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78章:脖子

第78章:脖子

2075 2017-12-25 16:43:07
怪不得从刚才开门的时候就觉得自己的肩膀湿漉漉的,看着自己肩膀上那根鲜红的舌头,我不禁咽了口唾沫。 那歌女的尖叫声消失了,房屋内一片安静。 但是这时候,我宁可听到那个歌女的尖叫,也不想要面临这种死寂。 我眼睛紧盯着手机的屏幕,另一只手伸进衣兜里,快速的将青玉扳指套在拇指上。 从青龙废城出来之后,青玉扳指就再次恢复了可以进入到鬼界的能力,脚下的阴影蠕动,我瞬间遁入到了鬼界之中。 本以为进入到鬼界就暂时安全了,却不想,耳边传来了王芳那沙哑虚弱如同呻吟一般的声音:“我的……脖子……好疼啊!” 伴随着她的呻吟声,我还能听到她脖骨扭动发出的咔咔声! 怎么回事!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手机屏幕上,竟然还有那已死掉的祖孙二人。 我吓了一跳,竟然到了这里还躲不掉他们! 既然在鬼界躲不掉,那在这里就没有丝毫的意义了,将青玉扳指摘了下来,咬了咬牙,心中发狠,既然躲不掉,那就拼了! 我猛的转身,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挥了一拳,却打了一个空,身后空无一人,没有王老伯,也没有王芳,就好像我刚才听到的那些,是幻觉一样。 滴答。 一滴水珠从我的面前滴落下来。 先别说这做仓库的房子不会漏雨,就算是漏雨的话,外面也没有下雨,这怎么会有水滴滴落下来。 我抬起头来,这一次,我看见那东西了! 王老伯倒吊在屋顶上,就像是我第一次见到他尸体时的样子一般,他正在看着我,长着的嘴里不断有口水滴落下来。 他像是要说什么,但是因为舌头被拽到了喉咙里面,虽然能看到他的嘴唇,还有那从喉咙里面被拽出来的舌头动弹着,听到的,却只有无意义的呃呃声而已。 一滴口水滴到了我的额头上,我伸手擦了一下。 冰凉的口水,有一种粘稠的触感,而正是这种触感在告诉我我所见到的并非幻觉。 猛的抓起了桌子上的长明灯,用尽了我吃奶的力气,我朝着头顶那具倒吊的尸体丢了过去。 青色的火焰在半空中舞动,青绿的火光将老人那扭曲的面孔映照的更加骇人。 火焰碰触到了老人的身体,忽的一下,像是被火点着的油布一般,老人的身体刹那间就被那青绿的火焰所吞噬。 黄铜的长明灯掉落下来,砸到了我的脚上,有些疼,我却没有去看,因为我的脖子转不回去了。 脖子的肌肉完全不受我的控制了,我的头继续的向后仰这,向后仰着,到了极限仍然没有停止,受到压迫的颈骨传来了阵阵疼痛的感觉,喉咙紧绷着。 我想要用手讲自己的头给按住,但是却感觉有无数只手将我的四肢牢牢抓着,两条胳膊根本动不了。 目光不经意间瞥到了一旁摆放的一个古铜镜。 里面的我看起来像极了过年时,那被人割破喉咙,抓着脑袋翅膀放血的公鸡,唯一的差别,就是我的脖子上还没有挨上那么一刀。 耳边再次响起了歌女的歌声,那是我从来没有听过的歌,像是一首专门为我准备的送葬曲一样。 后脖颈开始发出咯咯的声响,仿佛要被碾碎了一样,而那声音却又像是歌女歌声的伴奏。 也许在我的脖颈被掰断的一刹那,也就是这歌声的终结吧。 张三横那个坑货,可没有明确告诉我,今天晚上我会有生命危险啊。 就在我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砰的一声,屋子的门被踹开了。 的我头仰到身后,看不到是谁将门给打开。 伴随着杂乱的脚步声接近,我感到有两只手将我的脑袋托住了。 般若跟郑诗涵! “张三横,你特么的快点!” 般若冲着张三横爆了一句粗口。 “来了来了!” 张三横将一把白色的混合物按在了我的嘴上,那刺激性的气味,差点没让我吐了。 可以分辨出的是,那混合物里面有捣碎的大蒜、糯米糊,还有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被味道一刺激,我不听使唤的身体,顿时恢复了。 将头回归原位,我将脸上那些给抹了下去,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来喝杯水,漱漱口。”张三横递了一杯水给我。 我接过那水,灌倒了嘴里漱了漱口后,一口喷在了张三横的脸上。 “我去!” 张三横刚去擦脸,我就一脚将这坑货给踹翻到地上。 “你干嘛啊!吃完饭就打厨子你这是!”张三横气呼呼的吼道。 “干嘛?特么的我差点让你坑死了!” 我说着挥起拳头,就朝着他砸了下去。 破咒有危险我不是不能接受,之前中了诅咒,胡算子给我们破咒的时候,万鬼来袭,也十分凶险,但是好歹你告诉我一声啊! 在我的拳脚之下,张三横哀嚎着向般若求救:“哎呀哎呀,别打别打,般若你快帮忙求求情啊!” “哼。”般若瞥了张三横一眼,并没有插手。 一顿拳脚发泄之后,我拖着鼻青脸肿的张三横从仓库屋子里走了出来。 张三横啜泣着,一脸委屈的说:“我这不是怕跟你说了有危险,吓到你么?可怜我这番好心。” “好心?”郑诗涵瞪着张三横说,“如果不是我看你收拾行李大半夜的要跑,叫上般若一起将你拦下来,你已经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吧!更不会跟我们坦白今天晚上楚瑜有危险!” 这家伙,还真是一个坑啊! 竟然还想要逃跑? 这不是明摆着觉得我活不过今天晚上么? “这不怪我,是般若非要逼着我给他治诅咒的,但这怨灵咒,真的难办啊!搞不好,我这咒没解,自己都要先死了。” “那你就骗我去送死?!” “我可没骗你,你如果死了,这咒不就算是解了么……。” 看我举起拳头,张三横急忙说:“别打,我想到帮你解咒的方法了。” “你如果在耍我们。”般若看着张三横说,“我就将你连同这院子、房子一起烧了!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不会,不会,你们看我找到了什么?” 张三横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个东西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