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73章:阴暗之心

第73章:阴暗之心

2087 2017-12-22 10:02:02
寻找不到那无形的袭击者,我将目光落在唯一没有被在体内留下黑色气息的郑诗涵身上。 为什么她没事? 明明我才是御四门的人,为什么我体内会出现这黑色的气息,而只有她没有? 该死的,该被困在这里的,怎么看都不应该是我啊! 我双手抓着头,心中充满了抱怨,但是却无法阻止体内的黑色气息快速的扩散,不但无法阻止,倒不如说,这黑色气息仿佛是在对着我干一样,以比刚才更快的速度在我的体内扩散,这才几秒不到的时间已经布满了我的全身,开始向着四周跟脖子蔓延了! 郑诗涵将手放在我的肩膀上。 我看向她,她一脸关切的神色,嘴唇动着,虽然听不见,但是从她的表情来看,我也能猜到,她应该是在说一些安慰我的话吧。 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她不知道这黑色气息的恐怖,就算知道她身上也没有这黑色气息,我真希望能够有胡狼控制黑气的方法,将这黑气引入到郑诗涵的体内…… 不!我怎么会有这样阴暗的念头?! 我啪的扇了自己一巴掌,疼痛让我的头脑清醒了许多。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从刚才犹豫是否救涛子开始,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黑暗! 这种阴暗的念头,在过去就算是会在脑中闪过,也会立刻被我否决的。 我看向涛子,他身上的黑色气息已经蔓延到了他的脖子上,他看着我,目光之中带着些许的伤感,但是却并没有一丝的怨恨。 我刚才,到底是怎么了?! 我来不及多想,急忙冲了过去,手中的匕首朝着胡狼的脊椎狠狠的挥了下来。 刷! 那根脊椎被我劈成了两段,我抓住那还在涛子体内的那节脊椎将之拔了出来。 胡狼不知道是因为被斩断脊椎的疼痛,还是因为功败垂成的愤恨,大声的嘶吼起来,那声音在我的脑海里面不断回荡,震的我脑仁生疼。 手中匕首一翻,快速的刺进了胡狼的嘴里,将她的脑壳贯穿。 即便是气化的身体,要害也是存在的。 脑中传来了一声叹息,这是胡狼发出的最后的声音。 她的身体渐渐消失,脸上不再有狰狞的表情,有的只是一脸的安详,被困在这里半生不死三十年,死亡对她来说是一种解脱吧。 我将涛子扶助,他虽然没有消失,但是两眼紧闭,应该是昏过去了吧。 都是我的错耽误了好多时间,希望他没有伤到要害。 不过我现在其实没有什么资格担心别人,毕竟自己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要炸了吧。 我苦笑着低头看了一眼,却惊讶的发现我身上的黑色气息都消失不见了。 怎么回事? 这黑色气息来的无声无息,怎么消失的也是无声无息的? 难道…… 脑中快速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我这才猛然反应过来,这血之漩涡之中,根本就没有什么无形的袭击者! 那黑色气息的出现,恐怕是跟我们的心境有关,这里不知怎,会让人内心阴暗的念头扩大,内心阴暗念头的产生,导致了黑暗气息的出现,阴暗的念头越多,黑暗气息扩散也就越快。 至于般若,虽然不知道她心里现在在琢磨着什么,但是从她的表情来看也能猜出她心里没有想着什么好事。 我看向般若,她并不可靠,就如同她说的那样,到了关键时候她有可能会杀我,但是我不能让她死,因为剩下两个扭存在的地方只有她知道。 不过即便知道了黑色气息的来源,我就算告诉般若,她也不一定能信。 除非想办法让她自己放下那些阴暗的念头才行,只是这可不容易啊。 让一个人断了阴暗念头最好的方法,那自然就是将之打昏过去,不激活心脏力量,我绝对不是她的对手,但先别说我能不能以这样的身体激活心脏力量,就算能,我担心再像之前一样,一口血闷在胸里直接昏迷过去。 只能想办法让般若自己断掉那阴暗的念头了。 我将涛子交给郑诗涵,看着般若,我向她靠近。 见我接近,般若眼中的敌意更浓了,一双握拳的手张开,手背上青筋暴起。 凭她的话,就这一双手就能轻易的将我的脑袋拧掉呢。 我偷偷咽了口唾沫,感觉自己靠近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愤怒的老虎。 来到般若面前,她并没有对我展开攻击,毕竟虽然在这里,心中阴暗的念头会无限扩大,但那并不会影响理智,她不傻的话,就不会轻易对我这个御四门血脉出手。 看着她,我将手中的短刀双手递向了她。 见到我的动作,般若愣了一下,一副不明所以的看着我。 “还给你。”我说道 虽然发不出声音,但是对于她这种被豺组织训练过的精英杀手来说,读懂唇语并不是什么难事。 我看着般若,表面平静,心里却急的打鼓。 记得之前她跟我说过,我给她信任,她就会回报给我信任。 现在,我将唯一的武器给她了,这是我对她的信任,她能不能活下来,那就要看她是否能对我回以信任了。 她抬起手来握住了我手里的短刀,身上的黑暗气息不再扩散,但是却也没有消失。 至少代表她对我已经不再是那么敌视了。 这是一个好兆头,我冲她笑了笑,转身背对向她,回到了郑诗涵的身边,我不知道这期间身后她有什么动作,但是当我转过身来,冲她招手的时候,她身上的黑色气息已经消失殆尽了。 但是这个时候,我们也到了出口处,漩涡之中流淌下来的鲜血在到达出口的时候,便逆向向上,沿着出口外围又升了上去。 我们从出口之中掉出来了,离开出口的身体迅速的恢复了肉身,让我送了一口气的是,般若的身体也已经恢复过来了。 在离开出口的一刹那,般若身上的黑暗气息爆发了。 从般若身上发出的那声音轻微,就像是水泡破碎的声音,但是那轻微的声音,却让我的心悬到了嗓子眼里。 噗通。 我们摔在了坚硬的地面上。 般若手捂着胸口,也正是那黑暗气息残存的地方,脸上漏出痛苦的表情,鲜血从她的指缝之中流了出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