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尸检现场  >  第59章 刁难

第59章 刁难

3004 2018-01-02 15:07:47
“不是官威?那你就是这么敷衍我们媒体记者的?公安机关有责任适当公开犯罪现场的侦查信息,实现警务公开。而不是对媒体记者们耍官威!” 胡天咄咄逼人,继续为难眼前这个菜鸟。 之前胡天在刑侦队里,一直都是以一副二货形象刷存在感的,但是和队外的其他警员相比,胡天还是明显要高出一截。从年龄上来看,胡天和眼前的这个小警察要差不多,但是在为人处事上,胡天还是要成熟不少。 这一轮交锋下来,小警察支支吾吾的,已经想不出什么说辞了。 实事求是的说,小警察的做法并没有什么问题。在刑侦过程中,如果没有特殊的原因,刑侦人员都会尽量的避免,向媒体透露太多的案件信息。尤其是在设计他人隐私,或者犯罪嫌疑人在逃的案件,警方更是需要保密。但是反过来说,案件现场的报道,也是警务公开的重要范畴。 公安机关有义务主动公布案件信息,向社会公开社会高度关注的重大事件的调查进展和处理结果,这也是普法工作的一部分。但是这种信息公布,是在筛选之后,通过新闻发言人统一回答媒体的相关提问,而不是像目前这样,由媒体记者们占据主导权。 这位刚刚参加工作的小片警,对于这些相关规定,显然并不了解,这会儿真的被胡天给唬住了,只能徒劳的吞咽口水,说不出话来。 胡天仿佛是在捉弄这个小警察的过程中,体会到了极大的快乐,这家伙看着对方胸前的警号,撇了撇嘴:“哼,警员35575,我记住你了……” 林森怕胡天的戏演得太过了,适得其反,赶紧开口道:“我们只是替公众们了解了解情况,放心吧。哪些可以报道,哪些不能报到,我们心中有数。” 林森说话的同时,对着胡天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见好就收。 几人刚才说话的时候,已经引起了远处几位警员的注意了,好在他们只是向这个方向看了看,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胡天的那套说辞,也就能骗骗刚刚入警的菜鸟,要是面对那些老油子,两人非现了原形不可。 胡天也知道,还是正事儿要紧,只能清了清嗓子,补充道:“我们也不是第一次报道刑事案件了,知道这里面的规矩。你放心吧,在短期之内,我们是不会报道任何的案件相关信息的。我们也就是预先做一个记录,等到案件破获之后,我们再将这案子作为一个卖点,大肆宣传。不会违反你们警方的规定的。” 几轮谈话下来,小警察内心的防范机制,基本上被彻底的摧毁了,听到两人一唱一和的说辞,最终还是拉开了话匣子:“我只是一个派出所的片警,今天我们来到现场,看到确实是有人员伤亡的刑事案件之后,就马上将案件移交给了分局,同时将工作转为现场的封锁和保护。对于这案件的具体信息,我们也不知道。” 胡天摆摆手,示意不要紧,同时装模作样的摆弄几下手机,仿佛是在跟进录音:“我们从其他的渠道了解到,你们进入了现场,很快就认定这是一起他杀,对吗?” 小警察点点头:“没错。我们虽然没系统的学过现场刑侦,但是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这绝对是他杀。死者的身上,有那么多的刀伤呢,怎么都不可能是自杀呀!” “死者刘双喜算是个不大不小的老板,最近几年快递行业这么火爆,他这个区域的承包商,应该赚了个盆满钵满吧。是不是凶手入室求财,杀害了刘双喜?” 之前在车上的时候,刑侦队就分析认为,刘双喜在这个节点上遇害,他的死多半是和李佳林一直以来追查的那个贩毒组织有关。这会儿胡天说是财杀,完全就是为了套小警察的话。 小警察果然再一次的上钩,这家伙直截了当的摇了摇头:“感觉不像。在进入现场的时候,我特意看了,刘双喜住处的门锁,并没有损坏的痕迹,说明凶手并不是暴力闯入的。是刘双喜开了门,让凶手进入室内,才给了他行凶的机会。换句话说,对于刘双喜很可能认识凶手,对他没有什么防备。” 