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尸检现场  >  第31章 夜宵

第31章 夜宵

2904 2017-12-01 12:38:00
苏铎一边跟林森说话,手上一边分针走线,仅仅几分钟的功夫,这家伙就缝合好了的刀口,整个人往后一仰:“总共十一具尸体,还属这一局比较完好,剩下的基本都腐烂殆尽了,只剩下一堆枯骨,基本没有解剖的价值。从这些尸体的形态来看,受害人都是成年男性。” 林森暗自点了点头。苏铎的说法,和自己之前的推论,基本吻合。 “我从这具尸体的体内提取到了绿硅藻孢子,从孢子的形态上,推算出死者被抛尸的时间,应该是半个月以前,而被害人体内除了绿藻孢子,还有大量的蛆虫幼虫。说明在抛尸之前,死者的尸身在常温状态下,至少被放置了一个星期以上。” “这些信息,和我们从目击者口中得到的信息,基本吻合。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发现了吗?” 虽然苏铎给出的信息,和杜文涛的说法,完全能够对应的上,但是林森并不满足。 在美国时,普瑞坦教授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尸体是不会说谎的证人”。尸体中夹带的大量信息,经常成为破案的关键。 苏铎的这些发现,虽然跟杜文涛的说法相吻合,但是想要破案,这些信息还远远不够。 被林森如此的追问,苏铎的脸上带出一抹得意的微笑:“怎么可能就这点儿发现。我还发现了更加重要的!” 说着,苏铎站起身,双手顺着尸体往下码,最终来到了死者的手腕处:“死者手腕处有软组织挫伤的痕迹,生前很有可能被人绑缚。不仅仅是这具尸体,我特别看了,其他的尸体,也在多处关节,有着类似的痕迹。而且这些尸体的脖颈处的砍切型刀痕很平整,应该就是致死原因。这些被害人生前,可能都被凶手绑缚,然后惨遭斩首。” 林森皱了皱眉头:“你的意思是,凶手将这些被害人绑起来,然后再砍掉脑袋?如果十几位受害人都是这样,那……这是……” 林森的话还没有说完,苏铎就点点头,帮他补上了下半句:“没错,这是仪式性杀人。我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些被害人被强迫的以一种跪伏的姿势,被砍掉脑袋的。” 苏铎的说法画面感极强,林森马上就想到了古装电视剧中,侩子手斩首犯人的情形。凡人们就是反绑双手,跪在侩子手的面前,被人手起刀落砍了脑袋。凶手很有可能就是在模仿这一幕! “除了这个,我还发现了一点儿更重要的!” 苏铎卖弄一般挑了挑眉毛,站起身来,踱步来到另一具尸体的身前。 这些尸体已经被苏铎大致拼凑好,全都摆在了解剖室的工作台上。只是这些尸体腐烂的程度太深,基本只剩下骨头架子,不太具备解剖的价值了。 “看看这具尸体,少了一根手指!指骨的截断处很平整,像是被利器砍切损伤的。” 苏铎那起残尸的右手手鼓,翻转过来,以便林森能够看清楚。苏铎的右手就只有四指,而他手中抓取的手骨,也只有四根手指,林森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看到林森的脸上变颜变色,苏铎自己这才意识到这个问题,苏铎不动声色的将这只手骨递交到左手,同事将右手藏到了身后:“我跟他当然是不一样。我这是意外受伤,但是这位,应该是出老千被识破了!” 之前邱健清就推断,这些受害者失踪了这么长时间,其家属都不到派出所去报警,说明这些被害人的身份,恐怕是见不得光。很有可能是为了躲避赌债而东藏西躲的赌徒。 苏铎手中的这只手骨横断面非常的光滑,显然是利器切割造成的。一直以来,社会上都流传着这样的老话:新手怕老手,老手怕千手,千手怕失手,失手就剁手。 如此看来,这只手骨的主人,生前应该是一位曾经失过手的老千。 “这应该算是一个比较明显的生理特征了,从这一点入手,我们应该可以排查出这位死者的真实身份,由他作为突破口,去了解其他死者的身份,甚至是圈定嫌疑人范围。” 林森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正如苏铎所说,这个小小的生理特征,确实可以作为警方的突破口,以这个为切入点,搞清楚死者的具体身份。 