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11章 幽灵

第11章 幽灵

2140 2017-11-14 14:45:16
小屋、地图。 这似曾相识的一幕,引起了我记忆的共鸣。 在某个小屋内,我曾见过这张地图,屋子里其他人的样子已经记不清了,但是我可以确定的是,我、涛子、郑诗涵都在场。 “这是藏宝图吗?”涛子凑过来说。 “不,是村子周围的地图。”我手抚着这地图说。 脑中回荡着的是当初某人展开这张地图时所说的话:“解决困扰着我们的那些诡异的答案就在这个矿场!” “你认识这个地图?”郑诗涵看向我问。 “记起来一些,这地图我以前看过。”我手指落到地图的一个点上:“虽然记忆不太清晰,但我还记得这里应该有我们需要的答案。” “喂喂喂!”涛子一把将桌子上的地图抢去,“楚瑜,你脑子发烧了吧。这地图留在这里,怎么看都是陷阱啊。” 我摇了摇头:“这地图上面有几处用笔标示过的地方,就算有陷阱的话,也应该是那几处位置,我想就算我们的失忆跟骨灰张有关系的话,他应该也不能控制我什么时候记起什么事情吧。” “可是……。”涛子挠了挠头,“你指的地方距离这里太远了吧。并且从地图上看,那地方挺偏僻的,恐怕出租车都不会愿意去吧。” “这不算问题。”郑诗涵说,“没有车,我可以买一辆啊。” …… 刚下完雨,村子外的路泥泞不堪。 我们坐下的车子,轱辘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仿佛随时都要断掉一样。 没错,是轱辘而不是轮胎。 虽然郑诗涵肯掏钱,但是这矿石村这小地方汽车比冬天的蚂蚱都要稀有,村子里转了半圈,连一辆摩托都没有买到,只能跟一个老农买了一辆平时往县城运菜的老牛车凑合了。 只是这牛车的速度实在太慢,现在都已经是傍晚时分了,等到了目的地,恐怕都要明天早上了。 涛子提议说我跟他换着来赶车,他负责前半夜,后半夜我来。 我正巧也有这个打算。 昨天晚上,将我们抓住的那些人所说的话我一直耿耿于怀。 什么在他们的牢房里才是安全的,什么最后一个安稳之夜,让我不由的担心今天夜里会不会同样遇到在医院里的那些诡异,这也正是我急着的到地图上那矿场的原因。 前半夜是涛子负责。 颠簸的车子,还有身体下面坚硬的木板让人难以睡得踏实。 睡了一会儿,我被车子给颠醒了。 我打了个哈欠坐起身来,看着坐在一旁的郑诗涵问:“你没睡?” “我不困。”郑诗涵双手抱住膝盖,卷缩着身子说,“这条路看起来有些眼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放心吧,有我跟涛子在呢。”我安慰说。 我们都是从那废弃病院出来的,如果晚上真的会发生什么诡异的事情,那么她也一定会遇到。 让她一个人留在矿石村要比跟我们一起更加危险。 “哞!” 拉车的老牛好似受到了什么惊吓,惊叫一声猛的转过身子,拉着车调头就跑。 这辆破牛车本来就不结实,哪里经得住这老牛瞬间的一百八十度大旋转? 只听咔嚓一声,车轱辘的断了一个。 坐在车上的我们直接被掀翻下来。 一路上慢吞吞的拉着车的老牛,此时拖着那少了个轱辘的破车跑的却比马都快。 “那牛发的什么疯啊!”涛子满嘴抱怨的站起身来,但当他注意到周围的时候,他却住嘴了。 四周,白茫茫的一片。 不知何时,浓重的大雾已经将周围笼罩。 那浓雾之中,好似有一道道如同传说中幽灵一般的半透明虚影在飘动着! “又来?!” 我眉头一皱,这致 幻 剂的发作频率也太过频繁了点吧! 还好,来之前我就防备会遇到这种诡异的事情,便找了村里的铁匠买了几根铁管,别管这些是幽灵是幻象还是傀儡,先敲一顿准没错! 我们三个人背对着背聚在一起,紧张的看着那在白雾之中飞速飘来的虚影。 一旁双手紧握着铁管的郑诗涵,身体微微颤抖着。 我伸手抓住了她握着铁管的手:“别怕,你不是一个人,我们一定会没事的。” 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稳,不让她感觉到我的紧张。 那些飘动的虚影从四面八方朝我们冲了过来。 我紧握着铁管,头上的冷汗犹如泉涌一般的躺了下来。 看着最先冲到我面前的那个幽灵那泛白的双眼,我猛的将手中的铁管朝着它那嘶吼的嘴里刺了下去。 噗嗤! 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刺到了什么东西,那“幽灵”发出痛苦刺耳的尖啸声,落到地上一滩,看起来就像是一块破布一般。 “是魔术傀儡!”我急忙喊道。 这只是一个开头,更多的幽灵紧随其后向我们扑来,茫茫一片,仿佛无穷无尽一般。 我们手里的铁管,根本无法应付这么多袭来的幽灵。 一张张宛若腐朽干尸的面孔在我的眼中不断放大,那刺耳的嘶吼声震得我耳膜生疼。 真的没人来救我们吗? 一个魔术傀儡扑到了我的身上,口鼻瞬间有一种被堵住的感觉,让我有了一种自己已经死了的感觉。 更多的魔术傀儡扑上我的身体,一层一层的压着我,让我意识渐渐变得模糊,只能下意识的用手中的铁管进行反击。 就在我以为自己要死了的时候,这些傀儡终于消失了。 “活下来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感觉自己再被一个傀儡压上,我就要死了。 只是这劫后余生的庆幸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我发现身边的两个人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郑诗涵?” 我伸手拉向她,但是手却从她的身上穿了过去,就好像我触碰到的是一道虚影,或者说,就好像我只是一个虚影。 “涛子!” 我急忙转身拍向涛子的肩膀,如同郑诗涵一样,我的手也从他的身上穿了过去。 怎么回事! 我慌张的看向四周,发现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不动了,好像这里的时间被禁锢了一般。 突然,背后传来湿漉漉的气息。 急忙转过身去。 只见我的背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人——如果那还能称之为人的话。 他浑身上下湿漉漉的,身体呈现夸张的浮肿,将那如同白纸一般的苍白的皮肤都给撑裂了,看起来简直就是刚从水里打捞出来的浮尸!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