开始习惯性的自言自语。 “上船看看?这恐怕不太容易吧。刚才黄麒麟不是说了吗,必须要有请帖,才能上船的……” 郑东刚一开口,胡天就打断了他:“东哥,你这么说就不对了。这地下赌场整的挺神秘的,但是他们的根本目的是什么,不还是求财嘛!只要是能让他们挣钱的,就必然能收到请帖上船的。咱们想要上船看看,并不难。” 说着,林森还捏着嗓子学起了女声:“澳门最大的线上赌场,上线啦……” 林森黯然失笑,心说幸亏英宁没有跟着出警,不然这会儿肯定要追问,澳门最大线上赌场,到底是个什么梗了。 “队长,你要是信得过我,这事儿就放到我身上!” 胡天也不知道是打的什么算盘,对着邱健清连挑眉毛,主动请缨。 邱健清可能是不想打击胡天的积极性,点点头:“行,这事儿你救先想想办法,要是不行的话,咱们再研究。今天大家都辛苦了,先回去休息吧,其他的事情,等明天再说。” 如今案件已经有了关键性的进展,邱健清还想着放长线钓大鱼,并不着急抓捕犯罪嫌疑人。从昨天开始,刑侦队的队员们就没闲上一刻,邱健清给队员们放了一天假,让大家回去好好的休息,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林森已经一整天没有合眼了,这会总算是有了休息得时间,林森搭车返回了招待所,连衣服都懒得脱,脑袋刚一碰到枕头,就立马进入了梦想。 林森也不知道睡了多长的时间,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门外的家伙与其说是敲门,不如说是在拆门,单凭这一点,林森马上就意识到,站在门外的,是胡天。 “你小子有病是吧?好不容易休息一天,你作什么妖呀!” 林森没好气的拉开门,板着脸训斥道。 门外的林森穿着潮款西服,往常的鸡窝式的乱发也被收拾的整整齐齐,搞成个溜光水滑的大背头。被林森一顿训斥,胡天只是理了理头发,好不生气:“没时间解释了,快上车!”说着,胡天还倚着门框,做了个自认为酷炫的pose。 林森懒得搭理这货,顺势就要关门,胡天一看这架势,当下也顾不上装酷了,赶紧呲着牙用手拦住了门:“别关门呀,有要紧事……” 林森撇撇嘴:“就你,还能有要紧事儿?” 胡天这小子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跟夜总会的鸭子一样,穿成这个模样,林森实在想象不出,这货能有什么正事儿。 “森哥你忘了?队长让咱们查地下赌场的事情了?” 林森白了他一样,邱健清明明是把这事儿交给胡天了,怎么到了胡天的嘴里,就变成“我们”了。 “你在房间里睡大觉的时候,我可是一点儿都没闲着!经过我在网络上多番的打探,终于有了关键性进展。我在网络上装成刚刚从海外归来,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的富家子弟,果然钓到了大鱼!黄麒麟口中的请帖,被我给搞到了!” 林森本来还有点儿迷迷糊糊的,没有睡醒,听到胡天这么说,瞬间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真的?可以呀胡天,这一下你可是立大功了!你已经通知队长了?” 林森竖起一根手指,装模作样的摇了摇:“告诉他干嘛?我只告诉给你一个人了!咱们两个是新入队的,又都是刚刚参加工作的新人,在队里人微言轻。咱俩这会干一票大的,以后保管他们刮目相看!” 说着,胡天还很贱地对胡天挑了挑眉毛。 胡天自认为自己此刻的模样酷炫潇洒,然而林森看在眼里,脑海中只浮现出傻叉二字。 “森哥,别磨蹭了,赶紧收拾收拾,下去吧,下边还有人等着呢!” 说着,胡天也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一套西服来,强行的塞进了林森的手中:“赶紧换上吧!咱们毕竟是扮演富家子弟,必须得像那么一回事儿!” 林森大概看了一眼手中的西服套,上面全都是龙飞凤舞的外国文字。林森能认得出来,这是意大利文,但是具体是什么品牌,他就一无所知了。 胡天对他摆摆手,催促道:“别墨迹了,快点儿吧!” 林森觉得两个人擅自行动,好像是有点儿不妥,但是这会儿胡天完全将他架起来了,他也来不及多想,只能关门换上了衣服。 除了这一身意大利媳妇,西服套里还有一根皮带,和一块江诗丹顿手表。全套包装之后,胡天又掏出一副墨镜,要给林森装扮上。 “我又不是邱健清,眼睛没有毛病,带什么墨镜!”林森没好气的推开了胡天。这会儿太阳都落山了,除了盲人,谁还能带墨镜! 胡天领着林森,出了招待所,一指听在路边的豪华汽车:“赶紧上车吧!” 林森没有着急动弹,看了看眼前的豪车,又看了看胡天,直皱眉头。 林森虽然不是汽车发烧友,但是眼前的这辆豪车,他还是认识的。引擎盖上那个金灿灿的三叉戟标志,彰显了这辆汽车的尊贵身份,这是一辆玛莎拉蒂总裁。 胡天看出了林森心中的疑问,嘿嘿一笑:“别多想,这车可不是我的……” 林森一撇嘴巴:“废话!别说你买不起,就连租,你都租不起……” 林森这倒不是瞧不起胡天,两人作为刑侦队的新人,都拿着一样的薪资,在经济状况方面,都是一个德行。以基层警员那点儿工资,想买这样一款大几百万的豪车,无疑是天方夜谭。 胡天得瑟的扬扬下巴:“赶紧上车吧,上了车,你就知道了。” 说着,胡天也不再管林森,径直向豪车走去。 林森只能紧跟着胡天,上了车。 “两位警官,晚上好呀。咱们又见面了!” 林森刚一坐进车厢后排,坐在驾驶座上的家伙,就通过后视镜,跟两人打了一个招呼。 开车的家伙林森认识,正是白天刚刚见过面的刘耀辉。 林森看了看刘耀辉,又看了看身边的胡天,瞬间想明白了一切。 刚才在换衣服的时候,林森还纳闷,胡天这小子上哪儿整了这两套行头。他虽然叫不出西服的品牌,但是单看那只附带的江诗丹顿手表,他也知道,这一套西服,绝对是价格不菲。之前林森还以为胡天是在什么地方租赁的,这会儿才想明白,原来这两身行头,全都是刘耀辉提供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