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68章:周明涛

第68章:周明涛

2128 2017-12-19 20:54:01
涛子双手交叉在胸前,一脸惊恐的看着我:“楚瑜,我一直将你当成兄弟,你竟然想要上我?还在这大庭广众之下!” 我没有闲情逸致跟涛子插科打诨,我现在只想要确认,面前的男人究竟是不是涛子。 “别跟我说没用的。”我紧盯着涛子大声质问,“告诉我!你到底是不是周明涛!” 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慌乱,但是紧接着,便露出平常开玩笑的表情看着我:“哈?楚瑜,你不是还没从幻觉中恢复过来吧。我不是周明涛是谁?要我给你背一下我的身份证号么?” “别装了,你左边没有心跳对吧。”我看着涛子说,“因为被自己的活尸杀死的人,当被活尸替代之后所有的内脏都会转移到另一边,涛子不是先天的镜面人。如果你是周明涛,那就证明给我看!” 涛子的表情僵住了,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过了半天,涛子才看着我问:“你,说我是活尸?” “不是,就证明给我看,你左边有心跳。”我盯着涛子。 虽然心中已经确定了大半,但是我还是怀着一丝希望,希望刚才只是因为幻觉所以我才没有感觉到涛子的心跳,一切都只是我的无端妄想。 证明给我看吧,涛子。 证明我是错的,证明你是真正的周明涛。 我跟涛子对视着。 他咬着牙,目光下垂,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我没有催他,虽然迫切的希望知道真相,但是我也不想要接受跟自己亲如兄弟一般的发小早已经死了的真相。 般若突然插嘴了:“你们俩有什么事情,能不能等我们拿到青龙扭,离开这里了再说?这里怎么看都不像是完全安全了的样子啊。” “你闭嘴!”我冲着般若吼道。 如果面前的男人真的是活尸替身,那么身为豺组织成员的般若恐怕早就知道。 般若闭上了嘴。 这时,我突然听到头顶传来了一声吼声。 抬头一看,一团黑影从房顶上坠了下来。 我赶紧后退,那影子落到我面前,竟然将地面铺路的青石板都给震的粉碎。 面前的黑影站起身来,正是之前我们利用无人机拍到的那个独眼。 之前用无人机看不太清楚,此时近距离面对着,我才完全看清他的脸。 就如同般若所说,对方的眉毛下面的确有一双闭着的眼睛,眼皮干瘪,像是后面的眼珠已经没有了,而额头上的眼珠,看起来也并非是原装的,那大眼周围的肉有很多地方已经腐烂,露出了白骨,上面还有一道道的裂痕,应该是哪眼珠撑破头骨的时候留下来的。 “啊!” 独眼如同野兽一般的朝着我张口吼大吼,他的口腔里已经没有舌头,给我一种他的脑袋只剩下一个空壳,里面的东西被吃光了的感觉。 不过借着月光,我可以看到,他的喉咙深处有着一个肉色的管状器官,应该就是那眼球生物的嘴了吧。 呼! 独眼猛地朝我扑了过来。 我赶紧后退,能够一下将青石板打成粉末的力量,我可不想要切身体验一下。 虽然这家伙的身体多处已经有了腐烂的迹象,但是速度却快的出奇,一眨眼就冲到了我的面前。 这时候,我听到了涛子的吼声,他像是一颗炮弹一样猛的撞在了那独眼的身上,将独眼撞到了一旁。 涛子将我推开,同时拔出手枪,朝着那独眼的脑袋上连开了三枪。 黑色的液体从独眼的头上流了出来,黏糊糊的,不像是血,倒是有些像黑芝麻糊。 明明脑袋都已经被打了三个窟窿,但那独眼却依旧像是没有事一样,从地上爬了起来。 “打他眼睛!”我下意识的提醒。 涛嗯了一声,在那独眼转向我们的时候,朝着独眼的眼珠开了一枪。 子弹正中独眼的眼珠,被寄生的人踉跄后退了两步,但是却并没有倒下。 有些不对! 看着将仰着的脑袋缓缓正过来的被寄生者,我心中暗道不妙。 涛子刚才的那一枪的确是击中了,在被寄生者额头的眼珠子上有着一个血窟窿就可以证明,明明被击中了本体,但是那寄生物却并没有死掉。 眼珠内的肉开始蠕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殖,不一会儿,便恢复如初了。 开什么玩笑,被般若杀死的那个寄生物只是被钉在门框上,不一会儿就死了,完全没有这被打穿还能恢复的惊人生命力啊。 “快跑!” 我大喊道,同时挥拳狠狠的朝着自己的心口砸了一下。 不过这一次,我却并没有感到力量从心脏涌出,反而感觉到心脏传来一阵绞痛,仿佛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的捏了一下一样,身体感到一阵无力,直挺挺的向着地面倒去。 糟了,这还是我第一次短时间内连续动用三次心脏力量,根本没想过连续激活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 而现在这副作用的出现,却真的不是时候啊。 我两腿发软,眼前发花,站着都觉得困难,整个人不由的向前倒了下去。 这时候,我感觉到有人将我扶助了。 我眼前一片模糊已经看不到将我扶着的人到底是谁,但是耳边却能听到他的声音:“楚瑜,你怎么了?” 我嘴唇哆嗦着,发不出声来,只觉得被人背了起来。 “般若,我背着楚瑜,麻烦你保护郑诗涵了。” “放心吧。” 耳边传来的对话的声音,还有那被寄生者的怒吼声。 心脏越来越疼,疼的就像是要碎掉了一样,涛子他们的声音我也再听不见了,只能听到一阵嗡鸣,像是有无数的蚊子在我耳边飞来飞去。 过了一阵,我感到自己的喉咙传来一阵腥甜,眼睛,耳朵也感觉有些湿漉漉,黏糊糊的,像是有什么液体在往外面冒。 是七窍流血了吧。 明明意识都处于即将消失的时候了,但是脑袋在这时候却无比的清明。 身体越发的无力,从涛子的背后掉落下来,地面冰凉,凉的就像是我现在的皮肤一样。 被自己一拳打死的,这种死法,还真是有些尴尬了呢。 我这样想着,突然感到有一个重物从天而降,砸在了我的胸腹之上。 一口黑血从喉咙里喷了出来,虽然胸腹感到很难受,但是心脏却不再那么疼了,视力也渐渐恢复,但我看到的却是倒在我身边的涛子。 心中感到不安与不祥。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