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94章:父女

第94章:父女

2116 2018-01-02 15:09:38
随着脚步声出现在我面前的人是般若。 “终于找到你了。”般若松了一口气,然后看着倒在地上的郑子时尸体问:“你杀的?” 我摇了摇头。 般若看着我的双眼问:“那他有没有跟你说什么?” 看她的样子,应该是还在意着那命盘的预言吧。 虽然郑子时的确没有跟我说要我杀般若这样的话,但是为了避免她知道我跟郑子时交谈过后悔多想,我还是决定先将郑子时刚才对我说的话先瞒着她,于是便撒了一个谎:“没有。我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他倒在地上了。” 般若看了看我,没有再说什么:“我们去找郑诗涵他们吧。我有些担心他们会先遇到豺组织的那些人。” 我与般若并肩走出了这个长长的隧洞,这才见到了这大地宫的真实模样。 这是一个巨大的,悬浮在半空之中的石环,我跟般若走出来的只不过是这石环之上千千万万的隧洞之一,而在这石环环绕之中的,则是一个扭曲的高塔,无数漆黑尸骸堆积而成的,高塔,所有的尸骸都保持着向上攀爬的姿势,那向上伸着的手骨,像是要触碰到那悬在塔顶的黄金宝柜一般的样子。 在这石环之上,除了我跟般若之外,还站着豺组织的那些人,不过好在出来到这里的并非是所有豺组织的人,只有两三个人,站的距离距离我们还不近。 “他们在那。” 听到般若的话,我朝着她目光投去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郑诗涵与郑云分别躲在一个隧洞的出口内,小心的探出头朝着周围张望,而在郑诗涵所在的隧洞不远处,就站着一个豺组织的成员。 “我对付那些豺组织的人,你带着他们躲起来先。” 般若说完,便朝着那个豺组织成员冲了过去。 我急忙戴上了青玉扳指,跟在般若身后,跑向郑诗涵。 那个豺组织成员的反应倒也快,在见到般若跑向他的一刹那便双手拔出飞刀朝着般若丢了过去。 当当两声,般若手中的短刀将那两柄飞刀击落,不等那个豺组织成员的手放下,她便身子一翻灵巧的从对方的左腋下穿过,手中的刀锋瞬间从肋骨缝隙之间砍过,那名豺组织成员的胸腋连同心脏一同劈成了两半。 干净利落的出手。 我刚刚赶到郑诗涵的身边,急忙将他拽进了鬼界之中,但刚跑到郑云躲藏的那个隧洞前的时候,还没等伸出手,我跟郑诗涵便从鬼界之中又回到了现世之中。 怎么回事? 我愣了一下,发现扳指上的那些裂纹之中不断闪烁着血光,像是这个扳指要碎了一样。 难道是因为这扳指受损太严重了,导致进入到鬼界之中都变得不稳定起来了? 在我这一愣的关头,背后突然响起了一阵枪声。 我还没有做出反应,躲藏着的郑云突然冲了出来,向着我身后跑了过去。 没有来得及转身看身后的情况,般若便突然将我跟郑诗涵都推进了隧洞之中。 枪声不绝,隧洞洞口的岩石被打的碎石乱飞。 血腥味飘到了我的鼻子里面,那味道不是从般若手中的刀上发出的,而是从郑诗涵的身上。 我急忙看向郑诗涵,却见她的手臂已经被子弹射穿,血将她的袖子都染红了。 “楚瑜,你刚才在干吗?!” 般若吼了我一句。 我急忙拿出止血药与绷带给郑诗涵包扎止血:“我刚才扳指出了点问题。突然从鬼界之中就出来了。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刚才愣了那么一下。” 郑诗涵却看着隧洞外的方向,像是在照着什么一样:“那个人呢?” 她所说的那个人便是指郑云了,自从知道这个郑云是活尸以后,她都没有跟那个男人交谈过。 “死了。”般若一边给郑诗涵的胳膊缠着绷带,一边说。 “他,刚才是为了我挡了枪。” “父亲为女儿这样做,很正常吧。” “你说,父亲为女儿?”郑诗涵看着般若。 “别乱动!”般若按住郑诗涵的肩膀说,“没错,是父亲为女儿,你有没有想过,他与你意义上的真正父亲有什么区别?有着你父亲的记忆,有着你父亲对你的感情,甚至有着同样的血与DNA,唯一不同的就是他的内脏跟你父亲是相反的,但是,他对你的感情却是真的。” 郑诗涵握紧了拳头:“但是他杀了我爸。” “没错,所以,他现在将你爸的命还回来了。” 郑诗涵牙齿紧咬着嘴唇,甚至将自己的嘴唇都给咬破了。 想必她的内心现在很复杂吧。 我叹了口气,不禁想起了涛子来,那个家伙能算是真正的周明涛么? 不管是不是真的他,我现在是真的会时常想起他来啊。 没有我帮忙,他每天晚上都会经历一次死亡吧…… 洞外的枪声停止了,但是我却能听到有脚步声的接近。 “楚瑜,你的命还真是够大的了,那个树林竟然都没能要你的命呢。”银狐的声音传来,“另外还有般若,我真没想到,你竟然会背叛我们。不过念在你跟我过去的交情上,将楚瑜那家伙杀了吧。只要你杀了他,对于你的背叛,组织也会既往不咎的。” 我看着般若咽了口唾沫。 御四门的人都死了,按理说那个鬼预言应该算是解除了,也就是说,现在的我恐怕已经没有那命盘来保护了。 般若看了我一眼,握紧了手中的短刀:“你之前说过,绝对不会背叛我的,所以我也不会背叛你。大不了跟他们拼个鱼死网破!” 她说着,站在了洞口处,背对着我跟郑诗涵:“楚瑜,如果我死了还没有杀死银狐那个家伙,希望你帮我解决他啊。” “你打算冲出去吗?” “不然还能怎么样?”她看了一眼那扭曲高塔上面的黄金宝柜,“真是不甘心啊,明明已经到了这里了。” 握着短刀的手背上青筋暴起:“不过,这样的死法也不错。” 说完,她猛的向外踏出了一步。 “别!” 我急忙朝她伸出手去,刚要拉住她,手背上那烙印却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痛感,让我不由的一哆嗦。 黑色的扭曲烙印突然发出了暗色的光芒,随着这光芒的腾起,那些深邃隧洞之中,传出了叽叽喳喳的声响,像是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一样。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