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尸检现场  >  第30章 捷足先登

第30章 捷足先登

3087 2017-12-01 10:36:10
林森完全没想到,邱健清能来这个任务交给自己:“队长,这好像不太合适吧。毕竟我没有国内的鉴定人资格……” 邱健清大手一挥,打断了他的话:“这都好说。鉴定人资格那东西,我分分钟就给你申请到。你就告诉我,我把这些尸体交给你,你能不能给我查出点儿有用的信息!” 林森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我尽量。” 一旁看热闹的胡天冷不丁的插嘴:“森哥,你怎么能说尽量呢!你应该热血一点儿,保证完成任务!” 胡天最大的特点,就是喜欢博存在感,大家越搭理他,他闹的越欢,可如果全都无视他,这家伙自己就老实了。 这一次无论是林森,还是邱健清都没有理会旁边的这个二货。 “行啦,收队!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林森了!” 邱健清习惯性的打了一个响指,示意收队。 郑东再一次化身为司机,载着众人,由饮马湖返回了市内。 警车一路风驰电掣,很快就驶回了市局大院。 邱健清原本是想让大家先回去休息,案子的事情,等明天再说,但是林森却执意要先回局里,连夜对那些尸体进行尸检。 “森哥,剩下的就交给你了!我们这些闲人,就只好回去睡大觉了。” 胡天对着林森咧嘴一笑,颇有幸灾乐祸的味道。 送走了邱健清等人,林森先是回刑侦办公室,给自己泡了碗方便面。一会儿就要摆弄那些高度腐烂的尸体了,这会儿就算再不饿,林森也得逼着自己吃点儿东西。 林森吃了大半碗的泡面,这才心满意足的出了门,去找市局值班的同事。之前邱健清已经给夜里值班的同事打过了招呼,局里特意留了人,和林森做交接工作。 林森来到值班室的门口,还没来得及说话,值班的同事就先迎了出来:“林警官,您来啦!” 值班的这位警员,林森也见过几面,但是却没什么来往。林森只知道这家伙姓李,至于具体叫什么,就不太清楚了。 “李警官,你辛苦啦。我们队长已经跟你打过招呼了吧?我来做一下交接工作,顺便拿一下法医科解剖室的钥匙。” 林森和李姓警员互相称呼,警官,事实上,两个人的肩章上都空空如也,全是最几层的警员! 李姓警员连连点头,手上却没有任何的动作:“是是是,邱队长在电话里都跟我说了。不过……” “不过什么?” 林森一听这家伙的话里出现了转折,赶紧追问道。 “不过那些尸体,已经被你们队里的人领走啦!” 李姓警员拿过一本登记本,递到了林森的眼睛下面:“就在半个小时以前,你们队里来人,已经跟我做了交接工作了。大兄弟,你这次是白跑一趟了!” 说到这儿,李姓警员咂咂嘴,自己否定了自己:“其实也不能算是白跑了,来的早不如来得巧,我买了点儿宵夜,准备边看欧冠边吃的。既然你来了,就进来坐坐,吃点儿东西看看球!” 说着,这家伙伸手一推,值班室的门彻底洞开。在值班室的角落里,一台老式背头电视正在播放着足球比赛的赛前预测。 “尸体被谁领走了?” 林森原本对于体育赛事就不是特别的感兴趣,在这个节骨眼上,他更是没有心情去关心什么亚冠欧冠,他一把躲过了对方手中的登记表,查看了起来。 李警员一边用眼瞄着电视机,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还能是谁,你们队里的法医,被称为九叔的苏铎呗!” “苏铎?” 林森心说真是见了鬼了。苏铎那老家伙仗着资历老年龄大,现在基本是处于半退休的状态,自己到警队已经一个多星期了,也就在第一天出警的时候,见过那老货一面。 这么多天以来,苏铎一直都处于联系不上的状态,今天怎么到警局来了? “你确定,签字的那个人,就是苏铎?” 林森生怕这里面有问题,又向李警员确认了一遍。 这会儿电视里的球赛马上就要开踢了,李警员聚精会神的盯着电视,头也不抬的应付道:“当然是他。全警队除了他,谁能穿的那么风骚!苏警官现在正在解剖室呢,你现在过去,正好能碰上他!” 看对方的状态,林森知道眼前的这个家伙,注意力全在球赛上,正巴不得自己赶紧离开呢。 既然九叔苏铎就在解剖室,林森也懒得和对方墨迹,跟李警员打了个招呼,就大步流星的向解剖室走去。 