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69章:曲直之巷

第69章:曲直之巷

2057 2017-12-21 09:55:53
看着倒在身边的涛子,我的心中充斥着不安。 不是为了救我而被那被寄生者给打伤了吧。 此时心里已经不再思考他是不是真正的涛子,只是希望他不要有事。 我下意识的想要将手伸向他,但是能活动的就只有手指而已 这时候,我听到了般若的声音:“他的手指动了,再来一下。” 声音之中并没有丝毫的慌张,难道打倒涛子的不是被寄生者,而是她? 就在我心中充满疑惑的时候,我看到涛子动了,他从地上爬了起来,虽然灰头土脸的,但是并没有受伤的样子。 紧接着,在我惊讶的目光之下,他跳了起来。 被三百多斤的重物狠狠的砸在胸腹之上,那感觉叫一个酸爽,我觉得自己。 像是跳蹦床一样,涛子跳到了我的身上,然后噗通摔倒在地…… “咳!”我再次咳出一口血来。 心脏难受的感觉彻底消失,我捂着疼痛的胸口,急忙从地上爬了起来。 “哟,这么快就好了,你身体素质也不是太差嘛。”一旁的般若看着我说。 “怎么回事?”我捂着疼痛的胸口看着周围,根本看不到那被寄生者的影子。 “别看了,那东西被我引开了。”般若说,“还记得之前郑诗涵拥无人机拍到那个被寄生者的时候,他正在啃什么东西吧。那证明了他还需要摄取食物来给自己提供能量,所以在他追我们的时候,我将被你我杀死的那两个寄生物丢到了路边,没想到那东西一点不犹豫,直接就给吃了,还吃的挺香。。” “他说的是真的?”我看向一旁的郑诗涵。 现在我能相信的,就只有她了。 郑诗涵点了点头:“是这样。” “刚才我好想看到涛子跳起来踩我,是怎么回事?” “也不知道你干了什么,胸口瘪了太多的淤血,导致心脏麻痹。普通的方法无法将你体内的淤血逼出,我便让周明涛下了一个猛药,用他的体重,将你憋在胸腔之中的淤血给挤压出来,虽然说这个方法弄不好会让你被踩死,不过不这么做的话,你刚才就已经死了。” “不要叫我周明涛了,我不是周明涛。”涛子突然说。 我看向他,本想要对他的身份质问个清楚,却没想到他竟然自己承认了。 他垂着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语气听起来夹杂着悲伤与绝望,像是濒死之人的口吻:“就像楚瑜猜的那样,我是一个杀死了周明涛,并代替他身份的替身活尸。” 我的拳头不由的握紧:“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什么时候被你替换的?” “第一次前往朱雀石门的时候,不是你记忆里的第一次,而是在我们进入到那废弃医院之前,被郑云骗去的那一次。”男人说着叹了一口气,“不过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放心吧。我不会害你的,等这一次拿到青龙扭后,我便会离开。” “活尸也会被活尸追杀么?”郑诗涵问。 “会的。”男人说,“虽然在你们的眼里,我不是周明涛,但是替代了他存在的我,在其他的活尸眼中,我就是真正的周明涛,只有杀死我,他们才能替代我活着,才能体会到生命的快乐。” “你们是从哪来的?”我看着男人问。 这是我很久以前就想知道的事情,这些跟我们有着相同相貌,相同血腥,甚至有着相同DNA如同克隆体一般的活尸究竟是来自哪? 男人摇了摇头:“不知道呢。成为周明涛之后,我身为活尸的记忆就不见了,只能在梦里偶尔梦到自己杀死真正周明涛时的情形。” 他说着咽了口唾沫:“那真是一个非常不好的梦,我可以感觉到当时周明涛本人临死前的种种复杂情绪,每一次做梦,都像是自己被杀一样。如果真的想知道一切的真相,也许就只有在大地宫里找答案了。” 男人看着我说:“现在,你打算将我怎么办?” 他将配枪递给我说:“你可以杀死我,为真正的周明涛报仇。” 我接过他递来的枪指着他的头,他眼中并没有对死的恐惧,反而像是期待着解脱一样。 我将枪放下:“我不会杀你。” 无法扣下扳机,面前的人即便承认了自己不是涛子,但是我也无法对他下杀手。 我转过身,对般若说道:“带路吧。那两个寄生物的尸体恐怕不会吸引那被寄生者多久,我们快点到龙珠所在的地方,拿到青龙扭,这才是主要的。” 般若看了那银制名牌上的地图一眼,指着左侧的岔路说:“从这里走。” 我们走进了一个宽阔的巷子里,巷子两旁的墙壁很高,大概有五六米的高度吧,两旁还各立着一排青铜兵俑。 这些兵俑身穿精致的盔甲,两手放在胸前,手中都持着双手长钺,像是仪仗队一般。 “都等一下。”般若看向两旁的兵俑说,“我以前玩过的游戏里面,这样的地方都代表着当人走过的时候,这两旁的兵俑都会活过来攻击我们呢。虽然剧情有些老套狗血,不过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她说着,向一个兵俑慢慢靠近,当走到那兵俑近前的时候,她还用手里的强光手电敲了敲兵俑的身体。 “好像,不会活过来的样子啊。”般若耸了耸肩,“也许是我想多了吧。” 见这些兵俑不像是什么机关之后,我们便不再犹豫,加快了脚步走进了那巷子里面,只要穿过这个巷子,我们就能到那龙珠大殿,也就是我们所猜测的,藏着青龙扭的地方了。 当我们快走到巷子中间的时候,我们都停下来了,因为我们发现出口没有了。 不但是出口,就连入口也消失不见了,原本笔直在两侧的两面墙壁,不知道什么时候产生了弧度,变成了半圆形,两面墙壁首尾彼此连在了一起围成了一个圆,将我们圈在里面。 直与曲的差别巨大,而偏偏我们却感觉不到一点突兀,就像是我们走进来的时候,这里就是一个圆一样。 但那绝对是不可能的,没有入口的圆形,我们总不会是穿墙进来的吧。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