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尸检现场  >  第64章 指导工作

第64章 指导工作

2991 2018-01-06 19:31:01
成为了万众瞩目的焦点,邱健清却表现的异常的谦虚和平淡,这家伙不动声色的转移了话题:“你们两个一大早就赶过来,不会就是专程来考我的吧?案子呢?” 李佳林一拍脑袋:“对对对,咱们先说正事儿!我一会儿还有个例行早会,得赶紧回去呢!咱们先说案子吧!” 邱健清示意大家别在走廊里杵着了,进塔房间再说。 几人进了房间,胡莉从手提包里拿出一只平板电脑,摆弄了几下,递给了邱健清:“这是刘双喜案子的电子档案,昨天夜里同事才传过来的,我还没怎么细看呢。” 这份电子档案中,包含了分局刑侦支队的现场刑侦报告,和事后法医们的尸体检验报告。 邱健清接过平板,手指频频滑动,一目十行的浏览着:“嗯,跟我猜想的差不多。法医报告上说,死者刘双喜的身上,有多出的砍切创,创腔深,创口大,创下骨质和器官损伤较重,初步估计,凶器很可能是小型手斧或后背的斩骨刀。但是在现场,警方没有发现类似的凶器。死者前臂内外侧,都没有发现抵抗伤的痕迹,说明凶手的第一刀,就让被害人失去了基本的抵抗能力。在被害人倒地之后,凶手又补上了多刀。法医们认为,致命伤就是被害人脖颈处的砍创。这一刀砍断了被害人的气管和静脉,导致其窒息死亡。从周身创口的方向来看,凶手是右利手。” 邱健清的话虽然轻描淡写的,但是刑侦队的队员们,都知道这货是在传递什么信息。邱健清这是在显摆,他之前的推断基本都正确。面对凶手的行凶,被害人没来得及有任何的反抗,就已经被砍翻在地。 邱健清又上下翻了翻,嘴角的笑意更加的浓了:“现场不仅没找到凶器,甚至没发现任何含有凶手个人信息的痕迹。技术部的人正在现场排查,看看能不能找到疑似凶手的头发丝和皮肤碎屑。这个排查量相当的大,短期内,应该是不会有什么进展。” 邱健清的意思很明显,凶手具有相当高超的反刑侦经验,在作案之后,尽量清除了个人痕迹。凶手行动之后如此的缜密,基本可以排除激情杀人的可能。换言之,这是一场有预谋、有计划的谋杀案,再结合被害人刘双喜的身份,几乎可以认定,刘双喜的死,和盘踞在p县的地下贩毒组织,有着某种关联。 在场的除了刑侦队的成员,李佳林也同样在车上听过邱健清的推论。李佳林又不是傻子,自然明白邱健清话里话外的意思:“对,邱队长之前的推论都对!真的是神了,我还是头一次见着,不用去现场,就能断案的刑警!邱队长果然名不虚传!” 李佳林甚至便宜话不要钱的道理,这会儿有求于邱健清,自然要变着花的吹捧他。 邱健清虽然时刻顶着一张木头脸,但是和他接触过的人都知道,这货表面上云淡风轻,其实内心里闷骚的不得了,就愿意听这些好话。李佳林几个马屁拍下来,邱健清整个人都神采奕奕:“哎……我这只不过是本职工作,正常操作,没什么可吹捧的!” 邱健清刻意清了清嗓子,仿佛是为了借机控制好自己的表情,免得高冷形象毁于一旦:“凶手在现场没留下任何的信息,我们现在只能知道,凶手和刘双喜认识,刘双喜没有任何的防备,就让凶手进了门。这是我们唯一的线索了。” 李佳林把脸拧成了个苦瓜样:“这个信息……和没有一样呀!就凭这个,咱们还是没办法有效缩小怀疑人目标。这个凶手,可能是刘双喜认识的任何人!” 邱健清摇了摇头:“不是任何人!” “不是任何人?” 李佳林重复着邱健清的话,等待着邱健清开始表演。 邱健清把平板调转过来,向几人亮了亮:“看到没有?刘双喜穿的很正式。一个常年独居,需要雇佣清洁工来保证室内卫生的人,会在家里穿的如此正式?我们可以假设,凶手不是突然登门,而是事先预约的。” 说道这儿,邱健清有意的停了下来,用眼睛撇着众人,仿佛是在观察,是否有人能够跟上他的思路。 看到没有人搭言,这货撇撇嘴,这才继续说道:“这家伙穿的这么正式,说明来见他的凶手,并不熟悉。如果约一个并不熟悉的人,你会怎么做?” 说着,邱健清再一次看向了众人。 