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尸检现场  >  第19章 暗室

第19章 暗室

2928 2017-11-18 20:20:00
林森等人本来都洗耳恭听,指望能从邵瑞华的嘴里,能得到些许有价值的信息,没想到这货墨迹了半天,就来了这么一句! “老哥,你跟我们开完笑吧?你说的反常,就是这个?” 胡天不满的嚷嚷道。 邱健清怕他冲动,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赶紧身后把他拦住:“刘刚的房租每月多少。” 邵瑞华伸出五根手指:“每月五百。我这可是童叟无欺的良心价。这么大的房子,才租五百。您可能不知道,大房东租给我,就要450,其实我就赚50块钱。” 也不知道邵瑞华是不是有什么毛病,专挑警察们不关心的东西,大说特说。 邱健清不得不又一次打断了他:“非常感谢,你提供的信息,对我们有很大的帮助。我们没有什么问题了。能领着我们,到刘刚的房间去看一下吗?” 邵瑞华连声说好,从腰间摸出钥匙,上前准备开门。 刘刚租住的,是一间农舍的小偏房。据邵瑞华说,这间农舍的偏房和正房,都是对外出租的。租正房的那位,也是一位老租客了,不过刘刚租进来没多久,那位老租客就搬走了。 “大董村太偏了,很少有人来这儿租房子。那家伙要搬走的时候,我还挽留他来着,可就算我少收租金,那货就跟见了鬼一样,还是执意要搬走,怎么拦都拦不住。他走之后,我这间房子,就再也租不出去了。” 邵瑞华一边用钥匙捅门锁,一边嘴里碎碎念着。林森也看出来了,眼前的这个家伙,就是个典型的话篓子,没话找话的主儿,索性一扭脖子,不再理会这个蠢货。 不知道是不是钥匙有问题,邵瑞华废了半天的劲儿,总算是捅开了门锁:“我也是许久没进过屋了,一般刘刚叫我过来,都是在院子里给钱。我还不知道,他这屋的门锁,这么难开。” 邵瑞华一边没话找话,一边说出手,对几位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几位,里边请吧!” 队长邱健清带头,率先迈开步子,进了出租屋。胡天和林森两个紧随其后,副队长郑东殿后。 几人刚刚迈进屋子,还没来得及抬头看一看屋内的布置,就先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 这个味道大家都太熟悉了,这正是不久之前,在水族大世界,接触过的福尔马林的味道! “哎,我去。刘刚这小子在屋里藏了什么东西,怎么这个味道!妈的,我要是知道他在房间里玩这一出,我肯定要给他涨房租!” 邵瑞华一边用手捂着鼻子,一边骂骂咧咧。 这货骂了一半,才猛然想起,刘刚已经遇害了,赶紧又双手合十,做祷告状:“我也就是开开玩笑,刘刚大兄弟你要是在天有灵,可千万别来找我……” 林森抽了抽鼻子,稍微向邱健清的身旁靠了靠,低声说道:“队长,这味道跟水族大世界里闻到的一样,甲醛的含量明显超标!” 林森虽然有意压低了声音,可是身旁的几人,还是听了个清清楚楚。大家都明白,林森的这句话,到底意味着什么。 “森哥,你的意思是说,浸泡刘刚尸体的那些福尔马林溶液,很有可能是在这里调配的?” 胡天作为最年轻的新人,很有作为小字辈的觉悟,面对林森,也左一个森哥,右一个森哥,客气的不得了。 林森点了点头,还没来得及说话,一阵刺耳的最炫民族风手机铃声,突兀的响了起来。 林森下意识的看向了一旁闭眼祷告的邵瑞华,心说这么俗的铃声,在这个屋子里,也只有这货能做的出来。谁料邵瑞华仍旧维持着双手合十的动作,没有任何的反应。反倒是身旁的邱健清,从口袋里翻出了电话:“喂,王队长,是我。” 林森一阵无语。心说邱健清这家伙看着人摸狗样的,没想到这么俗气。这手机铃声,现在的广场舞大妈,都嫌它过时! 来电的显然是分局的王富贵,林森有意的伸长了脖子,想要偷听电话的内容,但是邱健清的手机实在太破,林森脖子都伸成长颈鹿了,也只听到一些稀稀拉拉的杂音。