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尸检现场  >  第66章 死讯

第66章 死讯

3190 2018-01-08 19:31:02
之前很长时间里,林森都想要找机会,和邱健清说说这个事情。可是不是没有机会,就是刚一张口,就被邱健清给打断了。没想到这一次,邱健清主动的提起了这个话题。 胡天一听说这话,赶紧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有问题?不可能吧!队长,你的意思是说,那个卧底雷子,是假冒的?这帮毒贩的胆子,也太大了吧!居然敢假扮卧底警察!不过我想不明白,他们假扮卧底警察,有什么收益?就为了玩一个心跳?” 邱健清没好气的白了胡天一眼:“你看不明白的事情多了去了!再说谁告诉你,跟咱们打交道的那位,就一定是毒贩了?” 胡天的五官极具戏剧化的扭曲又伸展,显然没能明白邱健清这句话的意思。和他一样,一旁的英宁,也同样一头雾水。英宁俏皮地顾着腮帮子,一眨不眨地看着邱健清,都忘了咽下嘴里的食物。 要是往常,邱健清一定会卖足了关子,然而这一次毕竟是在包子铺,不是什么私密场所,邱健清也不敢托大,免得隔墙有耳。他清了清嗓子,说道: “那个雷子,很可能就是个警察!但他并不是我们要找的那位卧底警察,而是一个黑警!” 邱健清虽然刻意压低了声音,但是他这话说出来,还是让人有一种极端刺耳的感觉。只是这其中,并不包括林森。林森此刻在心中忍不住感叹,邱健清就是邱健清,自己想到的,这个家伙果然已经想到了! 看到胡天和英宁的眼里仍旧透着迷茫,邱健清拿起个包子叼在嘴里,同事对林森一甩脖子:“小林,你来给他们讲讲。” 队长发了话,林森只能接过了话头:“咱们第一次打那个电话的时候,接电话的,应该就是那个雷子。这一点,队长应该可以通过声音,辨认出对方是否是同一人。” 邱健清一边大口咬着包子,一边对林森点点头,让这家伙继续的说下去。 “雷子,就是黑话警察的意思。再加上在火锅店里,这家伙一口一个咱们,无非就是想让咱们潜意识里认下他。” 胡天在面对邱健清的时候,永远都是点头称是,可是面对林森,就立马变身成为了问题少年:“森哥,这一点你之前就说过了,但是实在是太牵强了。就凭这个,你就认为那个雷子有问题?” 胡天也不动气,仍旧维持之前的平和语气:“这确实是我捕风捉影的怀疑,但是再集合我们迟迟没法联系上副队长郑东,我就更加认定,这个和我们接头的雷子,绝对有问题!” 胡天简直是和林森杠上了,林森的话音未落,胡天就抢着说道:“我说森哥,你这还是没有实锤呀!东哥没准儿是到什么偏远地区旅游去了。你这联想能力也太丰富了……” 邱健清总算是将包子全都塞进了嘴里,一边大肆咀嚼,一边口齿不清的说道:“林森说的有道理。当所有巧合都凑到一起的时候,就绝对不可能是巧合了。而且有一点,小林没有说到。” 邱健清先是咽下了嘴里的吃食,又不慌不忙的喝了一口茶水,这才继续说道:“在飞机上的时候,老郑称呼这个卧底为鱼鹰。但是我们实际和这家伙接触的时候,却从来没有得到他的回应。换句话说,那个雷子,压根就不知道鱼鹰这个称呼!” 面对邱健清,胡天的态度马上就发生了三百六十度的转变,丝毫没有了刚才的怀疑精神:“对对对,队长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好像真是这么一回事儿!而且东哥的电话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无法接通了,怎么想,好像都有什么猫腻!” 胡天一手摸着下巴,瞪着一双牛眼,煞有其事的分析道。事实上,这货只不过是将林森刚才的推断,用自己的方式又复述了一遍。 和胡天这个二货相比,英宁终于抓住了问题的重点:“队长,你刚才说,那个雷子,也是警察?” 邱健清点点头,侧过身瞥了一眼林森,林森则笑着摇摇头,对邱健清做了个请的动作。 邱健清的意思,是让林森来说,而林森却摇头,将这个答疑解惑的机会,让给了队长邱健清。 “我说二位,你们在打什么哑谜呀!我看那小子流里流气的,怎么都不像是警察呀!” 邱健清和林森两人虽然默契十足,一旁的胡天却不干了,一个劲儿的催促道。 邱健清并不着急揭开谜底,这家伙点上一根饭后烟,眯着眼睛喷云吐雾,显得极为享受。