几人都是大眼瞪小眼,仍不明白他到底是要说什么。胡天挠了挠头,硬生生的挤出几个字来:“我会……会争取给对方留一个好印象?” 当着李佳林和胡莉的面,邱健清还是想给胡天留几分面子,他只是瞪了胡天一眼,让这个蠢货别乱说话。 巡视了一圈,邱健清最终还是将目光移到了林森的身上:“小林,你是怎么想的,说说看。” 被邱健清直接点名,林森只能开口说道:“刘双喜被害的时候,穿的很正式,说明他对于这位来和他见面的凶手,并不熟悉。但是有一点很奇怪,既然他们不熟,死者为什么还要将凶手约到家里来?” 李佳林不太明白邱健清的意思:“将人约到家里来,有什么问题吗?从这一点,能看出什么?我说你们刑侦队的人,能不能一次性把话说明白的呀,别总卖关子!” 林森耸了耸肩膀:“这不是很明显吗?如果你要和一个陌生人谈事情,是会将他约到家里来?还是约到咖啡厅茶馆一类的场所?现在我们认为,凶手应该和p县的贩毒组织有很大的牵连,甚至很有可能就是贩毒组织的成员。刘双喜为什么要不设防,将对方直接约到家里来?这不符合常理。” 胡莉最先领会了邱健清的意思:“说的也是!如果换做是我的话,和不太熟悉的人谈事情,是绝对不可能让人直接来家里的。更何况,刘双喜作为警方的线人,面对可能是犯罪组织成员的凶手,为什么如此的不设防?” 胡天实在不懂什么叫做沉默是金,这货才闭嘴了一分钟,又抢着嚷嚷开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儿!李双喜之所以打扮的西装革履,又将人约在了家中,是因为他约的人,是个女的!嘿嘿……他把女生约在家里,是为了之后的节目……” 胡天发出一阵猥琐的笑声,越想越歪。 如果说刚才邱健清是希望胡天能少说话少丢人的话,现在邱健清简直希望这家伙人间蒸发才好!邱健清铁青着脸,一个劲儿的给胡天使眼色,可惜胡天这会儿正在兴头上,说的满嘴喷沫,全然没有注意到邱健清的暗示。 “怎么可能?你的意思是说,杀害刘双喜的凶手,是女的?如果真的是女性作案的话,不应该展现出压倒性的优势呀?而且从被害人颈部的伤痕方向及深度来看,凶手的个子不矮,力量很足,不太符合女性作案的特征。” 胡莉显然不了解胡天满嘴跑火车的个性,一本正经的反驳胡天的推论。 和胡天公事这么久,队里的成员们基本都明白,胡天享受的,是在推理的时候放飞思想,寻找最诡异最戏剧化的假设。至于这个假设是否符合实际,他压根就不关心。 被胡莉质疑,胡天仍旧试图坚持自己的观点:“嗯……可能凶手就是一个身形高大,且力量很足的女性。也正是因为她是女的,被害人刘双喜才放松了警惕。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贩毒组织派来杀自己的,会是一位女性!” “胡天这么说,应该是想清了一些东西,但是他的思路,还不够大胆!” 毕竟是一个队的同事,胡天就算是满嘴跑火车,林森也得想办法帮他遮一遮,免得给队里丢人。他这会儿只能装作部分认同胡天的话: “胡天说凶手是女性,是因为他想到了,凶手的身份,让刘双喜放松了警惕,直接将对方约到了家中,这才导致了自己的死亡。如果两人是在公共场所谈话,就不会给凶手提供凶杀的条件。但是从死者身上的伤痕里看,凶手不可能是女性。那么什么样身份的陌生男性,会让身为警方线人的刘双喜,毫无防备的在家中和对方见面呢?” 林森是有心的帮胡天,硬说他的推论,是有部分道理的,可是胡天这个蠢货却毫无自知之明:“哦?森哥,你的意思是说……刘双喜喜欢的,其实是男的?他约一个男的到家里干那事儿?这……这性取向也太国际化了吧!” 林森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来,他只能彻底无视这个蠢货的存在,他扭头看向了仍旧是一头雾水的李佳林和胡莉:“能让新晋警方线人放松警惕的人,十有八九,是个警察!”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