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 也不知道电话另一端说了些什么,邱健清连连点头,随后挂断了电话。 “王富贵他们已经将刘刚的尸体捞上来了。经过初步的鉴定,死亡结果判定为甲醛中毒。” 对于这个致死原因,林森并不觉得意外。之前他已经隔着玻璃缸子,特意的观察过了,刘刚的身上并无明显的伤痕,应该不是利器砍割,导致的大出血而死。但是他的下颌部位,略微向两边凸起,这在临床上,是很明显的喉头水肿现象。而甲醛中毒的反应之一,就是喉部或气管轻微水肿。 “王富贵认为,被害人刘刚应该是被人活体扔入装满福尔马林的溶液之中,中毒致死的。而且,他们还发现,现场的福尔马林溶液,甲醛含量偏高,不符合医用的规格。应该不是在正规途径,购买到的。” 邱健清将电话里的情况,复述给了众人。他的话音刚落,副队长郑东立马就嚷嚷开了:“行呀林森,真有你的!居然让你给说对了!之前我还不太相信呢,没想到你小子单靠嗅觉,就能闻出福尔马林的配比不对。这能耐,跟电视里那些一抽鼻子,就知道菜肴里放什么调料的神厨们,有一拼了。” 虽然被郑东一个劲儿的吹嘘,但是林森的心中,并没有丝毫的波澜。对于他来说,抽一抽鼻子,就知道福尔马林的配比不对,只是最为基础的科目。 “队长,这间房间里,绝对藏有福尔马林液体。而且这种液体有着很强的挥发性,时间一长,大量的甲醛气体会从溶液中挥发出来。这房间里的味道如此的刺鼻,说明藏在房间内的福尔马林液体,一定是新调配的。” 林森不太习惯别人的过度吹捧,强行的扭转了话题,让大家把注意力,重新放回到房间中。 这股刺鼻的味道,几人都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但目前的问题是,这房间并不大,屋内的摆设又不多,一眼就可以看了个遍。大家扫视了一圈,并没有发现水缸水桶一类的器皿,可以承装大量液体的。 邱健清左看右看了好一会儿,这才扭头看向了身后的邵瑞华:“这房间还配有地下室吗?” 邵瑞华把头摇成了拨浪鼓:“怎么可能?咱这是平房,怎么可能有地下室。如果有地下室的话,我就不可能只租五百了!” 邱健清看了看其他人,用眼神跟大家交换了一下意见。副队长郑东心领神会,走上跟前,一把架住了邵瑞华:“邵先生,非常感谢你的大力配合。我们警方要对这件屋子进行全面的搜查,请您暂时离开。” 说着,郑东也不管邵瑞华的反应,强行的将这家伙架起来,半拉半拽的,把他往外赶。 邵瑞华还不算太傻,这会儿也已经反应了过来:“哎,几位警官,你们该不会是说,刘刚在这间屋子里,挖了个地下室出来吧?妈的,这小子可太混蛋了。我这怎么跟大房东交代呀!” 郑东懒得再和这个话痨废话,手上一用力,将这家伙抬了出去,再一回收,拉上了房门。 终于送走了话痨邵瑞华,邱健清对几人一扬下巴:“哥几个,开动吧!” 种种迹象都表明,这间狭窄的房间中,应该隐藏着一间暗室。在暗室当中,则储存着大量的福尔马林溶液。 s屋内的桌子椅子全都搬到了一边,三个人忙活了没一会儿,就发现了点儿端倪。 在钢丝床下的两块地板,居然是可以活动的。将这两块地板撬开,下面是黑洞洞的地下空间。在洞口处,还架着一截木梯。 “你们几个在上面等着,我先先去看看。” 胡天摸出手机照亮,翻身就要往洞底去。 林森赶紧一把扯住了他:“不要命了!下面那么封闭,甲醛的含量又那么高。就这么下去,非中毒不可!咱们几个谁都不能下去!” 被林森这么一提醒,胡天这才意识到,自己有点儿莽撞了。这货赶紧往后蹭了蹭,生怕被涌上来的气体熏中毒。 胡天虽然怂了,但是煮熟的鸭子,就剩了个嘴硬:“不下去怎么能确定下面的情况?咱们公安人员,不以身试险,怎么能替死者讨回公道?” 不过在刺鼻的气味面前,这货自己说的都不硬气,越说语气越虚。 “这里的甲醛含量太大了。在这种环境下呆久了,就有中毒的危险。咱们还是先出去吧。” 林森自己也向后退了退,跟大伙招呼道。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