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尸检现场  >  第49章 另有隐情

第49章 另有隐情

3174 2017-12-22 10:41:00
陈铎说的这一点,林森之前就听郑东讲过。这会儿林森心里有点儿小失望,陈铎故弄虚玄了这么长时间,结果就说了点儿自己早就知道的陈芝麻烂谷子! 对于林森有点儿失望的表情,陈铎并不意外了,这货咧着嘴笑了笑,继续说道:“当时的刑侦队副队长高登,在洗手间里,用水果刀捅死了队长杨克。我是最早发现命案现场的,在我试图抢救杨克的时候,高登从我背后偷袭,我虽然没被伤到要害,却赔上了一根手指!” 林森不自觉的吞咽了一口口水,心说这家伙的手指,居然是这么断的! “副队长凶杀队长?是个人恩怨?” 陈铎摇摇头:“反正我是不这么觉得。” “不是个人恩怨,那是因为什么?”林森有点儿一头雾水,跟不上陈铎的思维了。 陈铎仿佛很欣赏林森一脸茫然的模样,这家伙清了清嗓子,用筷子在餐桌上怼了怼,发出“咚,咚”的声响:“咱们再来说回这一次的案子。” 对于陈铎的跳跃式思维,林森实在是无话可说,他只能当一个称职的倾听者,任由这个老货自由发挥。 “案子我多少也听说了,一个旅游业的小老板,在国外买了一艘游船,将游船当作了地下赌场,暴力敛财。不仅非法聚赌,这家伙同时还放高利贷,同时让手下杀害了那些想要赖账的老赖。” 林森心说陈铎的消息够灵通呀,这案子基本都是刑侦队操办的,途中既没有和其他干警交流,也没有上报给领导。这货完全没在刑侦队露过面,竟然还能知道的如此清楚,恐怕是有特殊的消息渠道。 “胡金波虽然是个老板,但是在整个s市,他根本就算不上一号人物。这家伙胆子怎么这么大,敢完全的蔑视法律?再说了,他将地下赌场开在船上,就真的足够私密,躲开了警方的眼线吗?” 被他这么问,林森心里也泛起了嘀咕。就目前所了解到情况来看,整个地下赌场涉案金额高的吓人,想必有相当多的赌徒,曾经到船上挥金如土。海运公园的岸边每天有接送那么多赌徒,应该早就引起警方的注意才对! 在审讯其他涉案人员的时候,他们曾经听说过这样一种说法,在胡金波的背后,还有一个从来没露过面的大老板。胡金波其实只是他的代理人。 再结合在审讯的时候,邱健清的一句“挑你能说的说”,让林森总算是抓住了其中的关键:“九叔,你的意思是说,有人在充当胡金波的保护伞!” 林森不敢把话说的太明,但是他基本已经明白了陈铎的意思。 在s市里,有一位手眼通天的高官,在操控着胡金波,并且为他的地下赌场,提供保护伞。更恐怖的是,陈铎认为,上一任刑侦队的分崩离析,也跟这位高官有着很深的关系。 陈铎点点头:“没错。我一直觉得,当年杨克是查到了一些什么,但是他查到的东西,反倒给他引来了杀身之祸。” “上一任副队长高登就是顺从了那位大人物的意思,才杀害了杨克的?那位大人物的能量,也太惊人了吧!能让一位刑警去杀害自己的同事?” 林森还是有点儿不太敢相信陈铎的话。 陈铎的脸上,露出了意思苦笑:“何止这样,知道高登后来怎么了吗?他在监狱里,自杀了!” 林森吞了一口口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如果陈铎说的都是事实,那么不惜充当杀手的高登,显然是知道那位大人物的真实身份的!如果他继续活着,那位大人物就有暴露的风险。这个道理,他能够想得到,高登应该也能想到。但是他实在想不到,究竟是受到了什么样的压力与威胁,能让高登在杀人之后,甘愿自杀。 “刑侦队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省厅多少察觉到了什么,这才重组了刑侦队。之所以大量的启用你们这些新人,就是了保证刑侦队内,不会出现内鬼。” 听到内鬼两个字,林森吞了一口口水,猛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邱健清在审讯的时候,让胡金波挑能说的说,而胡金波就马上配合的开了口,承认了自己的罪行。两个人之见,仿佛是有一种心照不宣的感觉。 现在林森觉得,邱健清显然是知道一些什么的,他很有可能是知道那位大人物的存在的。如果再往更坏的方向去想,让胡金波选择性招供的邱健清,很有可能是那位大人物在刑侦队里,新安插的眼线!他不让胡金波全盘招供,是在保护那位大人物不暴露! 