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72章:无形的袭击者

第72章:无形的袭击者

2057 2017-12-21 20:55:00
我还没等转身,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阴冷的笑声,那声音并非是通过耳朵听到的,而像是直接传进了我的脑袋里面。 赶忙转过身来,只见一个人影朝我们而来。 那人影与我们一样,都不是实体肉身,看起来像是一团烟雾,但不同的是,她的身上带着一缕缕的黑色气息,像是黑色的蛛网布满了她的全身,没有下半身的她,胸部以下就只有一条长长的脊椎,像是尾巴一样的拖拽在后面,随着她飞来在身后摆动着。 她的速度很快,一眨眼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瘦骨嶙峋的手朝着我的胸前刺了过来。 我突然看到在她的手指上竟然还戴着一枚伪玉戒指,难道她也是当年豺组织来的几个人之一? 在我这一愣神的功夫,她的手就已经到了我的近前了,那尖锐的指尖还没等触碰到我的胸口,萦绕在她指尖的寒意就像是锋利的刀刃一样先贯穿了我的身体。 我打了一个寒战,急忙伸手将她的手腕抓住。 虽然我们都化身为气体,但彼此间还是可以互相触碰到的,就像我能握住同样化作白气的短刀一样。 对方的手腕,摸起来像是干枯的老树枝。 手心传来一阵刺痛,却是对方手腕上的那些黑色气息从她的腕部钻了出来,像是针一样的扎进了我的手心里面。 我吓了一跳,想要张开手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手已经完全麻木,根本动不了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一缕缕黑色的气息在我的手上快速扩散。 随着这些黑色的气息在我的手心里扩散,我发现自己看到了一些陌生的片段。 很快我便明白了,自己看到的是面前女人的记忆。 她正是三十年前豺组织十六人之一,没有名字,只有一个胡狼的代号。 入口就在下方不远处,但是在她与其豺组织的人一同要逃离这里的时候,却在出口附近给弄成了重伤,身体残缺不全的她无法离开这里变回肉身的状态,甚至就连死都不做到,就这样被困在这里三十年多年。 虽然她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伤的她,但她身上的那些黑色气息却是将她弄伤的东西留下的,只不过这三十年来这黑色气息已经被她研究出了控制的方法。 随着她的记忆越来越清晰,我渐渐的有些分不清记忆力的人究竟是胡狼,还是我了。 我心中一惊,这样下去,我岂不是要被这胡狼给同化,变成了她的替身? 不,也许正是她的目的,她的身体已经废了,绝对不可能治愈,要想离开这里,只有找一个好的肉身才行,而我不正是合适人选么? 但奈何,自己的手根本无法从她的手腕上拿开,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拉力,却是涛子将我拽到了一旁。 随着我的手离开了对方的手腕,那些黑气也都从我的手心里面脱离,她的记忆也就此中断。 胡狼一脸狰狞的表情,我的脑袋里面传出了她愤怒的吼声,绝对是不甘心我这个上好的替身就这么逃跑了吧。 她的身子一扭,伸直了双手,向着我扑了过来,涛子急忙将我推开,而这时候胡狼的身子突然一摆,那细长像是鞭子一般的脊椎摆动,而这一次却不是刺向我。 声东击西! 没有人想到,她的攻击目标会突然从我变成了涛子。 因为距离太近,涛子想要躲也已经晚了,胸口被那那脊椎刺穿,黑色的气息,以惊人的速度在涛子的体内扩散开来。 我握紧了手中的刀子,看着这一幕我却突然犹豫起来,是否要救人…… 如果是真正的涛子,我会拼了命的去救。 但是面前这个,一脸痛苦的,被胡狼的脊椎刺穿在半空之中的人,但他却并不是涛子,甚至,甚至都不能算是一个真正的活人! 我低头看了一眼,出口近在眼前,已经可以看到了。 但从胡狼的记忆来看,出口处应该还有什么致命的危险,如果救他的话,胡狼也会对我们不依不饶的纠缠吧。 不如直接将他舍弃,让他拖住胡狼。 毕竟杀死涛子的人也是他,就算是死,他也是罪有应得吧。 我无法下手杀死他,但这也不代表,我会去救他。 郑诗涵突然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看向她,她指着涛子,应该是要让我救他的吧。 我摇了摇头,转过头去,不去看那个有着涛子外表的活尸。 我已经决定了,不救! 郑诗涵又绕到了我的面前,还真是不依不饶呢。 不过这一次,她却并没有指向涛子,而是指向了我的胸口,一副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的样子。 我疑惑的低下头来,发现自己的胸口处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道道黑色的气息,看起来就像是胡狼身上的黑色气息一样,这些黑色气息无声无息的扩散着,已经在我的胸前占据了拳头大小的一块地方了。 怎么回事? 我不记得自己的胸口被胡狼攻击过啊。 别说没有被攻击过的胸口了,就连真正被她身上的黑气侵袭的手掌上,此时都不见有一点黑色气息出现。 难道说,是那重伤了胡狼的东西? 说起来,这里的确距离胡狼记忆里她受伤的地方很近了。 想到自己有可能也会变得跟胡狼一样,身体残缺被困在这里,我顿时感到心慌意乱的。 胡狼被困在这里三十多年,那我呢? 是三十年,还是上百年? 这里隐藏的如此隐秘,也许到时间尽头,都不会有人找到这里的吧。 我急忙朝着周围张望,想要寻找到一点袭击我们的东西的踪迹,哪怕是一点痕迹,一道残影也行啊! 但除了四周不断向下流淌的血之外,根本看不到一点袭击我的东西的踪迹。 反而在我寻找隐匿的袭击者的时候,我突然注意到了般若正眯着一双眼睛,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盯着我们,目光中丝毫不掩饰的透露着杀意。 不过真正让我在意的,却并不是她那充满杀意的目光,而是在她的胸前,也出现了那黑色的气息。 般若也中招了! 那无形的袭击者,到底是什么东西?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