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95章:封印开启!

第95章:封印开启!

2135 2018-01-02 15:09:48
闪烁着微光的火星飘了过来,在我的面前暗淡消失。 而在这隧洞的深处,那令人感到不安的声音传出的源头之一,却燃烧着更加旺盛的火焰。 火? 这满是石头的地方,怎么会有火产生? “般若!” 我赶紧将般若拽住,那突然出现的火焰也许是我们的生机也说不定。 忽然,一只手从那火焰之中伸了出来,干瘦的手臂就像是被火点燃的枯树枝,还发出嘎嘣嘎嘣的声响,也不知道是火焰焚烧的声音,还是那手臂骨节活动产生的声响。 那只手撑着地面,一个三眼骷髅从那火焰之中爬了出来。 三眼骷髅的手骨与坚硬的地面摩擦,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声响。 所有的隧洞之中,都有这种声响传出,咔嚓咔嚓的声音在这大地宫之中不断的回荡。 在隧洞外的那些豺组织成员,听到这些声响也都不安起来。 “什么声音?” “发生什么了?” …… 因为未知而紧张的话语不断的传进我的耳中,而知道这声音源头的我现在的心情却也比那些豺组织的人轻松多少。 从那火焰中,有越来越多的三眼骷髅在向外爬,仿佛那火焰下面就是地狱一般。 不知道从哪传来了一声尖啸,那声音就像是点燃了一根引线一般,所有的隧洞里都接二连三的有相似的尖啸声传出,而我们所在的这个隧洞之中,那些燃烧着火焰的三眼骷髅也都发出了同样的啸声。 “别管那些怪声了,先解决洞里的御四门血脉!”一个阴沉的声音从洞外传来。 在豺组织的人出现在洞口的时候,那些完全爬出火焰的三眼骷髅,也朝着我们冲了过来。 地面的火焰也随着那些冲来的三眼骷髅涌向洞口,似是骤起的火焰飓风,带着忽忽的尖啸,火焰所过之处,隧洞上下那些凸起的钟乳石都被折断,像是澎湃的海浪,席卷而来,将所触碰到的一切吞噬碾碎。 “快躲开!”我大叫着急忙将般若跟郑诗涵推向隧洞旁边,自己也将身体紧贴在那坚硬的石壁上。 火焰裹挟着三眼骷髅从我们的面前涌过,但是我却没有感到一点被烧灼的痛感,甚至都不觉得炙热。 微微睁开双眼,我朝着自己的左手看去。 手背上那诡异的烙印此时正散发着淡淡的黑光,像是护身符一般,不论是那些三眼骷髅,还是那些火焰,在靠近我们的时候都微微避让开来。 但是那些豺组织的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最先出现在洞口的人直接跟那三眼骷髅撞了个正着,就像是黄油与烧红的刀子相碰一样,三眼骷髅直接从那人的身体穿了过去,没有被三眼骷髅身上的火焰焚烧的残肢在半空之中翻了两下后落到了地上。 这一幕,让剩下的那些豺组织成员都懵了。 紧接着,恐惧的尖叫的声音在火焰之中响起,一场焚烧盛宴正是开始。 水火无情,就算是再厉害的人,在这火焰遍布整个石环的时候也都跟个草人差不了多少了。 “上塔!”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 这石环与塔之间是靠着一些手臂粗细的沉重铁链相连的,那也是石环唯一可以登上那扭曲高塔的路。 看来他们是想要尽快得到那封印之物吧。 如果那真的是万能的许愿机,消灭这些火与骷髅自然也不在话下,不过那种东西,怎么能让豺组织的那些家伙得到! 仗着手背上的烙印保护,我拉着郑诗涵与般若的手从隧洞之中走了出来。 豺组织的人包括银狐在内只剩下三个活人了,只剩下一只手的银狐踩着那晃动不停的贴脸与其他两个人一同向着那扭曲高塔的顶端跑去。 “银狐,我们之间该做个了结了!”般若大喊着挣开了我的手,也跳到了那铁链之上,朝着银狐飞奔过去。 “妈的混蛋!”银狐从怀里抓出了一把纸人,朝着天空之中一抛。 那些纸人落到铁链之上,竟变成了一堆有着猫脸的女人。 这些猫脸女有着猫一样敏捷的伸手,四肢落在那铁链之上,丝毫不在意那铁链的摇晃,就像是行走在平地上一般,飞快的奔向般若。 见到这一幕,我不由为般若捏了一把汗,但是却又没有办法,毕竟我的身手,上了那铁链只会成为累赘。 般若的眼睛眯成一条缝,迎着那冲向她的猫女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反而越跑越快,在那猫女扑向她,双手十指长长的指甲要戳到她的脸的时候,般若才突然压低身体,手中的短刀以不可思议的角度,砍掉了那猫女的脑袋。 她双脚踩在铁链上,像是滑冰一般的滑向第二个猫女,在要与那猫女碰到的时候,她身子猛的一侧,身体朝着铁链下坠去。 “般若!” 她在下坠的时候手中的短刀丢向了第三个猫女,同时一把抓住了铁链身体一荡,翻过那铁链后两脚猛的将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第二个猫女给踹下了铁链。 顺手拔出第三个猫女喉咙上的短刀,一个箭步般若冲到了银狐的面前。 银狐急忙抬起自己的手臂挡在胸前。 而般若手里的刀子则在将他的手臂贯穿后,同时刺进了他的心口。 “该死的,叛徒!”银狐瞪着般若。 “是你先背叛我的。”般若说完,一脚将银狐从铁链上面踹了下去。 见到般若没事,我松了一口气,看向另外两个豺组织的成员。 在般若杀死银狐的时候,另外两个人已经接近了扭曲高塔的顶端。 “拦住那个叛徒!” 一个一头白发梳着背头的老头大喊一声。 另外一个光头男人则掏出双枪对准了般若。 糟了! 光头男人手指扣动扳机,但是手枪却并没有射出子弹来。 “怎么?” 两把手枪同时卡膛,这几率无限接近为零,但是就是现在,这一幕却发生在我眼前了。 见到那目瞪口呆的光头男人,我不禁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口那周天命盘。 不,不可能是命盘的原因。 御四门的人已经死了,我也没有答应过御四门的人背叛般若,那个预言根本已经不可应验了吧。 我跟那个光头愣住了,但是般若却没有犹豫,手中的短刀投出刺进了那光头男人的眉心,但那个老头,却已经跑到了那扭曲高塔之上,伸出双手将那黄金宝柜的盖子给掀开了。 封印之物被开启!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