市局的太平间和解剖室位于大楼的最深处,在昏暗的走廊中,解剖室两起的灯光,显得格外的显眼。林森来到了解剖室的铁门前,敲了敲门,里面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林森尝试性的转动门把,门居然没有反锁,他伸手一推,铁门应声而开。 透过解剖室里形形色色的仪器,和各色各样的器皿,林森一眼就看到,苏铎正坐在操作台前,背对着大门,忙活着什么。 林森心说怪不得自己敲了这么长时间的门,苏铎都没有任何的反应。闹了半天这货根本就听不见! 苏铎的脑袋上扣着笨重的铁三角耳机,这会儿一边忙活着,一边跟着耳机里的音乐,胡乱哼哼着小曲。 “九叔,您怎么来了!” 林森走近了几步,故意抬高了嗓门,试图让苏铎意识到自己的存在。 可能是苏铎耳机里的音乐声太大了,这家伙依旧背对着林森,摇头晃脑的哼着哥。 “九叔,九叔?” 林森一边往前走,一边继续抬高调门,然而此刻九叔苏铎正沉浸在音乐的海洋,凭他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引起对方的注意。 林森几步来到了苏铎的身后,准备一把拍在苏铎的肩膀上。林森心中知道,在解剖室里来这么一下,很容易把苏铎吓出个好歹了。可是自己怎么叫,这家伙都听不到,既然这样,就怪不得自己了。 林森正准备一巴掌拍在苏铎的肩膀上,好好吓一吓这个老货,谁料林森刚伸出手,苏铎就已经发觉了他的存在。 “跟我猜测的一样,我就知道,邱健清那小子,一定会趁着这个机会,让你试一试身手。” 苏铎说话的时候,仍旧没有回头。林森有点儿纳闷,这家伙是怎么发觉自己的。 仿佛是感受到林森的疑问,苏铎晃了晃身上的一次性塑料手术衣:“我从塑料衣的反光,看到了你。没想到你小子还挺敬业,大晚上的,还跑警局来了。” 林森翻了一白眼:“九叔您这话说的,敬业的是您才对吧?” 林森这话看似是在恭维,实际上市在暗暗的讽刺苏铎。不过林森心中也奇怪,这老货玩失踪玩了这么长的时间,他怎么就知道,刑侦队从湖底打捞上来了多具尸体? 苏铎仿佛是有着他心通的功能,又一次敏锐的感觉到了林森的所思所想:“这些天我虽然没有出现,郑东那小子可是一直给我打电话的。今天你们在饮马湖发现了多具尸体,郑东就给我打了电话。我当时……” 说到这儿,苏铎特意停顿了一下,显然是在为字想说辞:“我当时在参加婚礼,根本脱不开身……” 透过一次性的口罩,苏铎的声音有些发闷。 虽然这些尸体在太平间中经过了急速冷冻处理,但是此刻的解剖室中,还是发出一阵令人难以忍受的恶臭气味。林森也有样学样,从一旁拿了个一次性的口罩,带在了脸上。 也不知道苏铎是想象力太匮乏,还是压根懒得去想一个像一点儿理由,干脆就拿参加婚礼来搪塞。 此刻林森压根就不在意这家伙的烂理由,他全部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苏铎双手的动作上。 苏铎耳朵里听着歌,嘴上跟林森说这话,手上却仍旧不闲着。在说话的功夫,苏铎双手翻飞,几下的功夫,为操作台上的无头巨人观尸体缝合好了开胸的刀口。 林森特别注意到,苏铎使用y字形的开刀方式,在尸体的胸部划开了一个刀口。一般来说,在人体解剖中,有两种开胸方式,一种是较为简单粗暴的一字型刀口,另一种,则是苏铎选择的y字形刀口。 一字型刀口的好处,在于操作简便,不易于破坏尸体的体表,是一种被法医们大量采用的常见方式。 而苏铎使用的y字形刀口,则要复杂许多。按照教科书上的理论来说,在处理已经具备巨人观形态的高度腐烂的尸体时,是不适于使用y字形刀口的。 尸体的表皮经过膨胀,变得极为脆弱,稍微一触碰,可能就会发生大规模的龟裂和脱落。这在解剖学上,有一个专业的术语,叫做袜状脱落。贸然的使用y字形刀口,极易引起尸体体表的袜状脱落。 但是y字形刀口也有一个优点,利于后期的缝合。如果法医缝合技术过关的话,这种形状的刀口,可以最大程度的还原尸体的原装。 在尸检后尽量让尸体恢复原状,是一名法医对死者的最后尊重,也是法医的行业操守。 没想到看起来吊儿郎当的苏铎,竟然能坚持这一份操守。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