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尸检现场  >  第24章 突破

第24章 突破

2947 2017-12-05 16:48:55
听到胡天这么说,林森心里也咯噔一下,这一瞬间,他仿佛猛然想通了某件关键的事情。 “我觉得,肖权一直害怕的那个人头标本,一定是又回到了他的手中,才把那家伙吓成那个样子的!” 胡天的这个想法,和林森的不谋而合。 邱健清打了个响指,然后又点了点头,显然是同意了胡天的这个说法。 “一定是有人故意针对肖权,可能是恶作剧,也可能是故意使用这种方式,吓死了肖权。人头标本反复的出现,一定是人为玩出的把戏!” 邱健清所说的,也是林森内心所想的。 作为一名人民警察,大家都是坚定的无神论者,不会去相信闹鬼之类的另一说法。如果剥开灵异的面纱,那就只有一个合理的解释,这背后,一定是有人搞鬼。 “王毅,你认识刘刚吗?瘦子刘刚!” 邱健清猛然想起了什么,对网络另一端的王毅问道。 “刘刚?是谁呀?” 王毅一脸的迷茫。 郑东在一旁提醒邱健清,只说人名,王毅恐怕是没有办法对号入座。 邱健清也知道问题所在,但是却有点儿为难。他们手里有刘刚的照片,但却是刘刚遇害时的现场照片,并没有刘刚的生前照。先不说给王毅看内部的现场照片,是否符合规定,单单是这张照片可能引起的不适感,就是他需要去考虑的。 刘刚遇害的场景,虽然不太血腥,但是泡在福尔马林当中,让他的身体有了一定程度的脱水,看起来特别的不舒服。之前狱警们又特别的提醒过,王毅不太会控制自己的情绪,千万不要对他进行过度的刺激。 “队长,想什么呢?给他看看照片呀,这个时候了,还管那么多呢!” 郑东知道邱健清在犹豫什么,出言催促道。 邱健清只能点点头,让郑东给对方看看照片。 郑东掏出手机,放到摄像头前,努力的调整好角度:“就是上面的这个家伙,你曾经见过吗?” 王毅只看了一眼照片,就连连点头:“见过见过,原来他就是刘刚呀。老板总领着我,和他见面。” 听到王毅这么说,所有人心里都是一动,事实果然和他们想的一样!这两起案子,果然是有着关联!至少两起案子的受害者,曾经见过面! “你们老板总和他见面,是为了什么?” 邱健清想要从王毅这里得到更多的信息,追问道。 “老板总是和他在一起……两人在一起,谈论他的收藏品……” 王毅支吾了半天,也没能说一句明白话。 几个人估计,这家伙应该也不太了解情况,但是可以确定,肖权曾经经常和刘刚见面。 “今天的讯问就到此为止了,谢谢你们狱方的配合。” 队长一时间也没有什么要问的了,就直接了当的告知两位预警,讯问结束了。 挂断了远程通讯,邱健清对郑东打了一个响指:“给王富贵打一个电话,让这家伙查一查,在此之前,刘刚是做什么工作的,在哪里居住?” 郑东马上照办。 王富贵那边还挺敬业,自从出了案子以来,他们分局的刑侦大队,马上就进入到了二十四小时的待命状态。在接到了电话之后,马上开始干活。一会儿的功夫,王富贵就回了电话,将查到的信息,反馈给了邱健清。 刘刚在水族大世界里任职,其实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在这之前,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刘刚的工作经历都处于无记录的状态。他可能是在打着零工,也可能压根就没有工作。但是往更早的时间点查询,王富贵等人查到一条很重要的信息。刘刚曾经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在d市的哈根斯人体塑化公司里任职。 人体塑化技术自从诞生以来,这种技术一直都由哈根斯本人和其家族掌握。换句话说,全球只有哈根斯的工厂,才具有这类技术。目前为止,哈根斯在中国只开设了一家分厂,这家分厂,就坐落于d市,而肖权的案子,也同样发生在d市。 邱健清又特意让王富贵去确认一下,肖权案子发生的时间段,刘刚是不是已经在哈根斯的塑化工厂里任职,又是否处于休假状态。 