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89章:巨柳树林

第89章:巨柳树林

2086 2017-12-30 09:52:01
脸颊传来火辣辣的痛感,因为感受到死亡的威胁,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 面前持枪的女人浑身散发着杀意,在这寒风呼啸的夜幕下,简直就像是一个女人一样。 突然,一面火墙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却是郑诗涵在这时候动用了伪玉戒指的力量,利用这火墙隔断了我们之间的视线。 “跑!” 我们急忙向着前方那堆轿车铁塔后面跑去。 背后枪声不断响起,虽然有那火墙挡住视线,但还是有一发子弹击中了我的肩膀。 那痛感,简直就像是有一根烧红的铁棍硬生生的插进了骨头里面一样,好似骨髓都要被烤熟了! 剧烈的疼痛,让我差点没昏过去。 我着咬紧了牙,忍着这剧痛加快脚步。 这个时候如果停下,那下一秒就有可能会真的死掉! 终于,逃到了那些轿车铁塔的后面,借着那些堆起的汽车残骸阻挡,可以暂时避开那疯女人的射击了。 “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啊!”郑云气喘吁吁的说道,“不是说好三秒后再开枪的么?怎么枪一到手就开枪了啊!” 我白了他一眼,这家伙是白痴么,竟然还相信银狐那个老狐狸的话。 肩膀的伤口不断流血,子弹嵌在骨头里的疼痛让我嘴唇直打哆嗦,只是现在可没有时间处理伤口,将衣服撕碎,缠上一些止血药与纱布暂时将血给止住。 “他们过来了。”般若将头弹出轿车铁塔后飞快看了一眼,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把飞刀。 “你想干嘛?”我看着般若问。 “看他们的位置分布,豺组织的人应该不知道我活着并且跟你们在一起,那女人都有些距离,我有把握在一瞬间杀死她。”般若说,“只要没有这个女人,我们就不用怕什么了。” “别杀她,将她打伤就行了。”我说道。 “怎么?都到这关头了,你还无法抛开你的道德观么?我可不信你看不出来这女人对我们来说是一个祸患。她能威胁我们所有人的命,你是想要当一个宁可大家一起去死,也不愿意手染鲜血的圣母?” “不,我只是觉得自己跟她有些同病相怜。”我叹了一口气。 我们曾经都是过着平常生活的普通人,都是因为体内那该死的御四门血脉才卷入了豺组织与御四门之间的争斗。 她失去了自己的同事朋友,而我也失去了最要好的挚友。 般若哼了一声:“我感觉,自己之前选择跟你们合作,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松手,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我笑了笑,松开了她的手腕。 般若握着飞刀的手一挥,飞刀脱手飞出,向着轿车铁塔后面飞去。 “啊!” 女人痛呼了一声,显然是被般若的飞刀击中了。 趁着这个机会,我们赶紧向矿石村的方向跑去。 而银狐他们则团团将那女人护在中间,毕竟那女人才是他们进入到大地宫之中最重要的“钥匙”,没有御四门血脉,光有四扭组成的钥匙也没有办法开启大地宫的门! 前方有一片小树林,树林里种的都是一些纤细的小树苗,看起来应该是刚刚植下没多久。 这初冬季节可不是什么适合植树的时候,在这矿石村周围突然多出这片小树林,用脚趾头想都能猜到这新出现的树林绝对是御四门布下的又一个陷阱。 我不知道御四门布置的陷阱,会不会影响到身在鬼界之中的我们,不过现在却顾不得那么多了。 不跑的话,那就是等死,跑的话,反倒有可能会有一线生机。 我们气喘吁吁的逃进了树林里面,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银狐他们也护着那个女人追了上来,不过在树林外都停下来,显然也是察觉到这树林的怪异。 一个豺组织的成员扛着一把砍刀走到一棵小树前,这群家伙,看来是想要强行从这树林里面砍出一条路来啊。 果然,持着砍到的男人手中的砍刀猛的抡起,仅仅一刀就直接将一棵成人手臂粗细的小树给砍成了两截,但从那被砍断的小树之中,竟然有血喷了出来。 男人急忙后退,想要避过这小树之中溅出来的血,但随着他的身体后退,他的脑袋却从脖子上面滚落了下来,无头的身体踉跄后退两步,然后倒在了地上,失去了脑袋的脖颈,却没有一滴血流出,就像是那小树喷出的是他体内的血一样。 见到这一幕不但我倒吸了一口凉气,银狐他们也不敢乱来了。 “快走吧。”郑诗涵说,“你的伤口又开始流血了,要快点处理才行。” 我点了点头,刚抬起脚来,突然间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 那像是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而声音传来的位置,好像是我的手指! 我赶紧抬起手来,却见手上的青玉扳指上面,竟然出现了一道裂痕,而且那裂痕还在变长,像是要碎掉两半一样。 怎么回事?! 难道说,是这片树林的缘故? 相比于我,胡算子他们这些人对这些死玉玉饰的特性更加了解,如果真的设下了什么针对死玉玉饰的陷阱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即便不知道我侥幸获悉啊来了,这陷阱也有可能是针对豺组织手里的那块死玉碎片的。 这青玉扳指可不能碎啊! 这不但是我的一个保命手段,还是我爷爷留给我的遗物! 我赶紧将这青玉扳指摘了下来,青玉扳指的裂痕这才停止了蔓延。 但周围却在这时候突然变了样子。 那些不过手臂粗细的小树一瞬间变成了参天巨木,树干上面的纹路看起来像是一张张痛哭的人脸,万条垂下,随风摆动的却并非是翠绿的柳条,而是异常纤细苍白的手臂。 看到周围的异变,郑云抓着的肩膀叫道:“楚瑜你摘什么扳指啊,快带上,快带上!” “放开!”我冲着他吼道。 之前因为他抢车门,我就差点死在了那四鬼抬轿之中,这笔账我还没找他算呢。 现在还在那里叽叽歪歪的。 轰! 一张张半米来长的巨大手掌按在了我们周围的地面上,就那些手指,都有我的胳膊粗了,我感觉到,树木上面的人脸纹路越发清晰起来,我甚至可以看到它们的眼睛都朝着我盯了过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