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74章:龙梯歌女

第74章:龙梯歌女

2249 2017-12-22 20:58:01
我急忙从背包拿出纱布还有止血药递给般若。 接过药,她别别扭扭的道了一句谢。 我有些意外的看着她,真没想到她也会说谢谢呢。 般若直接将衣服挽起,露出胸前的伤口,那伤口比我猜的还要深,虽然只是一缕黑色气息爆炸,但是那威力不但撕裂了她的血肉,甚至就连骨头上都留下了一道裂痕。 将药喷在伤口上,我看着都觉得疼,她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简直就像是没有痛觉的机器人一样。 我转身走到涛子的身边,他身上虽然没有伤口,但是却依旧昏迷不醒,不知道是不是在那血之漩涡之中被胡狼伤了内脏。 “躲一下。”般若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们都不会医的吧。那就别当路,我来看看他有没有事。” 听到般若这么说,我急忙侧过身子,让她过来:“你的伤口包扎好了?” “嗯。”她点了点头,蹲在涛子的身边,伸手按在了涛子的手腕上。 “你会把脉?” “我是杀手。”般若说,“不可能戴着一些西医的听诊器之类的东西去做任务,会一点中医,知道自己如果受伤要怎么治疗很奇怪么?别忘了,你之前心口憋着一口淤血,都是我想办法帮你治好的。” 过了一会儿,般若将手从涛子的手腕上拿开,又在涛子的胸口上按了按:“脏腑没有损伤,骨头也没有折断,虽然脉象微弱,但没有什么大碍。我们先去那青龙扭吧。他要等一阵子才能醒来。” 这里是一个地下溶洞,在我们不远处,有一个奇怪的建筑。 那建筑像是一个巨大的旋转楼梯,楼梯很宽足以让五六个人并肩而行,高度看起来至少能有十层楼那么高,整个楼梯被制成了龙的形状,在这青龙梯的时上面,还有着四个像是龙爪的突出物,上面闪烁着淡淡的白光,像是灯一样的将整个溶洞照得通亮。 作为唯一的建筑,那青龙扭应该就藏在这上面吧。 我跟般若走上了那青龙梯,郑诗涵留下照看涛子。 伪玉戒指我留给了郑诗涵,毕竟从胡狼的记忆来看,当初来的十六个人里面,至少有两个人通过了那血之漩涡。 虽然过了三十多年,那七个人怎么想都不可能还活在这里,但是四周却也看不到那七个人的尸骨,有伪玉戒指在手上,就算遇到什么突发状况也能自保,加上青龙梯就在近前,真的遇到什么麻烦,我们也能来得及救她。 “这你拿着吧。”般若将手里的短刀给了我,“你暂时不能动用你的血脉力量了,这么弱需要武器保护自己。” “啊?” 我接过那短刀,有些意外的侧头看着般若。 怎么觉得她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如果不是因为她没有被胡狼碰到过,我甚至都要怀疑眼前这个人是不是被胡狼占据了身体伪装成般若了。 难道说真像她说的那样,我给她信任,她也会报以我信任? 我摇了摇头,怎么可能? 一个豺组织培养出来的杀手,才不会那么天真的就对一个人予以信任。 不去想那不切实际的可能,我继续向着楼上走去。 在刚踏上这楼梯的时候,我就隐约听到好像有人在顶上轻声哼唱,随着不断向上走去,那歌声越发的清晰起来,最后我们终于看到了那歌声的来源。 最上方的龙爪之上,跪坐着一个女人,她并非真实,而是皎洁的白光凝聚而成的,一身长长的裙子,头上戴着头纱。 她的相貌算不上漂亮,但是歌声却是十分的优美,是我从来没有听过的美妙,让人在靠近她的时候不由得放慢脚步,想要听她多唱一会儿。 不知不觉间,我已经停了下来看着她,此时的我只觉得仿佛世间的一切都消失不见了,只有我跟这个正在哼唱的歌女。 突然我感到自己的耳朵被什么堵上了,却是般若快速的给我塞上了一对耳塞,歌声消失的时候,我才注意到,自己的身边近在咫尺的地方竟然还坐着两个人,他们闭着眼睛,仿佛沉浸在那优美的歌声之中。 而在他们的手指上,却都戴着那伪玉戒指。 豺组织的人! 他们虽然脸色有些干瘪蜡黄,但是头发乌黑,三十年的时光却没有在他们的身上留下丝毫的迹象。 并且废城之中那被寄生的豺组织成员还好说,可以在饿的时候抓一些老鼠虫子之类的东西来充饥,但是在这地下,别说是老鼠了,就连一只蚯蚓也没有,并且还没有水,这两个人是怎么在这里不吃不喝呆了三十年的? 不对。 他们的胸部没有起伏,看起来像是没有呼吸的样子,难道说…… 我将手放在了他们的鼻子下面,果然,他们没有呼吸,虽然保持着活人的姿态,但是却是早已经死了的人了,恐怕是被那歌女的歌声给迷住了,所以在这里一直呆到了死吧。 我抽回手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死者的鼻子。 噗的一下。 那死者的身体直接化作了飞灰。 本以为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竟是已死之人嘛,但是脑袋里面突然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你毁了我的一个听众,你要代替他哦。” 那声音轻柔动听,却让我打了一个冷颤,转回身时,我发现坐在龙爪上的女人已经停止了歌唱,正笑盈盈的看着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那笑容却让我感到背脊阵阵发凉。 呼的一下。 歌女如同一缕轻烟一样的飘到了我的面前,这时候般若突然出手一拳砸在了那歌女的头上,将歌女打散。 虽然歌女消失了,但是看着那空无一物的龙爪,我却始终感到心中惶惶不安,摘下了耳朵里的耳塞,我匆匆的上了楼梯登上了龙头,我将漂浮在龙口之中的青龙扭给握在了手中。 刚准备离开,我背后的背包突然颤动起来,一道红光飞出,却是被我放在背包里的朱雀扭,我手中的青龙扭也飞出。 半空之中,一青一红,像是游龙与火凤一般的两道光华互相纠缠,最后合在了一起。 看来真的。 我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终于拿到了这青龙扭了。 这时,无尽的鲜血从头顶上的血之漩涡之中洒落下来,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我们就都被那鲜血给从头浇到了脚。 眼睛在这血水之中都无法睁开,不知道过了多久,血终于停了下来。 我弯腰咳出了几口灌入到口鼻之中的血来,环顾一下四周却发现我们已经全都从大溶洞与废城之中离开了。 终于离开那废城了,我长出一口气,耳边却突然传来了那歌女的声音:“你永远躲不掉我的,我可怜的听众啊。”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