王富贵又一次很快的反馈信息,刘刚在哈根斯的塑化工厂里,工作过四五年,他又是几层的操作工,并没有太高的待遇,没有长时间的带薪休假。 邱健清将这个信息反馈给大家,林森马上就有了想法: “如此看来,肖权应该就是在刘刚的手里,获取那些人体标本的。在人体标本管理这一块,国家的相关规定还不是特别的规范。一般情况下,工厂都是从太平间领取无主的尸体,或者从警方手里获取尸体,制成人体标本,尸体的获取渠道并不困难,在数量上,也非常的充分。刘刚是一个一线的操作工,如果他愿意的话,确实有机会将人体标本带出工厂,私自获利。” 胡天在一边,好像领导视察一样连连点头:“讲道理,森哥的这个猜测,还是比较靠谱的。刘刚经常和肖权见面,可能就是在商谈买卖人体标本的事情。” 虽然胡天是在支持自己的说法,可林森还是对这个家伙感到无语:“我这么说,是通过现有信息进行的有效推测,而不是猜测!我们在水族大世界发现的那些人头,都经过福尔马林的去脂和脱水灭菌处理。这一项工艺虽然不算高精尖,但是却特别的繁琐。每一项的工序,都有着严格的次序规定。刘刚能在自己的住处独自完成这些工作,我们就有理由相信,他经过专业的训练。他在人体塑化工厂内,很可能就负责这项工作。他是一个能轻易接触到人体标本的员工,和一个由恋尸癖、喜好收藏人体标本的老板经常见面,他们两个会有什么样的勾当,谁都能想象的到了!” 邱健清也认同林森的这种说法,这家伙摸着下巴,撇了撇嘴:“当时领导们急于结案,而且相关的法律法规又不完全,说到底,塑化公司的产品,是一种以尸体为原材料,做成的产品。至于这种产品是从正规渠道销售,还是以另外的渠道售给了恋尸癖,我们警方也不太好处理。最后也只是对几位工厂的高层罚了一笔款,也就草草了事了。现在看来,出问题的并不是工厂的高层,而是刘刚!” 胡天明明后知后觉,还偏偏要装诸葛亮:“没错,我早就感觉,刘刚这小子有问题了!果然是他!你们说肖权的死,会不会和刘刚有关?刘刚对于肖权给的价格,不太满意。所以玩了一出鬼把戏,想要吓一吓肖权,让他乖乖的就范。但是没想到,他这个恶作剧玩大了,居然把肖权给吓死了!” 胡天的这种说法,也并不是不可能,邱健清点点头,算是对这个小学弟进行鼓励:“倒是有这种可能性。你们怎么看?” 郑东耸了耸肩膀,示意自己并没有什么看法。 郑东毕竟是从缉毒队伍调任过来的,在刑侦方面,属于半路出家,并没有太多的经验,更多的情况下,他还是充当跑腿加司机的角色。 林森双眼向上翻,慢悠悠的说道:“我现在想的是,之前刘刚还可以从工厂里,偷去标本。那么这一次,他又是从哪里得到尸体的?” 林森这么一说,所有人都愣了,这个问题,他们之前全都没有考虑过! 之前在巨型水族箱里发现那些人头的时候,大家都以为,一定是出了大案子,这至少是九条人命。但是随着进一步的调查,得知那些人头都是经过福尔马林浸泡,制成的标本,又让人松了一口气。但是这一会儿,事情又峰回路转,这些人头确实是标本,但却是刘刚私下里制成的。他从哪里弄到人头作为原材料的,又成了众人需要去考虑的问题。 “你这么一说,我倒觉得,这好像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了。其实之见我就隐约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儿了……” 胡天腆着脸,又开始玩事后诸葛亮了。 邱健清压根无视了胡天的存在,看着林森,皱了皱眉毛:“不应该呀,九颗人头,就是九个人命。接连有九个人失踪,警方居然没接到任何的报警电话,这有点儿太反常了吧?” 林森点点头:“确实是反常,但是我实在想不到,刘刚能从哪儿弄到那些人头,来制作标本了。我不信他个人能有这个本事,从警方或殡仪馆,弄到尸体?” 不要说林森不信,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相信,林森还能有这一份能耐。如此一来,事情又回到了原点,刘刚的这起案子,有可能,牵扯着更多的人命!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