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55章:雾

第55章:雾

2020 2017-12-13 09:24:02
雾中的车子突然消失了,像是化作了这雾的一部分一般。 但是车子里却没有任何人说那些消失的车辆,还有车中与我们一样的那些“人”。 “你们看见了吗?”我不禁问。 “什么?”郑诗涵一脸疑惑。 “刚才的那些车子啊。”我说道,“你们难道没有注意吗?” “没有车子啊。”郑诗涵说, “什么车子?”坐在我旁边的涛子看了看我,“这条路上一直只有我们一辆车啊。” 都没有看到,简直就好像我刚才看见的是虚妄一般。 “你刚才看到什么了?”般若问。 “很多车子从我们旁边驶过,我看到一辆车子上面的人跟我们一样。”我说,“开车的我跟我说了一句我不该来,然后所有的车子都消失了。” “你是有妄想症了吧。”郑云冷嘲热讽的说,“这龙家镇平日里都少有人往来,这大雾天,怎么可能有很多车子啊。” “没错,是没有。”般若说,“不过这也不代表他看错了。银狐说过,御四门血脉有时候能看到一些我们看不到的东西。” “鬼?”涛子问。 “不。”般若摇了摇头,“不是鬼。” 又是说话就说了半截。 “不是鬼,究竟我看到的是什么?”我问。 “你为什么会以为我会知道?”般若反问,“我是豺组织培养出来的杀手,从来只是收集能有助于我杀死目标的情报,这种御四门血脉会看到什么的无聊事情我就算听到也不会记得。” 不知道还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的,也是没谁了。 不过最起码知道这雾有古怪。 不管这是古三家提前来这里布置好了陷阱,还是因为朱雀石门的开启,导致这藏着另一扭的龙家镇古机关开启,只要冲出这片大雾就都无所谓了! 随着向前,雾的颜色由白渐渐变黑。 与其说是雾,更像是给先人烧纸钱时,产生的滚滚黑烟,我甚至看到在这黑雾之中,漂浮着闪烁着微弱火光的余烬。 在这黑雾之中,就连雾灯的光都只能照到前面三米左右的距离,更远处便是一片的漆黑。 “诶,前面好像有人。” 听到郑诗涵的话,我向前看去,果然看到前面出现了一个人影,明明天还不冷,却披着一件青绿色的厚羽绒服,他的领子立德很高,将自己的半张脸都给挡住了,另外半张脸则被他头上的鸭舌帽所遮挡。 他挡在我们的前面,冲着我们不断的招手,仿佛要让我们停车一样。 “这人看起来好怪,我们还是别理他了。”涛子说。 我点了点头,就算涛子不说我也不打算停车,如果是在别的地方,这穿着不合季节衣服的人冲我招手,我有可能会停下车子来,但是在这黑雾之中,我可一点停下来的想法都没有。 天知道这家伙究竟是不是人。 车速不减,想将车子从他的身边开过去,但是车子从他身边驶过的时候,突然熄火了。 按理说,以我开车的速度,就算是车子突然熄火也应该向前滑行一段距离才对,但是现在,这车子却像是被什么扣住了地盘一样,停在原地,不再向前哪怕一厘米的距离,简直就像是我故意将车子停在那服装怪异的人身边一样。 那怪人也不犹豫,见车子停下来,伸手按在了我旁边的车窗上。 不,与其说是手,还不如说那是一个爪子。 不但五指尖锐细长,甚至上面还布满了青色的鳞片。 那车窗上面顿时出现了一层冰霜,紧接着,车玻璃竟然出现了冻裂的迹象,而我也感到一阵酷寒,将我半边身子都冻的有些发麻。 这到底是什么鬼! 看着就要冻裂的车窗玻璃,我急忙说道:“我数到三,你们都将头低下。” “一!” 我急忙狠狠的敲了自己的胸口一下。 “二!” 心脏力量迸发而出,传遍了我的全身,血脉之中传出的炙热感觉帮我抵御了那严寒。 我攥紧了拳头,喊出了最后一个数: “三!” 大家急忙弯下腰来,就连涛子也将身体压低,身体卷缩的就像是一个大肉球一样。 在我喊出三的同时,车窗玻璃也咔嚓碎裂,一股寒流从破碎的车窗里传了进来,我的眉毛上都出现了一层寒霜,被这寒流吹到的脸,感觉像是被刀割一样的疼,如果不是因为激活了血脉力量,让身体暖和了一些,恐怕这寒流都能将我的皮肉冻裂,甚至将我的血肉冻的坏死! 不过即便是有血脉之力给我带来的升温,我也无法在这寒流之下太长时间。 攥紧的拳头狠狠的向着那怪人的手掌打了过去。 砰! 打在他的手上,感觉却像是打在了一堵冰墙上一般,整个拳头仿佛都要被冻裂了。 但相比于我,他的手则是直接碎裂! 碎裂的手掌没有流出一滴血来,整个手都变成了冰块掉落在地上,我的拳头并没有停下来,整个人拧腰发力,从座位上站起来,拳头直接砸在了那怪人的脸上。 咔嚓! 我分不清这是我骨头断掉的声音,还是他头骨被我打碎的声音,或者这是两个声音夹杂在一起产生的? 总之,我感觉的自己的手很疼,整个右手都已经变形了。 而那怪人的头,也凹进去了一大块。 他后退了两步,一缕缕像是水蒸气一样的白雾从衣服里面冒了出来,不一会儿,就只剩下一些衣物落到地上。 怪人化作的白雾在半空之中凝聚成了一个球,然后不断的收缩,收缩。 我看着那突然停止收缩的白雾之球,我有一种不安的感觉,下意识的用双手挡住了自己的头。 砰! 那白雾只球突然爆炸开,带起一股热浪,那热浪的温度虽然比不上炙热的火焰,但是也像是滚烫的开水一一班,我感觉脸上,手上一阵生疼,而相比于这不致命的温度,更危险的,却是爆炸时产生的气流。 在那强劲的气流面前,我们的车子就像是狂风前的火柴盒一样被高高的卷起,在半空之中翻滚着。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