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92章:地宫开启

第92章:地宫开启

2052 2017-12-31 22:56:01
死寂的村庄之中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原本那些凑在窗户上,仿佛随时都要闯进来的纸人,此时也被村中那些新的“拜访者”所吸引,都转过了头去。 我小心的探出头向外看了一眼,只见走进村子里的那些人身上都血粼粼的,有的身上甚至有被碎木贯穿心脏的致命伤。 这些动作迟钝的家伙,自然不会是活人,而是被赶尸人控制的死在树林里面的豺组织成员尸体。 这布满了纸人的村子本来就够渗人了,加上这恐怖的百鬼夜行,足以让一个神经粗大的人连续几天做噩梦了。 “物尽其用,还真是符合豺组织一向的行事的风格。”般若哼了一声说。 “不过但从这死人的数量来看,豺组织这一次损失的人还真不少啊。” 她的话音刚落,屋外突然腾起了火光,村子里的纸人都燃烧了起来,黑色的灰烬随风飘动,似是一道升起的黑帐,将整个村庄笼罩,除了黑蒙蒙的一片,我再也看不到任何其他的东西。 不一会儿,灰烬落地,那些被赶进村的尸体此时也都横七竖八的倒在了地上。 “就这样?” 这一堆尸体就讲村子里面设下的陷阱给破了? 这陷阱的威力也比之前我们遇到的那两个差的太多了吧。 并且解决了这些尸体根本没有任何的用处啊,只要那赶尸人还活着,这些尸体没有毁掉还是能被赶起来的。 果不其然,村口处又传来了叮铃叮铃的铃声,正是赶尸人再次摇铃,想要将这些尸体给赶起来。 但是地上躺着的那些尸体,却并没有随着铃声而跃起,一点反应都没有。 “难道说,这村子里面的纸人并不是针对活人的,而是针对死人的?”郑诗涵说。 别说,郑诗涵说的还真是有可能。 只要豺组织有赶尸人,那么不管御四门设下的陷阱杀死多少人都没有什么意义,因为豺组织完全可以用死人来当炮灰探路,单这一下赶尸人的作用就没有了。 “嘘,他们进村了。”般若低声说道。 我跟郑诗涵急忙缄口,只见银狐他们这些活人走进了村子里面,相比于之前进来的那些死人,他们的状态看起来也好不了多少,一个个身上也都带着伤,显然之前的巨树林让他们吃了不少的苦头。 等豺组织的人从我们躲藏的屋外走过一段时间后,我戴上青玉扳指,带上大家遁入鬼界跟在豺组织那群人的身后,为了避免被那同样有御四门血脉的女人发现我们,我还跟他们保持了一段距离。 来到那黑帐篷前,两个男人小心翼翼的先走了过去,将那巨大的黑帐篷给掀开。 虽然在看到那黑帐篷之前,我就猜测过里面藏着的东西,但却从来没有想过,那大地宫的入口竟然会是一个巨大的头骨! 不是用石头或者是什么东西雕刻而成的,足有八九米高的巨物,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巨大头骨,那头骨不是属于大象之类的生物,看起来更像是人的头盖骨,让人不由联想起中外都有传说的巨人。 头骨的表面刻满了繁复的纹路,那纹路像是火焰,染着红色。 那红色不知道是什么颜料,几百年了也丝毫没有褪色,甚至在月光下还会透出温润的光泽来。 头骨的鼻子骨处有一个巨大铜门。 银狐小心翼翼的取出那四扭合一而成的钥匙,递给了那个有着御四门血脉的女人:“拿去,这个门只有拥有御四门血脉的人才能打开。” 女人接过那个钥匙,走到了铜门的前面。 刚要将钥匙插进去,就听一旁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问:“郑娟,如果你得到了那个许愿机的话,你会许什么愿望呢?” 女人回头看了男人一眼,恶狠狠的说:“让所有拥有御四门血脉的人,都流干血而死!” 看来这女人并不是对我一个人有着怨念啊,而是憎恨所有拥有御四门血脉的人,不过这也正常,毕竟当初银狐找我的时候,他就设计想要让我与御四门敌对,只是我跟这个女人的遭遇却完全不同。 女人说完,将钥匙狠狠的插进了那铜门之中。 顿时,那头骨的眼窝突然亮起了蓝色的光芒,像是两团巨大的鬼火,又好似是一双明亮的眼眸。 但那个女人却没有将手从钥匙上面拿开。 “怎么回事?”女人大喊道,“为什么我的身体不能动了?” “因为这个门,需要御四门的血才能开启。”银狐说。 “你说什么?” “别那么一副惊讶的语气,你应该感到高兴不是么?”银狐笑着说,“御四门血脉的人流干血而死,这不正是你的愿望么?” “你们这群混……” 女人咒骂着,只是她还没等说完,声音就变成了凄惨的哀嚎。 可以看到,鲜血从她的掌心不断的流淌出来,沿着钥匙的纹路,灌入到了锁孔之中,女人的身体就变得像是脱水的百合,干枯的玫瑰,生命在这一瞬间凋零。 那干瘪的双手终于脱离了那个夺命的钥匙,枯瘦的身体无力的倒在了地上。 虽然这个女人之前想要杀我,但是现在看到她的尸体,我对她却只有可怜的情绪,跟我一样本不应该卷入到这事件里的人,却落得这样的下场。 “哼哼哼。” 低沉的声音从头骨之中传了出来,那声音像是地狱鬼魂的狞笑。 随着这让人感到不安的笑声,那巨大的铜门向着两旁开启。 铜门后面是黑暗,像是黑洞,就银狐他们手中提着的强光手电,都没有办法将之照亮。 但是面对那黑暗,银狐他们却毫不犹豫的迈步走了进去。 我张望着周围,胡算子那些家伙,在这一路上留下了那么多的陷阱,怎么到这个时候反倒不露面了? 难道说他们看到豺组织的人这么多也害怕了? “楚瑜,我们进不进去?”郑诗涵对我问。 我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进,当然要进。 如果那什么封印之物,真的是万能的许愿机的话,被豺组织的人得到,我们还有个屁跟他们对抗的机会啊! 迈步,踏入黑暗。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