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80章:不朽尸身

第80章:不朽尸身

2032 2017-12-25 20:44:00
张三横将那周天命盘抱起在怀里,一副怕我给砸了的样子。 刚才在知道这东西是一命换一命的玩意时,我的确是有砸了那命盘的冲动,但在听张三横说,不需要人命就能用那命盘帮我解除诅咒的时候,我还是将那冲动给压下去了。 “替身傀儡是什么?” “就是用来代替你承受诅咒的傀儡。”张三横说,“你的诅咒想要解除,那除非是你死了,但是可以将诅咒转移到没有生命的傀儡身上,只要之后讲那傀儡烧了,诅咒自然一同烟消云散了。” “就这么简单?” “有了这个命盘,一切都很简单。”张三横说。 “那现在就弄吧。” 张三横点了点头,将行李箱打开,从里面拿出了一把稻草来。 他的手三下两下,就讲那稻草折成了一个人形,然后拿出几根红绳,一边讲那草人的四肢还有头给紧,一边嘴里还神神道道的念叨着:“阴阳掌中握,草木皆有灵,入山言临兵,踏海问斗行,虽无血肉躯,但赐人之灵!” 一套嗑念叨完,那草人也已经完工了。 他瞥了我一眼,将藏在怀里的周天命盘拿出来:“我可告诉你,可千万别给这东西砸了。” 我不耐烦的点了点头。 张三横将那命盘放到了桌子上面,然后将般若点着的那盏长明灯吹灭,与另外两盏长明灯分别放在你命盘的周围,而后将那草人放在了命盘的中央。 “来。”他对我招了招手。 我走了过去后,他对我说:“将这三盏灯点着,然后盯着那草人,直到你看到草人长出五官为止。” 草人会长出五官? 我拿出火机,将那三盏灯分别点着。 原本躺在命盘中央的草人,在我点着三盏灯之后,突然立了起来,草人的脑袋昂起,像是跟我对视一样。 见过许多堪称奇迹的事情后,这草人的变化并没有让我多么惊讶,我盯着草人的脑袋,渐渐的,我看到这草人的颜色开始变化,从嫩绿变成青绿,从青绿变成了黄色,那黄色并非是麦穗的金黄,而是像人皮肤一样的颜色,最后甚至都看不出来这是一个草人了,完全就是一个缩小版的人。 在我的注视下,草人原本如同鸡蛋一样光滑没有五官的脸上,也渐渐浮现出了五官,那样子跟我一模一样。 “这就是替身傀儡?” 看着面前跟我一样的小人,我惊奇的对张三横问。 “就是这个。”张三横说完盯着我,“有没有感觉到什么?” “什……”我刚张嘴,耳边就就响起了歌女的歌声。 看着我的样子,张三横问:“是不是怨灵咒发作了?” 我点了点头:“怎么回事?” “很正常,这怨灵咒是附体在你身上的,而我用这稻草又做了一个你,怨灵咒无法分辨出哪个是真的,自然会先除掉一个。不过别紧张,我有对策!” “你这家伙!” 这混蛋还真是一个坑货啊! 之前骗我到哪仓库房差点害死我,这一次又是有生命危险的事情不提前说一声。 如果不是因为担心这怨灵咒随时发作会害死我,我早就给这混蛋的脸打成猪头了! “快跟我来。”张三横对我说。 我急忙跟在张三横的身后,进到了仓库房里。 他将仓库一个角落里堆放在一个长桌上的镜子,盒子什么的,扯着下面的红布一下子全都掀到了一旁。 这时候我才看到,那些杂物下面哪里是什么长桌? 分明就是一口棺材! “来来,快帮个忙!”张三横对我说,“将这棺材抬到院子里去,快点,晚了可就来不及了!” 我走到棺材的一头,两手抓住那棺材的底,抬了一下,竟然没有给抬起来。 生活在现代城市之中,亲人死了都是火葬,棺材什么的都是在电视里看到,对棺材的重量我并没有什么概念,却没有想到这东西竟然这么沉,至少有七八百斤的重量啊! “喂,你行不行啊。”张三横看着我说,“这种重量的东西,般若都能一只手扛着去逛街,你的力气不会比女人都小那么多吧。” “……” 我掰了掰手指,平常状态的我就算能将这东西给抬起来,想要走也是不可能的,我握起拳朝着自己的心口砸了一下,激发出心脏力量,有心脏力量的加持,那要搬起这东西就简单多了。 我走到棺材的中间,单手将这棺材直接扛了起来,在张三横那惊讶的目光下,快步走到了院子里面,将棺材放下。 “棺材已经抬出来了,下面该怎么办?”我对愣在仓库房里的张三横说。 “啊,给棺材盖打开,躺进去,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吧。”张三横跑出来说。 睡棺材? 真是晦气的方法。 不过现在却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将棺材盖掀开,却被里面的东西吓的不敢进去了。 “这里面,有尸体啊。” 那是一个像是木乃伊一样的尸体,皮肉干瘪,但是眼睛跟嘴都是大张着的,身上没有散发出尸臭味,倒是有一股淡淡的中药香味。 我不怕死人,但是要我跟一个尸体挤在一个棺材里面,还是在这三更半夜,我却难免感到心里发毛。 “我知道,没尸体就不让你进去了,那是没得好死的横死尸,尸身保持完整,我爸当年废了好大劲才弄到的一具,用了不少的手段,才将之变成了不朽尸身,那可是无价之宝,今天晚上只是借给你用一下,你可别动什么歪心思。” 去特么的歪心思。 这张三横不说还好,听他说完,知道这尸体是不得好死的死尸,我心中更发毛了,总觉得这尸体的那空洞的眼窝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看一样,没等跳进棺材里面,我就觉得头皮发麻了。 但是在我犹豫的时候,耳边那歌女的歌声越发清晰了,不时还能听到王芳脖颈骨节扭动的咯吱声,还有王老伯漏风喉咙发出的呻吟声。 不用张三横说,我也明白,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我闭上双眼,咬紧了牙。 妈的,拼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