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尸检现场  >  第7章 升级

第7章 升级

2663 2017-11-08 16:16:45
  咖啡馆临街的桌子上摆着四杯咖啡,甜甜圈,薄饼,苹果派和一份看起来并不厚实的FBI档案夹。   林森问:“就这么多?”   弗林一边给薄饼淋上枫糖,一遍抽空回答道:“只有缴费记录,所以就这么多。”   林森把面前的盘子推开一点,把文件夹拖到面前。前后也就是几十秒,就看完了所有内容。   就像弗林说的一样,这里真的没有什么内容。卡戎用了一个假身份,购买了某家网络公司的一根网线。费用的终止日期是三年前。   只有这么多。   合上文件夹,林森倒也谈不上多失望,只是有些遗憾。关于这个故事,留下了一点令人遗憾的小悬念。   就在林森准备放下它,端起自己的那杯焦糖玛奇朵时,伦纳德突然说道了一句:“KV4网络公司,为什么买这家的网络服务?”   “KV4,有什么特别?”   弗林也放下了手里的叉子,和林森一起看向伦纳德。   “KV4是收费最高的网路供应商,价格是普通网络公司的几倍。在普通中产社区,用这么贵的网络服务,这不太像卡戎的风格。除非有一定这么做的必要。”   看到其他两人都看向自己,弗林立刻掏出手机:“了解,KV4的更详细的资料。”   大约就是吃了一个甜甜圈的功夫,弗林就收到了局里同事的回复。不仅是关于KV4网络服务公司的更详细的资料。还有与同时期他公司的横向对比。   果然是专业的。   KV4的确是同时期网络服务公司里收费最高的。实际上很少有家庭选择这家公司的网络。   在卡戎的那座房子所在社区,只有这一户选择安装了KV4的网络。很明显,卡戎有一定要选择这个网络的理由。   回头再看那份订购合同。卡戎选择的并不是常规套餐,而是一个编号18的定制套餐。   这个时候又需要专业的支持,弗林这次打给了局里网络部门的同事,并且贴心的打开了免提。   “18套餐与其他套餐最大的区别是特别的VPN服务。有了这个服务之后,登录海外网络就会更加流畅。而且他有特别指定了Asia服务器,亚洲。”   亚洲,就是这个。   弗林推开盘子:“这么说来,卡戎是有一个或者几个亚洲的网友。时不时给他或者他们直播自己的杀人过程。”   林森说道:“现在看来这是最合理的解释。伦纳德,一个还是很多个。”   “都可能。概率上一个的可能性更大。无论是与卡戎分享,还是与卡戎交流,都应该是能够被卡戎认可的人。这种人绝对是稀有,更是不合群的。”   “一个这样的变态杀手已经很让人头疼了,不要再多了。”   “就算还有一个,也应该是在亚洲那边,不归你们FBI管。”   理论上林森同意他们的看法。但他有一种感觉,这件事还没有结束。.   自己是一个中国人,那具尸体是中国人,而卡戎聊天的对象是亚洲的某个地方的某个人。   这些都是低概率的巧合吗?   可能是,也可能....   林森吃掉第二个甜甜圈的时候,白皓和布朗也坐到了桌旁。从表情上可以看出,他们都不太能理解,这三个男人为什么会在上午10点吃这么多的甜食。   弗林拿出老兵的派头说道:“要吃点什么吗,kids?”   布朗立刻坐直身体:“NO,sir。”   “尸体的身份已经确认为赖有才,是我国出逃人员。所以我们希望....”   弗林直接打断她的话:“他是谋杀的受害者,而谋杀发生在美国领土上,所以管辖权属于FBI。我可以定期分享信息。但你不可能参与调查。”   被弗林一轮抢白之后,白皓愣了一会之后立刻跑出去打电话。白皓刚刚出门,布朗就立刻说道:“我刚刚接到副局长电话,他要求我们配合她,调查的重点是赖有才这个人。”   弗林推开盘子,身体向后靠在椅背上:“你在暗示我什么?”   布朗没有回答他,而是说道:“我们都曾宣誓,维护这个国家的利益。”   