小警察说出自己判断的时候,胡天侧过头对林森挑了挑眉毛,一脸的得瑟神色。 林森心里一阵无语,暗道这蠢货还真的是心大,就在对方的眼皮子底下搞这些小动作,也不怕穿了帮。他接替了胡天的工作,继续引导着话题:“你刚才说,刘双喜的身上有多处的刀伤。他是在和凶手的搏斗中,被对方乱刀砍死的?” 小警察已经彻底对二人放下了戒备心,没有丝毫怀疑的继续说道:“我虽然不是专业的刑警,但是我也自学过现场刑侦。从现场的痕迹来看,我不认为被害人死前,和凶手激烈搏斗过。他基本就没有任何还手的迹象。” 从本质上来说,这个二十来岁的小警察,和胡天是一路人,都挺愿意卖弄。面对两位连环追问的假记者,这家伙居然没有任何的怀疑,无论是现场的状况,还是自己的想法,全都全盘托出。 胡天还想要接力林森,再问些什么,林森却对他使了一个眼色。远处的几位民警已经频频向这边投来目光,看这架势,随时可能过来询问,两人的这场戏,必须要赶紧收场了。 “我们暂时想要了解的,就这么多。我们就不耽误警方的工作了。警察同志,辛苦您了。” 胡天虽然不情愿,但也只能停止了喋喋不休的发问。 这货临走的时候,还不忘了演戏,将手机递到了嘴边:“以上,就是龙8国际pt娱乐官网日报的记者,胡天,在现场搜集的音频报道,具体的情况,就是这样。” 要不是小警察就在旁边,林森都想要出言提醒这个蠢货,他们的身份,是报刊的记者,而不是电视台外景主持,发回个屁的报道呀! 两人在进一步引起警方注意之前,撤离了隔离带,在附近抖了一个圈子,确定没有被人跟上,这才绕回了街角,重新上了车。 “怎么样,到底什么情况?” 两人才刚刚拉开车门,邱健清就迫不及待的追问道。看得出来,这家伙在车上等了这么久,都憋坏了。 胡天将电话递给邱健清,让他自己去听录音,大大咧咧的往座位上一坐:“据进入过现场的警察说,刘双喜是被乱刀砍死的。住处的门锁没有暴力突破的痕迹,应该是刘双喜给凶手开的门。说明刘双喜对凶手并没有太多的防范。而且据说现场也没有太多的反抗痕迹。” 邱健清听了听胡天带回来的录音,挠了挠头,沉思了一会儿,才继续问道:“刘双喜的住处附近,其他住户多吗?报警的是什么人?” 胡天本来翘着二郎腿,颇有邀功的意味,可是听到邱健清的问话,这家伙一时语塞,稍微愣了一下,这才说道:“这个……我们两个还真的没注意。” 林森翻了个白眼:“是你没注意才对!刘双喜住在一楼的跃层共建中,在他家楼上的阳台上,还亮着被单呢,可见他家楼上,是住着人的。至于他家周围的住宅,也都有居住的迹象。至于是不是邻居报警,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在警戒线前,胡天只顾着跟小警察套话,而忽略了对现场的观察。林森倒是留了一个心眼,在胡天套话的时候,暗中观察。 李佳林也事实的插言:“从我得到的消息来看,报警的是长期给刘双喜做保洁工作的钟点工。刘双喜常年独居,雇了一个钟点工,定期做室内的清洁工作。钟点工周某如约来到刘双喜的住处,按下住处的对讲机,却迟迟没有接通。周某发现一楼的大门没锁,就上了楼,结果发现刘双喜倒在了血泊之中。周某没敢触碰死者,赶紧报了警。” 邱健清点点头,将手机丢还给了胡天,摸着下巴: “如果当时闹出了很大的声响,住在刘双喜楼上的住户,不可能没听到。他应该报警才对。但是报警的却是进入刘双喜住户的钟点工。我们可以认为,凶手是在刘双喜不防备的情况下动手,第一刀就让刘双喜失去了反抗甚至求援的能力。凶手在这一刀之后,又怕刘双喜不死,这才补上了多刀。那么刘双喜的致命伤,应该会在脖颈处。凶手出手快准狠,事后又进行补刀,这可不是普通的激情犯罪嫌疑人,能做的出来的。凶手显然事先就有所预谋,行凶的时候,表现的很冷静。在行凶之后,很可能还特意清理了现场。” 只通过几个人的只言片语,邱健清就自信十足的开始了长篇大论,瞧这模样,仿佛已经是成竹在胸。 然而及时是这样,车上的几个人还是连连的点头,深信不疑。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