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尸检现场  >  第71章 机械性窒息

第71章 机械性窒息

3004 2018-01-13 19:34:00
“没错,他们就是要拖延时间!” 邱健清只让林森起了一个头,就接管了话题。 “还记得最一开始,李佳林是怎么说的吗?这帮犯罪分子,想要连人带货,逃出p县。雷军也好,黄四秋也罢,都是想要拖住咱们而已。” 邱健清一边说,一边从兜里掏出了手机:“关于雷军的案子,技术处那边应该也已经拿到相关信息了。我找找胡莉,也能了解的差不多。” 邱健清嘴里说这话,手上噼里啪啦的用手机打着字,显然和胡莉聊的极为火热。 “队长,有个事儿我始终想不明白,你是怎么知道,胡莉是刚刚从新疆出差回来的?” 趁着这个机会,林森赶紧见缝插针,问出了自己一直存疑的问题。 邱健清都不愿意将目光从手机上移开,随口答应着:“早上的时候,我不都说的很清楚了吗?通过众多蛛丝马迹,推理得来的!” “说真的,早上我听到队长的推理,简直是惊为天人!队长的推理既大胆,又丝丝入扣,精彩极了!” 胡天哪能错过这么好的拍马屁的机会,赶紧吹捧道。 英宁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看向邱健清的目光,也满满的都是崇拜。邱健清早上的推理,确实极为精彩,只从胡莉的皮肤状态。衣服上的褶皱等细节,就能推理出胡莉是刚刚从新疆出差回来。这份敏锐的洞察力,恐怕也只有诸多经典侦探龙8官网中的人物,才能比拟了。 不过林森之后,邱健清并没有说实话。 林森正想要追问,兜里的手机突然一阵震动,与此同时,邱健清略微的抬起头,隐秘地对邱健清使了个眼色。 邱健清给林森发来了一条微信,微信上只有一张截图,截的是李佳林的朋友圈。在截图上,李佳林@了一个id,让对方回来的时候,多带点儿当地的葡萄干。这条朋友圈的发送日期,是在两天以前。 结合李佳林的语气,林森马上的反应了过来,他这条朋友圈,是发给胡莉的。邱健清就是看了这条朋友圈,才推断出,胡莉是刚刚从新疆出差回来。 邱健清只帮这个小把戏透露给林森一个人,显然是想在胡天和英宁的面前,维持自己的高大上形象。林森看破不说破,只能为邱健清保守了这个秘密,自己主动岔开了话题:“队长,关于雷军……胡莉那边是怎么说的?” 邱健清朝着林森咧了咧嘴,仿佛是对他主动岔开话题的行为,表示感谢:“雷军的尸体暂放在县中心医院的太平间。分局的人刚刚忙完,胡莉能趁这个空档期,领咱们去看看尸体。” P县分局的办公楼是几十年的老建筑,不仅残破,占地面积和内部设施都极为有限。分局只能在县中心医院借用了一块区域,用来存放被害人尸体和后续的尸检工作。毕竟是借用医院的地方,在管理方面,自然也难以规范,给了邱健清等人可乘之机。 邱健清等人来到p县中心医院的时候,胡莉已经在医院的侧门,等着几人了:“几位来的正好。局里的法医刚走。我借口留下来拍照和整理解剖室工作台,这才留了下来。” 胡莉领着几人从侧面的专用楼梯上来,来到了位于医院最顶层的警方办公区域。 “雷军的尸体今早刚刚送来,法医们完成了解破工作,还留在法医实验室里。但是刘双喜的尸体已经送入太平间了,我没有相关的证件,领不出来。” 胡莉明明帮了刑侦队的大忙,却还是一副抱歉的口吻,让邱健清的一张老脸,都罕见的不好意思起来。 “胡警官这话说的,你能给我们开一个口子,让我们来看雷军的尸体,已经是违反规定了,我们哪还敢要求其他的?” 胡莉回过头来,对着邱健清甜甜的一笑:“你怎么跟我哥一样,见谁都叫警官,听起来别扭死了!我只是技术科最普通的警员,可不是什么胡警官!你直接叫我名字就行!” 只要不是瞎子,基本上都能看得出来,胡莉这姑娘,对邱健清有着很深的好感。而邱健清又是大龄老光棍,内心里早就干柴烈火,只是外表非要装作一副世外高人,如如不动的样子。 县医院的楼梯并不长,然而这短短的一段路,已经给了胡天这个戏精足够的空间,这一路上,胡天一个劲儿的对林森和英宁挤眉弄眼,示意队长邱健清和胡莉两人,绝对是有情况。 