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尸检现场  >  第17章 命案

第17章 命案

2998 2017-11-17 13:57:55
林森一听这话,赶紧披上了一件衣服,跟着胡天一起往外走。两人出了招待所,林森这才意识到,已经是夜晚时分了。自己这一觉,从下午一直睡到了深夜。   两人一路小跑的回了市局,市局大门外,正好和邱健清与郑东,撞了个正着。   “两位队长,又发生案子了?”   一见面,林森就忍不住问道。如今水族大世界的事情还等着后续呢,怎么就又有新案子了!   邱健清撇撇嘴,没有回答,而是对着两人一扬下巴:“先上车再说。”   还是副队长郑东开车,载着几人,驶离了市局大院。   这一路上,郑东和邱健清谁都没有说话,能够感受的到,狭窄的车厢内,有一种令人窒息的压抑感。   最终还是胡天率先打破了这份压抑:“两位领导,咱们这是要到哪儿去呀,你们别摆着脸装酷呀。”   和林森不同,这个胡天,真的人如起名“无法无天”。倒不是说胡天法律意识淡薄,而是说这货有点儿传统观念上的“没大没小”,跟谁都能大大咧咧的,打成一团。   抛去已经被认作师哥的邱健清,胡天只花了半天的功夫,就和郑东、英宁打成了一片,在处理人际关系,他比林森强了不止一个档次。   开车的郑东终于不再装哑巴,这家伙缓缓吐出几个字来:“水族大世界,又发生人命案子了。”   “什么,水族大世界?”   林森和胡天异口同声的问道。   郑东在后视镜里点了点头:“遇害的这位,还是咱们的老熟人,刘刚。”   “刘刚?”林森在脑海里思索,自己压根就不认识这个人呀,怎么可能会是老熟人。   他身旁的郑东,跟林森几乎是一个表情,显然对这个刘刚,没有任何的印象。   看到两人一脸茫然的模样,郑东又补了一句:“就是那个饲养员瘦子!”   胡天激动的一拍大腿:“原来是那小子!他叫刘刚呀!他怎么……遇害了?”   坐在副驾驶位置的邱健清低着后视镜挥了挥手,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一会儿到了就知道了,哪儿那么多废话。”   警车一路风驰电掣的,驶达了水族大世界。和白天时候一样,水族大世界的入口处,围起了一圈长长的警戒线,几位保安协同警员正在警戒线旁边,维持秩序。   几人刚一下车,一个熟悉的身影就迅速的凑了过来:“邱队长,你们来的可够快的呀。我以为这大晚上的,你们得耽搁一段时间呢。”   迎上来的这位,正是东岗分局的王富贵。   情况紧急,邱健清也懒得和他客套,一边跨过警戒线,一边问道:“说说吧,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今天上午,被害人还活蹦乱跳的呢,怎么这么一会儿功夫,就遇害了?”   王富贵在一旁扶起了警戒线,让几人不用猫腰,也能通过:“你们赶紧进去看看吧,刘刚……被人做成人体标本了!”   “人体标本?”   林森几乎下意识的问道。   王富贵看了看林森,这才点点头:“没错,就是人体标本。刘刚整个人,都被泡在福尔马林里了!”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面面相觑。大家心里都明白,这很有可能跟上午的发现,有着某种关联。   在王富贵的带领下,几人再一次步入了水族大世界卖场。   这一次,王富贵没有领着几人上到顶楼,而是在一楼的深处打转。   水族大世界的占地面积本身就大,入驻的商家又多,将整个卖场分割成一个一个独立的单元,走在卖场之内,不是有硕大的鱼缸拦住去路,将整个卖场硬生生分割成一副错综复杂的迷宫。   “一个多小时前,我们接到报警电话,说水族大世界,又发生命案了。这一次报警的,是卖场的夜间保安。保安夜晚巡逻的时候,发现鱼缸里泡着个人!”   王富贵一边带路,一边给几人口述事情的缘由。他一路兜兜转转,领着几人来到了一只大鱼缸的近前。   这只鱼缸体积不小,跟一堵矮墙一样,不过跟楼上的那个巨型水族箱相比,还是有些小巫见大巫的味道。   这只大鱼缸里,并没有养鱼,而是泡着一个人。在鱼缸旁,还围着一堆警员,其中就有人拿着相机,在不停的拍照。   离着老远,林森就闻到了一股化学气体的味道。经常跟各式死人打交道,林森对于这种气体的味道再熟悉不过了,这是甲醛的味道。   一般人常说的福尔马林,其实就是甲醛的水溶液。