在一阵舒畅的吞云吐雾之后,邱健清总算是开了口:“首先你们要相信,那个雷子,一定不是卧底警探,至少不是咱们需要去联络的那位卧底。但是你见过,一个犯罪分子,能如此气定神闲的,和咱们说话吗?” 胡天做恍然大悟状:“哦!原来是这样!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呢!队长不亏是队长,脸这样的细枝末节,都牢牢的盯在了眼中!” 也不知道胡天是不是真的想明白了,反正这货是不放过任何一个拍马屁的机会,对着邱健清一阵吹捧。 林森本来还准备听听邱健清的高谈阔论。关于雷子是黑警的这个推论,他是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邱健清到底是怎么推理出来的。 还好邱健清并没有就此打住:“记不记得,那家伙曾经说过那么一句,他说咱们几个看着面生,问咱们是不是市局来的!” 英宁皱了皱眉头:“他好像是这么问过,这有什么问题吗?” 邱健清似笑非笑的撇撇嘴,转而看向了林森:“怎么样?这下你明白了吧?” 林森瞬间明悟:“那家伙说看咱们面生,说明他认识p县分局的每一个人!那他的身份,就只能是公安机关系统内部的警员!一个无法对上暗号的警员,冒充卧底人员和我们接头。他本身,就很成问题!” 邱健清先是点点头,肯定了林森前面的推论,又摇了摇头,否定了林森后半句话:“不是他很成问题,是p县分局的内部,很成问题!那个雷子,只是一个奉命办事的,在他的后面,还有级别更好的公安人员被腐化了。” 胡天满脸信服的疯狂点头,随后又开口问道:“那么他们为什么要冒充卧底的警员,来联系咱们呢?” 邱健清瞥了胡天一眼,显然对他的这个提问,并不满意:“你应该问的,是卧底警员和郑东联系的专用手机号,为什么会在他们的手里!他们为什么要冒充卧底探员,和咱们取得联系,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这帮黑警,已经和毒贩们绑在了一条船上。咱们真的揪出了贩毒组织,这帮给犯罪分子提供保护伞的黑警们,也必然会暴露在阳光下!他们的举动看似冒险,却是在自救!” 在邱健清解释了为什么那个雷子,一定是一位黑警之后,邱健清就已经想到了这一茬。同样的,副队长郑东之所以迟迟联系不上,多半也是这帮家伙在背后搞鬼。 邱健清正口若悬河的跟队员们讲着自己的推断,一阵舒缓的古典西洋乐铃声响了起来,这个格调十足的铃声,自然是来自邱健清的手机。 邱健清只能暂停了滔滔不绝的长篇大论,掏出电话放到了耳边:“喂,李警官,有什么指示?” 来电的,是早上才刚刚跟他们见过面的李佳林,李警官。 能够听得出来,电话另一边的声音很嘈杂,邱健清的电话虽然够破够漏音,可是队员们只能听到一阵杂音,根本听不清电话另一边的李警官,到底是说了些什么。 开始的时候,邱健清还支支吾吾遮遮掩掩的回答了几句,随后,就只剩下面色铁青的“嗯、嗯”地附和对面。从邱健清的面色来看,李佳林说的,应该不是什么好事儿。 邱健清又支吾了几声,这才挂断了电话。他手机还没有重新揣好,胡天就忍不住了:“队长,李佳林打电话过来,到底是什么事儿?我看你的面色,好像不太好呀!” 邱健清抿了抿嘴巴,从鼻子里喷出两道白霜:“雷军死了。” 看到队员们没能将这个“雷军”对号入座,邱健清又补了一句:“就是昨天跟咱们接头的那个雷子,他的本名,叫做雷军。” 顿了一顿,邱健清的语气比之前要弱上了许多:“而且李佳林告诉我,那个雷军,确实是警方的卧底。在p县分局的档案室里,有他的档案。” “李警官为什么给队长来电话?难道说……他知道咱们昨天和雷军见面的事情,李警官已经知道了?” 林森马上意识到,雷军死了,李佳林立马就给邱健清打来了电话,必然是知道,昨天他们已经见过面了。 邱健清点点头:“火锅店门口的监控摄像头,拍下了咱们和雷军,是一前一后离开火锅店的。那是雷军生前最后一次被摄像头拍到了。警方询问了火锅店的服务员,自然很容易就知道,昨天雷军和咱们碰过面了。” 胡天突然想到了什么,激动的嚷嚷道:“不会吧?李佳林给咱们打电话,该不会把咱们列为犯罪嫌疑人了吧?他们认为雷军的死,和咱们有关?” 邱健清狠狠地瞪了胡天一样,示意他小点儿声。索性包子铺里没有人,外卖的档口又乱糟糟的,胡天的的声音虽大,却并没有引起什么人的注意。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