弗林是一个老兵,是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誓言对于他的意义,从来都不是说说而已。所以他也非常反感这种谈话模式。   就在弗林准备好好跟这个新兵聊聊誓言的意义时,白皓回到了桌旁。她好像跑得有点急,呼吸有点急促。   而从林森这个角度看上去,正好对着那对紧紧包裹在白色衬衫下的,上下起伏的脂肪团。   林森下意识的在心里发出了,哇哦,的感叹。   这个姑娘不是林森喜欢的类型。不是说她不够漂亮,而是因为她除了漂亮之外,就没有什么特别的了。   这就是和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一群人共事之后的后遗症就。任何本能冲动,都是基础脑也几是所谓爬行动物脑,所支配的动物性的外显。   这是人类非智慧的一面,而他们则是智慧的代表。所以当林森发觉自己对这对女性特征有感觉的时候,他的反应是:哦,自己好像很久没有亲密的女性朋友了。   白皓在喘匀气之后抛出了一个重磅消息:“赖有才在出逃美国之前,转移了超过十亿人民币的赃款。”   伦纳德感叹:“哇哦,那可是一亿多美元。”   布朗纠正道:“没有那么多。转移这么大规模的资金,至少需要付出三成的洗钱成本。估计应该是六千到七千万美元。”   这的确是一个令人惊叹的数字,但真正发出惊叹似乎之后伦纳德一个人。林森和弗林在惊叹之余,立刻想到是这个恐怖的数字所带来的后续影响。   林森举手问道:“需要我回避吗?好像你们在说一些很了不得的事情。”   没等弗林说话,白皓就表态:“不需要,我们可能还需要你的专业知识。”   林森抓住了重点:“还需要?”   面对林森的反问,白皓的脸色变得有点奇怪,但还是说了出来:“每年都有官员出逃美国。像赖有才这样的还有很多个。”   林森问道:“你指的是携带的赃款,还是同样被杀。”   白皓说道:“都有。”   弗林插入了谈话中:“我们两国没有引渡条约,所以FBI也不可能帮助你们抓捕这些出逃官员。你们最多只能监视。”   白皓点头:“是的,监视和规劝。我们只能做这么多。”   “所以,还有其他像赖有才这样的人,从你们的监控中消失了?”   “是这样的。”   “是只有人消失了?”   “还有钱。”   简单的问答之后,问题的核心就摊在桌面上了。无论对于哪一方来说,问题的严重性都上升了不止一个等级。   连环变态杀手拥有巨额的财富,而且很可能是大量无法追踪的现金。这将会产生一个质的改变。   巨额财富可能带来的更隐蔽的藏身处,更大的受害者选择范围,更加专业的设备,更好的健康保证,甚至可能是政治地位。   一个最简单的场景假设。住在海边,开着直升机或者游艇抛尸外海。尸体被发现的几率连万分之一都没有。   财富超过某个界限之后,就会产生相应的特权。不仅在美国如此,在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是如此。   伦纳德问道:“每一个都带了这么多钱?”   “赖有才不是最多的,也不是最少的。但每一个敢出逃,并且成功的人,都至少会给自己准备一笔够花的钱。”   “你们怀疑有多少人,是因为这个原因消失的?”   “我们不是专业的,所以...”   “我需要名单,需要你们的监视记录,携带的财富数量。”   “不可能全部交给你,只能是有选择的。”   林森站起身来,对侍应生示意点单:“实验室的标准咖啡外带一套。”   侍应生快速写下单子,同时喊道:“实验室咖啡外带照旧。”   点单之后,林森说道:“我想,我应该回实验室了。这个消息坦普瑞博士来说应该也很重要。”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