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24章黑猫

第24章黑猫

3113 2017-11-21 12:05:16
我喜欢清晨那温暖而不炽烈的阳光。 自从戴上青玉扳指之后,这两天每天夜里我都会感到身体冰凉,就算是裹着厚厚的被子也没有用。 如果不是当触摸胸口的时候,还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我真的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在什么时候已经被活尸取代了。 只有当清晨的阳光照在我身上的时候,那温暖的感觉,才会让我觉得自己又成为了一个活人。 吃完早饭,我便去了机场。 昨晚录完口供,我便让涛子与郑诗涵今早来机场见面,准备一起前往那朱雀石门。 我来的有些早,索性站在机场的门前,一边晒着暖洋洋的太阳,一边等人。 人来人往的机场之中,有一个人引起了我的注意。 那是一个一直站在大楼阴影下的女人,我一直以为她跟我一样是在等什么人,但当我不经意的看向她时,我才发现她一直在盯着我。 那个女人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裙,披散着的头发遮挡着她的面孔,只露出一只睁得溜圆的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我,垂在身侧的双手沾满了泥污,发黑的指甲就跟野兽的爪子一样的尖锐。 被她那目光盯着,我觉得背后凉飕飕的。 一阵微风拂来,将她的头发吹起,我惊讶的看到,那头秀发下隐藏着的竟然是一张猫脸! 我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猫脸女人,目光根本无法从那张骇人的脸上移开。 现在可是白天啊,为什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东西出现! 明明站在阳光下面,我却感觉身体冰凉。 其他进出机场的人仿佛都没有看到女人的那张猫脸,一个个若无其事的从她的身边走过。 “楚瑜,你在看什么呢?”郑诗涵的声音传来。 “你看不见吗?那个女人……。”我喘着粗气,对走来的郑诗涵问。 “哪?” “就在那……。”我伸手指去,却发现那个女人竟然消失不见了,只有一个黑猫蹲在那里,一双蓝宝石般的眼睛正对着我。 “楚瑜,那里没人啊。”郑诗涵看着满头冷汗的我说,“你是不是太累了?” 我将头上的冷汗擦去,收回看向那阴影方向的目光:“也许吧。” 转过头来,我发现除了郑诗涵之外,郑云也站在一旁,正一脸不高兴的看着我。 “老板,你怎么也来了?”我看着郑云问。 郑诗涵叹了口气说:“我说过不让我爸来的,非要跟过来。” 郑云哼了一声瞪着我说:“你神秘兮兮的要带我女儿走,连去哪都不告诉我,我能放心?” 我笑着对郑云说:“去哪其实也不是秘密。你还记得我跟你出差去的那个矿石村吧。” “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你带我女儿去干吗?我可告诉你,我当年也是年轻过的!你小子打的什么鬼心思以为我不知道?这一次不管你们去哪,我是跟定了!” “爸……。” 郑诗涵以手加额,一脸无奈的表情。 “没事,一起去吧。”我说道。 郑云如果已经被古三家所控制的活尸替代,就算我们拒绝他同行,他也能偷偷跟着我们一起,还不如同行,顺便看看眼前这个郑云到底有没有什么问题。 最后到的人是涛子,那家伙顶着一头乱发,可能连脸都没洗就来了,原因当然是因为他又睡过了。 我现在都有些怀疑,这家伙这么贪睡还能在刑侦队里有一席位置,背后是不是有什么交易。 登上飞机,我发现这飞机上还坐着一个熟人。 就在我们对面的一个座位上,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正在看着报纸,那个老人,正是昨天在监狱将石门钥匙跟我的人。 同在一架飞机上,我可不认为这只是巧合。 本想要跟他打个招呼,那老人却给我递了一个眼色,轻轻的摇了摇头,示意我别过去。 过了一阵,我看到老人站起身来,在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他轻轻的咳嗽了一声。 “我去趟卫生间。” 我说着站起来,跟在老人的身后向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 老人走进卫生间后并没有将门关上,我看了看没人盯着我,也走进去了。 “老伯。”将门关上,我对那老人说道,“没想到会在者见到你啊。” 