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66章:本体

第66章:本体

2088 2017-12-18 20:51:02
无面女蠕动的头发轻抚着我的嘴唇,仿佛要从我的嘴里钻进去一样,她的头发感觉湿漉漉的,与其说是头发,还不如说更像是章鱼那黏糊糊的触须。 我后退半步,强忍着恐惧没有叫出声来,被这黏糊糊湿哒哒的头发钻进嘴里,我宁可去死。 倒吊的无面女再次消失了,就如同是被风吹散的烟雾一般。 忽然,身后传来了一声怒吼。 我还没有来得及转身,就感到后背传来了一阵剧痛,那感觉就像是被一辆奔驰的卡车直接撞到一样。 我喉头一甜,整个人腾云驾雾一般的朝着前面飞了过去,正好压在了面前那还没有从地上爬起来的无头女人的身上。 与一个无头鬼进行近距离的接触,哪怕对方有着美妙的身材,也绝对不是什么享受的事情。 等一下,这无头鬼身上的香味,问着有点鼻熟? 这像是郑诗涵身上的味道。 刺耳的尖啸声传来,我急忙抬起头,只见那消失的无面女再次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她四肢着地,像是一个蛤蟆一样的趴在地上,头抬着,明明没有眼睛,但是我却觉得她是在看向我们。 一头如同触须般的头发扭动着伸向我。 我来不及多想急忙从无头鬼的身上爬了起来,因为动作太快,刚才受到重击的背脊传出一阵咔咔的响声,像是骨头都要裂开了一样。 那头发向上一甩,没有碰到我之后,紧接着发梢又向下垂了下去。 不对 见到无面女头发这个动作,我脑中突然想到了什么,思维还没有捋清,我的手先有了动作,一把将那无面女的头发给抓住了。 这一次她没有消失。 无面女的头发被我抓住,顿时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大叫着朝着我扑了过来。 看着扑来的无面女,我吓得差点没有将手松开,但是心底的猜测却让我硬生生的没有松手,只是将身子向后一仰。 忽! 无面女的头与我来了个近距离的接触,她那血盆大口距离我的面前只有不到一厘米的距离,我可以嗅到她身上传出的那浓郁的臭味。 她被我抓着的头发拉的笔直,任凭她如何用力,都无法在向我靠近一点,她的手好像就是摆设一样,即便如此,也不知道用手来抓我,其他的头发摆动着,虽然有几根头发触碰到了我,但是感觉不到丝毫的触觉。 “果然是这样啊!”看着那张着血盆大口,一副要将我活吞了的无面女,我现在心中的恐惧感却都消失不见了。 刚才没有捋清的猜测此时也完全想通了。 无头鬼,老鼠头,还有那刚才在我身后袭击我的家伙,他们所在的位置正是刚才郑诗涵他们的所处的地方,实际上从一开始推开无头鬼的时候,我就有过短暂的猜测,一切都是幻觉。 般若之前提到过老鼠,所以在我的眼里她变成了鼠头怪人,废弃医院里,我见过郑诗涵的头掉落下来,即便到了现在,那一幕我依旧无法释怀,所以在我的眼中,她变成了无头鬼。 一切都是根据我的潜意识变成了恐怖的东西,只是突然出现的无面女,却让我一时间无法解释这突然出现在这房间里的第四鬼究竟是什么东西。 现在,我可以确定了,一切都只是她制造出来的幻象,而她的本体,应该就是被我抓到的头发,还有她的脑袋吧! 抓着无面女的头发,我用力一甩。 无面女的身体被我直接甩了起来重重的落到了地上,而我感觉自己甩起来的东西,顶多也就是一罐可乐的重量。 无面女的脸与地面来了一个亲密接触,我握着拳头,朝着她的后脑勺狠狠的来了一下。 噗! 不像是打到了人的脑袋上,反而感觉像是打在了灌水的气球里。 无面女的脑袋直接破碎,被我紧抓着的头发不在蠕动,空气之中的臭味也变淡了一些。 解决了问题的根源,一切应该都恢复原状了吧。 我低头看向还被我压着的郑诗涵,却发现,她依旧是无头鬼的样子。 该死的! 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 我愣了一下,这个时候,背后又有声响传来,却是涛子再次挥动着拳头,朝着我砸了过来。 就像是在我的眼中,大家都变成了恐怖的恶鬼怪物一样,在别人的眼中,恐怕我也是恐怖的怪物。 这个时候,涛子绝对不会对我有丝毫的留情,刚才被他打了一下,我的后脊梁感觉都要断了,如果再挨一下,我可不保证自己能够活下来。 听着背后的声响,我估算着他所在的位置,右后方,这样的位置以涛子的习惯会用鞭腿抽对手的脑袋吧。 心中估摸着他会的攻击位置,我站起身来,同时身子一偏。 不是躲避,而是将自己的后心迎向了他。 砰! 我再次被踹了个正着,但是这一次,我却并没有被踢飞出去。 心脏遭到外力冲击,寄宿在心脏内的力量,在一瞬间迸发出来,传遍了我的全身。 身上浮现出一道道红色的纹路,像是怪异的纹身,那是我血管发出的红光,随着心脏力量的迸发,我感到自己受损的后脊椎也已经恢复过来了。 猛地转身,我面对着鬼化的涛子。 眼前的涛子完全就是一个活着的肉山,他的头都埋入了那一身赘肉里面,只漏出了一双眼睛。 肚子上有着一张渗人的巨口,不断咀嚼着,像是嘴里始终有吃不完的东西一样。 真是糟糕的样子。 我挥手打开了涛子抡来的一拳,随手按在了他的胸口上,然后一推。 涛子飞了出去,刚落到地上,我就看到又一个无面女出现在涛子的面前。 两个?! 怪不得解决了刚才那个无面女之后,眼前的幻觉还没有解除呢。 不过既然这无面女出现在涛子的面前,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我可记得,这无面女的本体好像一直要通过我的嘴钻进我的体内。 不管这无面女的本体目的是什么,那都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我急忙向涛子跑去,但是却根本赶不上无面女头发伸向涛子的速度。 看着被无面女的头发所触碰到的涛子,我感觉自己像是大冬天被人浇了一盆凉水一样,从头凉到了脚。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