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21章 我与我的尸体

第21章 我与我的尸体

2274 2017-11-17 13:56:45
脚下的阴影剧烈的蠕动起来,如同是沸腾的开水一般。 正在逃跑的女人这时候停下了脚步,阴阳怪气的问:“怎么不追了?” 她转过身来,我却发现她的身材变了样,虽然之前她穿着的那黑西装并不能看出她的身材来,但是最起码可以确认是个女人,但是转过身来的这个,那身形怎么看都是个男人! 抬起手,对方摘下脸上的面具。 但当我看到那与我相同的相貌时,我却并不感到惊讶,毕竟,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脚下的阴影突然迸发,将整栋别墅都染成了漆黑,四周的阴影之中,一双双布满血丝的双眼看着我,那目光,如同是野兽盯着自己的猎物一般。 我无视那些目光,向着面前那跟我有着同样容貌的人走去,这一次,我可不再会跟之前那样被动。 面前的男人咧嘴一笑,那藏在暗影中的东西好似得到了什么命令一般从四面八方朝着我扑了过来。 是一些长的像是狗一样的东西,但是毫无血色的皮肤上却并没有长着毛发,身形削瘦,皮肤紧贴着骨头甚至可以看到它们那一根根的肋骨。 在这些东西扑出来的时候,我也加快了速度。 青玉扳指的能力我虽然还没有摸透,但是我却知道只要带上我就能进入到相对安全的恶鬼界之中,那么,如果我在这由面前的死者所构筑出来的恶鬼界中带上这枚戒指会发生什么? 是什么都不会发生? 还是…… 我一把将面前那没有心跳的自己抱住。 虽然不想要再感受一下体温消失那种死了一样的感觉,但在没有完全摸清青玉扳指能力的情况下,我只能用已知的能力来应对眼前的危机了。 戴上扳指的那一刻,一股巨大的旋风从我的脚下吹起,腾起的风障甚至将那些扑倒金钱的犬怪给吹开了。 与我有着相同相貌的那个死者此时也失去了淡定,开始奋力挣扎起来,想要从我的禁锢之中挣脱。 不过在我现在的力量下,他的挣扎的力量对我来说跟蚂蚁没有一点区别。 风息。 依旧是恶鬼界,依旧是别墅内,不过那些犬怪已经消失不见,四周也并非是一片漆黑,见到这一幕,我松了一口气,看来我是猜对了。 扳指所进入的恶鬼界跟我被拽进的那危险的恶鬼界并不是一个,或者将扳指将我带入的世界称之为鬼界也许会更合适一些吧。 接着,我飞快的将手上的扳指给摘下,我再次回到了现实世界之中——带着那有我一样容貌的死者一起。 也许因为这一次戴上扳指的时间不长,摘下来后我只是打了一个冷颤,而没有别的不适的感觉。 这时候,我听到门外传来了刹车声,却是涛子带着一些警察赶来了。 “楚瑜,发生什么了?你抱着什么人?这里怎么这么大的血腥味?” 涛子快步跑了进来。 让我感到意外的是,郑诗涵跟郑云竟然也从后面的警车上下来,跟着涛子一道进来了。 我看到在他们进来的时候脚下都有那旋儿风出现,不过到我身边之后,那旋儿风却又化作一股阴风从大门吹出去了,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发现了危险逃跑了一样。 不管怎么说,这应该是代表涛子他们安全了吧。 “楚瑜,你身上那是怎么了?”郑诗涵看到我的样子后一脸关切的问。 浑身血管暴起发红,现在的我看起来恐怕很狰狞吧。 我刚要解释发生了什么,却突然感到心脏传来一阵剧痛,像是要裂开一样,不由闷哼一声。 不过这剧痛来的快,去的也快,疼痛消失之后,我身上那暴起的血管也都恢复了正常,那充盈着我身体的力量消失,肌肉传来了一阵过劳后的酸痛感,还有一股无法抵抗的倦意袭来,我站立不稳一头栽倒在谁的身上。 软绵绵的,简直是再好不过的枕头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我躺在一间医院的病房里面。 床边坐着涛子、郑诗涵父女。 “我怎么了?”我看着涛子问。 “一声说你过度劳累,睡着了。”涛子说。 看来是那突然增加的力量对身体造成了一定的负荷呢。 不过睡一觉就能恢复,这负荷也不算太大,更别说那突然出现的时停能力了。 “早知道你就是睡着了,当时倒在我身上的时候,我就给你这家伙一脚踹到沙发上了,害我们白担心你了。” “啥?我倒在你的身上?”我大张着嘴看着涛子。 “不然你以为呢?” 我下意识的看了一旁的郑诗涵一眼,又苦着脸看了看涛子那肥硕的胸肌,这想象跟现实的差距未免太大了一些,亏我睡着前还用脸使劲蹭了蹭…… 想到这里,我干净抓起枕巾很蹭了两下自己的脸。 “说正事。”涛子对我说,“那些交警是怎么死的?在现场发现的作案凶器上是你的指纹,局里现在怀疑你是凶手。” “我的指纹?不可能!” 那把刀子从头到尾我都没有触碰过,怎么可能上面有我的指纹? 这时候,病房的门被推开,一个身穿制服,短发干练的女警察走了进来,她看了我一眼,斜眼瞥着涛子说:“周明涛,我说过如果嫌疑人醒来,第一时间告诉我。为什么没有通知我?” 涛子好像很怕那个女警,满脸堆笑的说:“大侦探,楚瑜他刚醒,我这不是正准备去通知你么?” 大侦探? 能被涛子成为大侦探,还是一个女人的我能想到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警局几个刑侦队里唯一的女队长——白晓。 听说这个女人是全国都排的上名的侦破高手,任何疑难的案子,哪怕是多年的悬案,在她接手之后都在一周内被破了。 白晓看向我,她的目光却十分的锐利,但是对我说话的语气却让人感到舒服:“楚先生,你不用担心,指纹可以造假。我刚从现场回来,经过我的初步推测,你已经没有了杀人嫌疑,不过这件案子有几件事情让我感到很奇怪,能将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跟我说一下吗?从你在农村老宅遇到袭击开始说。” 我犹豫了一下,看着她说:“白警官,不是我不愿意说,只是这件案子,恐怕不是你能解决的。” 再厉害的警察,不过能查人的案子,牵扯到鬼怪什么的,那可就完全不同了。 白晓面色平静:“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就说说一些让我感兴趣的事情吧。楚瑜先生,昨天我们发现了一具尸体,准确的说,是你抱着的一具尸体,而那尸体是你的。没错,就是字面的意思,不论是指纹,血型,甚至经过DNA比对之后,那具尸体都跟你一样,也就是说,这个世界上,出现了两个你!”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