这种液体是一种有着很强刺激性气味的有毒液体。之所以能够用来保存尸体,是因为它有着极强的腐蚀性,能在极短的时间内,破坏蛋白质,从而有效的抑制细菌繁殖。   眼前这个大鱼缸里承装的,就是福尔马林液体!   王富贵一来,这帮警员就很有自觉性的,给他们闪开了一条道路。王富贵颇有气势的打了一个响指,递了一个眼神,旁边的警员就将一只手电筒,递到了他的手上。   “你们看看,这不就是上午报案的那个刘刚嘛。我还亲自给这家伙做过心理疏导呢。”   王富贵打亮手电筒,对着泡在鱼缸里的尸体晃了晃,让几人能够看清被害人的脸。   其实从身形上,林森就已经认出来,在福尔马林溶液里,就是那个干瘪的瘦子饲养员。   “你们这帮家伙是真够懒的,这么长时间,还没把尸体给捞出来?”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想在邱健清等人的面前显摆威望,王富贵扭过头,对身旁的警员们训斥道。   “头儿,这是福尔马林液体,有很强腐蚀性的。没有隔绝型的装备,我们哪敢打捞尸体呀。还是等法医们过来吧。”   被王富贵训斥的警员一脸的委屈。   “别扯淡,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要我说,你们几个就是偷懒耍滑!”   林森生怕这家伙真的乱来,赶紧出言阻止:“王队长,这几位说的没错,福尔马林确实是一种腐蚀性很强的液体,会对活性细胞造成极大的损害。不仅如此,其散发的味道,也是一种有毒气体,在没有任何防范措施的情况下,不建议长时间的处在这种环境内。我觉得,咱们还是先往后退一退吧。”   王富贵虽然面子上有点儿过不去,但是也没有再继续莽撞下去,这货对着手下的警员们挥挥手,让大家往后撤。   大家撤离到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王富贵这才找来报案的夜间保安,对他进行问询。   保安的这位保安四十多岁,姓卢,叫卢天赐。卢天赐是水族大世界的夜间保安,每天的工作,就是在卖场歇业后,维护商场的安全。水族大世界的卖场因为其特殊性,倒不太害怕进贼。一般情况下,他的工作重点,主要是注意卖场内的这些宠物鱼,避免这些宠物鱼跳出鱼缸,给卖场带来不必要的损失。   今天因为之前顶楼发现的人体标本事件,商场并没有营业,但是卢天赐却并没有因此休息。他和往常一样,每隔几小时,就要在商场里转上一圈,确保商场里没有任何的异样。   结果,他就在一楼大厅的最深处,发现了被泡在浴缸里的刘刚。   据卢天赐讲,当时他离着挺远,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气味。他就是寻着味道,才发现了被泡在鱼缸里的刘刚。   看到刘刚这副惨样,卢天赐留了一个心眼,没有尝试性的去营救刘刚,更没有触碰鱼缸内的不明液体。这种液体发出如此刺鼻的味道,卢天赐生怕这液体有毒。他赶紧打电话报了警,然后就在一边,等待着警察的到来。   卢天赐说这一番话的时候,给他做笔录的王富贵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一个卖场的保安都意识到,这种散发刺鼻气味的液体,很有可能有毒。他自己刚才却一个劲儿的催促手下人,让他们去把尸体捞出来。   “领导,你说那液体不会真的有毒吧?我之前离得那么近,不会已经中毒了吧?用不用到医院检查检查?”   卢天赐哪壶不开提哪壶,居然还拿这个问题来问王富贵。   林森在旁边噗嗤一声,差点儿就要乐出声来。   王富贵的脸上实在是挂不住了:“应该……没什么事儿,吃一顿烧烤睡个好觉,就补回来了。别说这些没有用的了。我问问你,你今天最后一次见到刘刚,是什么时候?”   卢天赐显然没明白王富贵的意思,这家伙一瞪眼睛:“那不就是刚才吗?那家伙还在缸里泡着的呢!”   王富贵一阵无语:“什么刚才!我的意思是说,他活着的时候!” 卢天赐这才反应了过来,这家伙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儿:“我最后一次见他,那得是今天早上了。今早天一亮,这家伙就赶来给楼上的大鱼喂食,后面就没见他了,然后发生的事情,你们也都知道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