之前在监狱里我们俩会面的时间短暂,老人也没有自我介绍,所以我现在都不知道他叫什么。 “别叫我老伯,叫我银狐吧。”老人说,“飞机上有古三家的人,对了,你知道古三家吧。” “有过接触,不过古三家具体是什么我不太清楚。” “一群信奉邪神的邪教徒。”银狐哼了一声说,“古三家的事情,我以后会告诉你。现在我们要先应付飞机上古三家的人。” “飞机上古三家的人?” “古三家的目标是你。”银狐将卫生间的门打开一条缝,“看到那边那个女乘务员了么?她就是古三家的人,你小心着点,她给你什么东西都不要吃。” “既然飞机上有古三家的人,我们下飞机不就好了么?”我说道。 毕竟这是飞机啊,如果起飞后那个空姐在空中发难,搞不好这飞机坠毁,大家都要玩完。 “怎么?你觉得机场就安全么?”银狐看着我问,“我敢说,你从飞机上下去,只会更加的危险。” 听到他的话,我不禁想起了在机场门口看到的那个猫脸女人。 看来从我们进入这机场的一刻,就已经是落入到古三家的圈套里了! “不用担心,你爷爷托付我保护好你,我就一定能保护好你,我欠他的人情我一定会还。”银狐说道,“你就当什么都不知道,老实的等着飞机着陆就好了,对了,别告诉别人,免得打草惊蛇。” 当成什么都不知道? 这老头说的倒是简单。 在知道有人要杀自己的情况下,没有哪个真能当成什么都不知道吧。 怀着忐忑的心情,我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 飞机刚一起飞,银狐让我提防的那个空姐就走了过来。 看着那走来的空姐,我随手拿起一份儿杂志看了起来,尽量让自己表现的自然。 “请问要喝点什么吗?” 空姐的脸上挂着和善的微笑,如果不是银狐提前提醒我,恐怕我怎么也不会将她跟古三家联想到一起。 “不需要,谢谢。”我摇了摇头。 一旁坐着的郑云对空姐说道:“给我来一杯绿茶。” 郑云身旁的郑诗涵有些意外的看向郑云:“爸,你什么时候开始喝绿茶了?” 郑云稍微一愣,说:“人生总要尝试一些新的事物嘛。” 过了一会儿,那个空姐端着一些饮品走了回来,除了将一杯绿茶放到了郑云的桌子上之外,还给了我们一人面前放了一杯橙汁。 “我可没点橙汁。”我对那空姐说道。 “先生,这是赠品,每个人都有哦。” 说完那空姐就离开了。 我看了看周围,果然,每个乘客的面前都放着一杯橙汁。 涛子随手拿起面前那杯就要喝,我赶紧将他的手给抓住:“你不是说要减肥吗?这种富含糖分的东西你还是别喝了。” “喝这么一杯没关系的吧。”涛子看着我说,“我每天都坚持锻炼的说。” 我摇了摇头,天知道这橙汁里面有没有被古三家的人下什么“佐料”,我怎么也不会让他喝的。 “行行行,不喝就不喝。” 见涛子松开果汁,我暗松了口气,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将他的那杯橙汁拿到近前。 我的手刚一碰到那果汁,就如同魔术一般,我看到杯子里的果汁颜色从橙色变成了鲜红浓稠,一股刺鼻的腥味从被子里飘了出来。 这哪里是什么果汁? 分明是一杯的鲜血! 呼! 杯中鲜血化作一篷血雾散开,不但是我手里拿着的这个杯子,一时间,所有人面前的橙汁都化作血雾,飞机上的人,都被这突然的异象给吓懵了。 银狐嗖的一下冲了过来,一抬腿,将我们面前的所有饮品都给踢到一旁,同时飞快脱下身上的衣服,挥动着将他那些血雾给赶开:“小心别碰到这些血雾!” 银狐的话音刚落,周围就传来一阵惨嚎哀鸣的声音。 那些身体被血雾所触碰到的乘客,皮肤都变成了灰色,随着他们的抓挠,大块的灰皮就像是剥落的墙皮一般从他们的身上脱落下来,露出了白森森的骨头,白骨之上布满了纤细的红丝,看起来就好像是红色的蛛网一般。 血雾只持续了几分钟的时间,而就在这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内,整个机舱里除了我们几个人之外就再也没有活人了。 见到这一幕,郑云吓的脸色苍白,脑袋都要缩进脖子里了,身体颤的跟筛糠一样:“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银狐黑着一张脸刚要说话,周围便响起了一连串咯吱咯吱的声音,那是暴露在空气之中的骨膜扭动的声音。 随着这个声音,那些已经死去之人从地上爬了起来,如地狱一般的景象。 “别乱动,我会对付这些东西。” 银狐说着,伸手到怀里掏出了一大把白纸来。 面对那些向我们扑来的骷髅,银狐面色沉稳,两腿叉开站稳,嘴里默念着什么,紧接着猛的将手里的那些白纸丢到了空中。 那些白纸在半空中化作了一朵朵蓝色的火焰,如同是绽放的蓝色莲花一般。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