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48章:球形大殿

第48章:球形大殿

2028 2017-12-09 21:08:01
大殿内的空间不断缩小,我们跟豺组织的三个人虽然互相厌恶,但是在这个时候,却又不得不背靠着背的站在一起。 “楚瑜,你不是御四门的血脉吗?”郑云声音颤抖的说,“难道也没有办法吗。” “你以为我没有在想吗?”我不耐烦的说。 在大殿被完全封死之后,我就戴上青玉扳指,希望鬼界之中的大殿跟这里有所不同,但是让人绝望的却是,即便是在鬼界之中的朱雀大殿,也都已经被封死了出入口,空间不断的收缩着。 想要从鬼界之中遁逃,完全不可能。 而除了青玉扳指之外,我实在再想不到什么其他的方法还能逃脱这球形宫殿,难道要我用拳头将这墙壁给砸开吗? “这里的所有卦象都不一样。”郑诗涵突然说。 “恩?”听到郑诗涵的话我愣了一下。 卦象都不一样? 郑诗涵的观察力惊人,她说这些卦象都不一样,那就绝对都不相同。 之前进入朱雀大殿时,我虽然没有细数这里有多少块方砖,不过大约估计一下,也至少有近千块方砖吧。 六十四卦平均下来,每个卦象大概有十五个左右重复的,并且并且那时卦象分布的位置错乱,完全没有规律可言。 现在在大殿缩重复的卦象最先碎掉消失,只剩下唯一的卦象,这我可不觉得这是因为当初建造者大殿机关的人士什么强迫症患者,活着是某种巧合,离开这大殿的关键,应该还是在那六十四卦上。 我扫了一眼四周,只觉得一阵头大。 之前银狐以六十四卦的方位脱离地砖牢笼,还有古人定下的六十四卦方位来作参考,但是现在,这六十四卦已经完组成了一个混元球体,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古人可没有留下这么立体的六十四卦方位啊! 我揉了揉太阳穴对郑诗涵问:“现在还有多少个卦象?” “五十六个。”郑诗涵说,“还有几个要碎掉了。” “有谁,能记住六十四卦方圆图中,方形排序吗?” 现在大家都是同一根绳上的蚂蚱,虽然不想,但是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豺组织的那些人身上了。 “我能。”般若回答。 “般若!”在她一旁的另外一个豺组织成员大喝一声,“你要背叛组织吗?” “背叛?我只是被背叛了而已。” 般若的话音刚落,另一个豺组织的成员突然拔出一把匕首来,朝着般若的喉咙捅去。 这两个豺组织的家伙,还真是对自己的组织死心塌地啊。 明明都已经被当成弃子了! 般若好似早有防备一样,在那匕首出现在自己脖子去前的时候,她快速出手,抓住了袭击者的手腕一扭,将那匕首给空手躲下,身子一转,锋利的匕首将两个豺组织的成员人头割了下来。 杀死了两个同伴,她的脸上却看不出一丝的情感波动。 蹲下身来,她用刀子将一个豺组织成员身上的衣服割开,手中的匕首开始在那个五头尸体上开始切割起来。 “喂,怎么说你们也是同伴,用不着死了还虐尸吧。”涛子皱眉说。 “你们不是想要六十四卦图吗?”般若冷冷的说,“别告诉我,你们身上还带着纸笔。” 般若用刀子快速的在尸体身上刻着,轰隆隆的声音不绝于耳,大殿内的空间依旧快速的收缩着。 很快,般若便刻完了,她将匕首扔到一旁,默默的看向我。 我急忙拉了拉郑诗涵:“你看一下,这六十四卦图四角的,乾坤两个卦象还在不在。” 六十四卦说白了也不过是八卦推演而成,追其根本,还是脱离不了先天八卦那所谓的“天地定位,山泽通气,风雷相薄,水火不相射”的纲领,只要找到代表天地乾坤两个卦象,便可以以此确定这朱雀大殿的变化。 郑诗涵皱眉看了一眼那尸体,向着左侧指了指:“在那边。” 我向着郑诗涵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分别刻着乾坤两个卦象的两块方砖正角对着角,这里的其他方砖都或多或少的有些破损,而唯有这两个卦象没有一点损伤。 看来就如同我猜测的,这两个卦象就是用来定位的。 在乾坤两个卦象的旁边,则是否泰两个卦象,四个相对的卦象,正事六十四卦方位的四角。 我闭上眼睛,尸体身上刻画的那六十四卦方图在脑中开始变化,四角翘起相对,组成了一个球形,然后将每条边中间的两个卦象位置除去,这应该就是刚才剩下的五十六个卦象了。 “现在还剩下多少卦象?” “四十个,只剩下四十个了!” 我在脑中快速的将多余的卦象位置删除,只留下四十个卦象,然后睁开眼,捡起地上的匕首,划掉尸体身上我已经删除的那些位置所对应的卦象。 刀割在尸体上的感觉,让人厌恶,甚至让我感到想吐,但是现在我却顾不得那么多了。 删除掉多余的卦象,我一边对照着方位图,一边快速的扫视着四周,进行比对,寻找着可能藏在这些卦象之中的机关。 汗水不断的从额头上滴下。 我神经紧绷,担心自己看走了眼。 重看的次数越多,我们距离死亡就越近! 没有!没有!!没有!!! 我感到嘴唇发干,眼睛也开始有些发花了。 明明已经看过了大半的石板,但是却还是没有找到任何的问题,我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刚才看走了眼。 担心自己看走了眼,有心想要重头再看,又怕真正有问题的地方是在后面,只能硬着头皮接着向下看去,这种心情,简直让人抓狂,就好像是有一只猫在抓着自己的心脏一样! “找到了!” 就在我以为自己真的看走了眼的时候,我的目光停在了一块刻着风地观卦的石板之上。 其他的石板都严格按照六十四卦的位置,但是这块本应该消失的石板,却占据了应该是山泽损卦的位置。 我急忙走了过去,伸手敲了敲那石板,发出的却是中空的声音。 石板后面是空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