谈话告一段落,陈铎解馋一般又干了一盅白酒,又吃了好几口菜,这才抹抹嘴说道:“我今天来找你,就是想让你多加小心,在刑侦队里,注意明哲保身。我岁数大了,也不想再冒什么风险了,能混一天十一天。你小子也别头铁,给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 林森心说这老货一把岁数,要不了几天,就退休了。他自然怎么混都没事儿。自己是警队的新人,本来就人微言轻,要是跟陈铎一样作死,早就被人一脚踢出门了。 再说林森也不是那种和稀泥的性格。这会儿案情越是扑朔迷离,他就越是想要查个水落石出。林森心中暗自打定了主意,必须要找一个机会,去探一探邱健清,看看那家伙到底是知道些什么。 “吃吧喝足了,我就先走了,你小子慢慢吃!” 陈铎伸了一个懒腰,站起身来,从钱包里掏出了二百块钱,拍在了桌子上,准备走人。 这一次陈铎倒是讲究的付了账,关键是这货刚才在说事儿的时候,手里的筷子丝毫没有闲着,桌上吃食,都被他消灭个七七八八了。林森真的是吃无可吃。 林森索性也站起身,和陈铎一起出了小饭馆。 刚才陈铎还精神的不得了,这会儿出了门来,被风一吹,酒劲儿立马就上来了,这家伙身子不可控制的摇晃起来,舌头也变得不那么好使了:“咱们,咱们就再见吧。我还得去小公园和老妹儿跳广场舞呢!咱们回见!” 说着,陈铎也不再理会林森,摇头晃脑的过了马路,没一会儿的功夫,就消失在夜幕之中了。 林森看着陈铎离去的背影,真不知道说什么好。这货都喝成这样了,还想着去撩闲。更让林森哭笑不得的是,陈铎本身都有六十来岁了,他口中的老妹,相比也是昨日黄花了。 对于陈铎的夕阳红恋情,林森实在是没有胃口去细细了解,刚才陪陈铎说了半天的话,林森跟就没动筷子,这会儿也只能回招待所去,整点儿泡面,垫吧一下。 林森溜溜达达的回了招待所,正好跟迎面走出来的胡天撞了一个满怀。看到林森,胡天长着大嘴嚷嚷道:“森哥,你去哪儿了,我正找你呢!赶紧的吧,又出案子了!” 听说又出了命案,林森也不多问,跟着胡天,回了警局。 副队长郑东多半是用那辆新警车去接队长邱健清了,这会儿两人都没赶回警局,两人只好在警局门口望天,等着两位领导。 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两人等了好一会儿,队长和副队长都没来。林森这会儿饿劲儿上来,肚子咕咕咕直叫。 胡天注意到了林森的窘相,对着他嘿嘿一笑:“怎么,森哥,晚上没吃饭?” 林森点点头,没有说话。今天他和陈铎的谈话内容,实在太过劲爆,林森呢不太想让胡天知道。 胡天没有注意到林森表情上的变化,这货仍旧笑的一脸灿烂:“其实哦晚上也没怎么吃饱,这会儿肚子里也挺空。我知道队长的小金库了有不少余粮,咱们去借一点儿?” 胡天这是打起邱健清的注意了。邱健清在办公室里囤了不少的泡面,这货每天的早饭,都是在办公室里泡方便面解决的。 “走吧,吃队长两碗泡面,他不能说什么的!” 胡天真的不把自己当外人,领着林森回了刑侦办公室,翻出了邱健清的存货,一人泡了一碗方便面。 两人都怕被邱健清抓了现行,都好像饿死鬼投胎一样,吃的飞快。一碗汤汤水水的泡面吃下去,林森总算舒服了不少,这会儿外面响起了几声汽车鸣笛声,队长他们终于到了。 两人赶紧的掩盖“犯罪现场”,处理好剩下的泡面包装盒,尽量不留下任何的痕迹,这才迎出去和邱健清他们碰头。 “队长,你们怎么才来呀!我和森哥都等了半个小时了!外面的风也太大了,我俩只能回办公室去避避风!” 一见面,胡天反倒是恶人先告状,埋怨队长他们到的太晚。 邱健清从车窗里伸出头来,对着两个人勾勾手指:“别废话,赶紧上车!” 林森和胡天都暗自抹了抹嘴,这才提心吊胆的上了车。两人很自觉的绕过邱健清坐的副驾驶位置,坐到了后排。 “哎呦,英宁也在呀?今天你也跟着跑现场?” 胡天一拉开门,发现英宁居然坐在后排的位置上,大大咧咧的问道。 英宁作为刑侦队里的模拟画像师,一般情况下,是不会跟着他们跑现场的,毕竟术业有专攻,英宁再现场,也往往帮不上什么忙。 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邱健清会带上她。 两人上了车,郑东驾驶着雪铁龙c6,一个干净利落的甩尾,驶出了警局大院。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