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84章:来晚了

第84章:来晚了

2252 2017-12-27 20:53:01
牛眼泪的效果没有持续多久。 也就两三秒左右吧,楼梯上那些骇人的东西就开始从我的眼中渐渐消失了。 虽然看不见,但是我仍然感到背脊发凉。 “那些,是什么?”我看向胡算子问。 “鬼阵。”胡算子说,“不这并不是一般意义上所谓的鬼魂,不然也不会被困在这楼梯上眼睁睁的看着我们却无可奈何了。这些鬼并非是人死后灵魂所化,其实是人在临死时那带着怨恨的强大执念。” “怨念?”我想起刚解决的那个怨灵咒,不禁脱口而出。 但话一出口我就有点后悔了,担心胡算子知道我已经进入到了藏着青龙扭的废城。 胡算子看了我一眼,并没有露出异样的神色。 “没错,就是怨念。”胡算子说,“虽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鬼魂,但是使用一些左道之术,却可以将这些怨念变成危险的地缚灵,就像是你刚才遇到的那些小孩人头一样,一个不注意,就能要人的命。” 胡算子说着将自己身上穿着的道袍脱下,在面前一挥,如同是变魔术一般,那道袍竟然就笔直的横在了半空之中,简直就像是那道袍是铺在一张长桌上一样。 接着,他丢给了我一个脏兮兮的袋子。 那袋子不大,有一些重量,我打开借着窗外透进来的阳光一看,却发现里面装着的竟然是一些泥土。 “你给我这个干吗?” “那是五色土。”胡算子说道,“一会儿我让你撒的时候,你就将那五色土洒在楼梯上,土如果分开两旁,你就可以走在中间上楼。” “你确定我这样上去不会有事?”我看向胡算子,“要不你来撒吧。” “我来撒土,你会做法?”胡算子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 “好吧,好吧。我来。” 虽然不想要靠近那楼梯,但我还是拿着那袋土走到楼梯前,抓了一把,等着胡算子给我发信号。 胡算子如果要害我,刚才就没有必要费力来救我了。 只见胡算子手一挥,丢出了几枚铜钱。 在那几枚铜钱落下的同时,胡算子嘴里念叨了一句什么,那几枚铜钱落到了他的衣服上。 就在这时,突然有一阵阴风从楼梯上吹了下来,站在楼梯口的我被那风带着的寒意吹的半边身子都麻了。 那风是奔着胡算子去的,胡算子的道袍在那阴风的吹动下发出烈烈声响,道袍剧烈的颤动着,仿佛是要被那风给掀起来了一样。 胡算子冷哼一声,两手猛的一拍面前的道袍。 颤动的道袍稳定了下来,但是上面的那几枚铜钱却突然滴溜溜的转了起来,并且还越转越快,一点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胡算子的眼睛眯起,这让他看其来更像是一只狐狸了,只见他左手朝天,右手朝地,掌心相对,猛的一拍,五枚铜钱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给按住了一般啪的都倒了下去。 “撒土!”胡算子冲着我大喊一声。 我急忙抓了一把土洒在了楼梯上面。 就如同胡算子说的一样,洒在楼梯上的土像是被无形的手朝着两旁拨开了一样,露出了一条三四十厘米宽度的小道。 “快上去!”胡算子咬着牙说道。 我回头看了他一眼,只见他的额头上布满了汗珠,显然要镇住那几枚铜钱也不容易。 我赶紧一边撒土,一边朝着楼上走去。 等见我到了楼顶之后,胡算子送了一口气,两手突然分开。 桌子上的几枚铜钱嗖的一下,都从桌子上弹了起来,像是子弹一样的朝着的胡算子的头上飞去。 面对这几枚铜钱,胡算子急忙将头一歪,那几枚铜钱都打在了他背后的墙壁上,竟然都深深的钉在了墙壁内。 哼了一声,胡算子拿起自己的道袍走到了楼梯前,对我说:“那袋子里面有的一张纸符,你拿出来给烧了。” 听胡算子这么说,我将袋子里面剩下的泥土都给倒了出来,果然看到一张叠着的纸符。 拿出火机,将那纸符点着之后,我丢了出去。 纸符并没有落地,而是从楼上一直飘到了楼下,随着这纸符从楼梯上飘过,即便没有用牛眼泪,我也能看到随着那纸符飘过,楼梯两旁浮现出了一些人形的黑气,伴随着充满了哀怨的哭声,那些黑气都消散了。 解决了地缚灵,胡算子蹭蹭两步就跑了上来,没有多说什么拉着我就到了二楼。 相比于一楼,二楼打眼一看就给我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这里虽然也挡着窗帘,但是却并不是像一楼那样的黑暗,而是充斥着不知道是从哪里发出的红光,一切都被染上了一层红色,让人看着就会不禁联想到血,联想到死亡,让人感到反胃的猩红。 楼上传来了孩子的哭声,银狐应该就跟那些孩子在楼上吧。 只是我却不敢贸然硬闯过去。 “这又是什么?”我对胡算子问。 胡算子眼睛向着四周扫了扫说:“不过是鬼打墙一样的障眼法而已,没有什么威胁性,看来银狐将精力都用在了一楼的那些地缚灵身上了,二楼只是要拖延时间而已。” 他说着,两手叠在身前,拇指相对,嘴里念叨着:“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胡算子念叨的这九字真言是东晋《抱朴子内篇》记述的六甲秘祝,据说可以辟邪不惑,可以说是鬼打墙的氪星。 不过这同样一句话,胡算子念出来有用,我这个没学过这些玄学的,念叨却不一定有效果。 胡算子显然也明白这一点,念叨完之后,抓着我的手腕,就带着我向前走去。 我跟着胡算子向前,只觉得他是拽着自己东一步,西一步的瞎走,有时候感觉自己都要撞到墙上了,如果不是被他拽着,好几次我都要停下脚步了。 终于被胡算子带着离开了二楼,一到三楼,我们就急忙向着哭声传来的房间跑去。 推开屋门,刺鼻的味道呛的我反胃,屋子里面的摆设跟我梦中的场景一样,到处都是尸体,但是原本应该被绑在椅子上的女人却跟胡算子都消失不见了。 “该死,看来我们来晚了一步!”胡算子狠狠的跺了一下脚。 看着屋子里的惨剧,我不由叹了一口气,不过不幸中的万幸,虽然来晚了一步,但是好在还有一个孩子还活着。 我向着那蹲在墙角,身体瑟瑟发抖,哭个不停的孩子走了过去。 “别哭了,已经没事了。”我走过去拍了拍那个孩子的肩膀说,“不会有事了,你已经安全了。” 孩子停止了哭泣。 但看着这突然止住了哭声的孩子,我却有一种不安的感觉,有些不太对,正常人在痛哭后,即便止住了眼泪也应该还会啜泣一阵的吧。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