林森想给队长邱健清打个电话,把这个发现告诉对方,可是最终想了想,还是作罢。这会儿已经是后半夜两三点了,估计邱健清已经休息了,有什么事情,还是等着明天上班再说吧。 林森和苏铎两人将这些尸体重新放回太平间保存好,这才锁上了解剖室的大门。 “忙了一晚上,我这把老骨头,真的有点儿吃不消呀!小子,陪我去吃个宵夜去!” 苏铎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老实不客气的将手搭在了林森的肩膀上。 看到林森没有任何的反应,苏铎又补了一句:“放心吧,我请客,咱们爷俩好好聊聊天。” 林森虽然没有什么胃口,但是对方如此的殷勤,林森也不好推辞,只好跟着苏铎,离开了警局,直奔街对面的小饭馆。 小饭馆应该是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这么晚了居然还亮着灯,不过饭馆里没什么人,只有一个夜班的服务生,半倚在柜台前,打着瞌睡。 两人进了店,门上的风铃一阵响动,服务生这才睡眼惺忪的抬起头来:“呦,苏警官,您可有日子没来啦!您快里边请!” 苏铎显然是这家小店的老客,服务生一看见他,马上笑着站起身来,把二人往里边领。 “苏警官今天吃点儿什么呀?还是老样子?” 服务生一边擦着已经光亮的能当镜子的桌子,一边问道。 苏铎眯着眼睛沉思了好一会儿,这才应道:“嗯,还是老样子吧,懒得点菜了。” 服务生答应了一声,一溜烟的去了后厨,吩咐菜去了。 饭馆里只剩下林森和苏铎两人对面而坐,气氛一时间有些沉闷。 苏铎自顾自的拿了一副筷子,掰开来,打了打上面的毛边:“我早就听人说了,你是留学回来的高材生,在国外,就没少跟尸体打交道。我在刑侦队的日子,应该是没几天了,我走了以后,法医这方面,还得靠你挑大梁了。” 林森其实隐隐约约的感觉到,邱健清也是这个意思,可关键问题,是自己根本就没有相关的司法鉴定人资格。 “其实,我不是正规的法医出身……” 林森的话刚刚起了一个头,就被苏铎打断了:“我也不是法医出身!实话告诉你,我年轻时学的是厨师,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到机关食堂炒菜去!你看看我现在,也不比那些专业出身的家伙差!” 林森一阵无语,苏铎这家伙说话没有一个正形,林森也不知道他这一次说的是不是实话。 但是对于苏铎的技艺,林森还是心服口服的。就凭他那一手y字形刀口和后续的缝合,全国至少有九成九的法医,都学不来。 没一会儿的功夫,服务生端来了一只热气腾腾的砂锅:“苏警官,您最喜欢的羊肉砂锅,我吩咐过后厨,特意加了分量,加量不加价!” 服务生笑嘻嘻的将砂锅摆在了桌上:“这位先生,是新来的警官吧?我要是没猜错,您是苏警官新带的徒弟吧?苏警官在市局二三十年了,光我看见过的徒弟,就得有十个八个。原来苏警官隔三差五的总来,但是这半年多,却不怎么来了……” 饭馆服务生絮絮叨叨的好像要说些什么,苏铎猛然回过头看了他一样,服务生意识到自己有些多话了:“二位慢用,有什么需要的,随时叫我!” 说完这话,服务生推倒吧台边,玩手机去了。 这家伙好奇心还挺强,表面上装着玩手机,不过却频频抬头,向两人这边瞥。 其实这会儿林森的好奇心,也同样在作怪。按照服务生的说法,苏铎在市局呆了二三十年,带过十多个徒弟。林森可不觉得苏铎这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态度,能让他在市局混上二三十年。 而且伙计的话里还带出了一个重要的信息,之前苏铎是警长来这家小餐馆吃饭的,可是最近半年多,却不来了。而之前郑东也透露过,大约是在半年前,市局老刑侦队出了大问题,省厅领导决定重组刑侦队。苏铎是上一批人里,唯一剩下来的元老。 然而自从重组之后,苏铎就不怎么来市局上班了,自然也不会再光顾这家小饭馆了! 苏铎之所以变成这副样子,很有可能是跟上任刑侦队的重大变故有关!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