然而无论是林森还是英宁,都干脆的无视了这个二货。 几人来到了医院的最顶层,胡莉先是特工潜入一般,在楼梯口左右张望了一番,确定周围没人,这才招招手,让刑侦队的队员们赶紧跟上。 一行人先后溜进了法医实验室,为了避免暴露,胡莉特意没有开实验室的吸顶灯,只是点了一支工作台前的无影灯。 “工作台上的,就是雷军了。分局的法医已经看过了,是机械性窒息死亡。换句话说,雷军是被人给勒死的。” 胡莉虽然身为警察,但她显然不敢看尸体,进了法医实验室之后,这家伙就远远的呆在一边,甚至目光都不愿意往工作台的方向去看。 胡天老实不客气的翻箱倒柜,找出了几只一次性塑胶手套,分发给了几人。在发给林森的时候,胡天特别正式的,好像交接权杖一般:“林大法医,到你表演的时间了,让我们长长眼吧!” 这家伙虽然嘴里叫着林大法医,脸上却有着浓浓的揶揄味道,在配合他阴阳怪气的音调,戏谑的味道溢于言表。 自从林森得到了邱健清的鉴定人推荐,成为见习法医之后,胡天就没少用这个称呼去刺林森。林森知道,这货也只是开个玩笑,本身并没有什么恶意,也就没和这货一般见识。 林森戴上了手套,来到了工作台前,略微调整了一下无影灯的灯光。 借着无影灯昏暗的灯光,林森扫视了一下平躺在工作台上雷军的尸体,肯定了分局法医的说法:“没错,这确实是典型的窒息性死亡。死者面色发绀,嘴唇和指甲乌紫,这是很典型的缺氧性反应。再结合死者喉部的水肿,以及颈部的勒痕,很明显,这是机械性窒息死亡。换句话说,雷军是被人勒死的。” “森哥,我记得上吊自杀,也算作机械性窒息死亡吧?” 胡天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故意跟林森抬杠,问了一个很多余的问题。 “一切借助外力或者借助工具,导致被害人窒息死亡的,都归类为机械性窒息死亡。至于我说这是一起他杀,原因很简单,现场没有凶器。如果雷军是自缢的话,脖子上总该有个绳套吧? 胡天眯着眼睛皱着眉,心悦诚服的点头:“对,我光顾着抠字眼,怎么就忘了这一茬了。” 胡天也不是第一次犯这种小儿科的错误了,刑侦队的人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 林森查看了雷军的口腔内膜和眼部虹膜,又试着活动了一下被害人的手部关节,这才说道:“因为夜里的温度比较冷,尸斑和尸僵都不是太明显。但是被害人的口腔内膜有众多点状水泡凸起,眼部玻璃体有浑浊倾向,大概估计一下,死亡时间应该在5至10个小时。” 林森对胡天使了个眼色,胡天立马心灵神会,掏出手机亮给林森,便于他推算雷军的死亡时间。两人虽然经常互相拌嘴吐槽,但是不得不说,还是有着相当的默契度。 “现在是十点半,那么被害人的死亡时间,可以追溯到午夜零点至凌晨五点。再结合黄四秋的说法,可以进一步的所短这个时间,被害人的遇害事件,应该是午夜零点,至凌晨三点。” 林森通过尸体的种种表象,和黄四秋的说法,尽量的将被害人的遇害时间段,压缩到了最精确。 林森再一次调整了灯光,将注意力放到了被害人颈部已经乌紫的勒痕:“被害人的颈部的勒痕左高右低,从绳索的绞痕来看,凶手应该是从被害人的身后动手,勒住了被害人的脖子。这样的话,凶手应该是右利手。” 林森根据雷军颈部的勒痕,试图尽量多的获知凶手的信息。 “右利手?那不是满大街都是?这也没办法缩小怀疑范围呀?” 林森耸了耸肩膀,示意自己是爱莫能助。 “被害人指甲里有粉红色的碎屑,应该是部分人体表皮组织。这些碎屑,分局的法医们化验了吗?” 林森注意到雷军的指甲里有部分碎屑,但是受限于目前的行驶,他也没有办法进一步的化验,他只能开口询问胡莉。 胡莉翻了翻法医们的鉴定结果,回答道:“被害人指间里残留的碎屑,经化验,是被害人自己的。而且法医在被害人的颈部,发现了轻微的抓痕。应该是雷军被凶手勒住脖颈的时候,挣扎留下的痕迹。”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