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81章:攘灾诈死

第81章:攘灾诈死

2169 2017-12-26 10:47:01
咬牙钻进了棺材里面,虽然尽量让身体紧贴着棺材的边缘,免得碰到那具不朽尸,但是这棺材就这么点地方,就算我再瘦,也难免会挤在那尸体身上。 张三横凑过来看着我说:“我说你,身边躺着的又不是妹子,你就不能大方点?来,伸手将那尸体给抱住。” “啥?”我看着张三横,心里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在耍我。 “我要给你攘灾作法,欺骗你身上的诅咒说你为葬身火海,让你抱着那尸体是为了让你沾上他身上的死气,免得诅咒不信。”张三横说,“快点抱。” 妈的,都已经躺进来了,也不查那一抱了。 心一横,我伸出手来,将那干瘦的尸身给抱在了怀里,被我这么一碰,尸体的脑袋却朝着我偏了过来,深邃的眼窝正对着我,像是在瞪着我看一样。 我被这不朽尸盯的心里发毛,嘴里低声念叨:“今天借你棺材一用,明天给你多烧点妹子,莫怪莫怪。” “喂,提醒你一句,这尸体生前喜欢的是男人。”张三横说,“当然,他本身也是一个男人。” “……。” 听到张三横这么说,我伸出手将尸体的脑袋拨到了另一边。 在这时候,张三横拿着剩下的四盏长明灯,分别摆放在棺材的四角点着,然后又抓起生糯米洒在了我的身上,他的嘴唇动着,像是在快速的说着什么,但是我能听到的却只有一些意义不明的音节而已。 连撒了三把生糯米,张三横两臂一挥,大喝一声:“火起!” 周围的四盏长明灯的火噌的一下就腾了起来,足有两三米的高度。 “你听我说。”张三横看着我说,“不论看到什么,还是听到什么,都别出声,也别动!就连喘气也轻点,就当你是一个已经死了的人了了!记住,你看到的,听到的,不过都是那怨灵咒带给你的幻觉而已,只要你不动,我保证这怨灵咒伤不了你!” 听张三横这么说,我呼吸都给放缓了。 躺了棺材,睡了死人,如果这时候如果前功尽弃,那才真的操蛋呢! 耳边歌女的歌声依旧,我感到脸上有些湿漉漉的,像是有什么软乎乎的东西贴在我的脸上一样。 记着张三横的话的我不敢转过头去,只能转动眼珠。 却看到王老伯就飘在我的上方,跟我的身体保持着平行,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而让我感到脸颊湿润的,却是他那从喉咙里面耷拉出来的舌头。 离得我这么近,我感觉自己都能嗅到他身上淡淡的腐尸味儿了。 “假的,都是假的。”我再心中默念。 过了一阵,王老伯的鬼影消失了,我还没等送一口气,却觉得自己像是被人从背后抱住了一样。 不,不是感觉,而是真的被人从身后抱住了。 一双惨白的手臂从我的腋下伸了出来,将我抱住,就算是不回头,听到耳边那咯吱咯吱的声响,我也能猜到这双手是谁的。 在我背后出现的王芳冲着我的耳朵吹着气,那是不同于活人吹出来的热气,而是冰凉的阴风。 “你的身体好凉啊。”王芳的声音从我的身后传来,让我身体一僵,“是害怕么?” 随着咯吱咯吱的声响,她的脖子竟然像是皮筋一样的拉长了,如同是蛇一般的盘在我的脖子上,那扭转了一百八制度的脑袋出现在我的面前。 她伸出舌头,舌尖向着我的眼珠子舔来。 看着那越来越近的鲜红的舌头,我的眼皮颤动着,眨一下眼睛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吧。 虽然刚才我眨了不止一次眼了,但那都是在没有正对着这些东西的时候啊,谁知道正对着他们眨眼,会不会导致前功尽弃? 妈的,要坚持不住了啊! 都这么长时间了,张三横那家伙怎么还没有弄完仪式啊。 舌头在我的眼睛上面添了一下,我能够感到那舌头柔软的触感,还有那像是蛇皮一样的冰冷温度。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忍住的,没有闭上眼睛,这一瞬间,我真有一种自己已经死了的感觉。 耳边歌女的歌声突然变成了尖叫声,王芳的身影消失,我面前依旧是那后脑勺对着我的尸体,这个时候我甚至觉得看到这尸体,都让人感到亲近了。 歌女那歇斯底里的叫声之中充满了愤怒的情绪。 眼前白色的光芒闪烁,我所抱着的尸体突然变成了歌女的样子,她转过头来,一双流血的眼睛在瞪着我。 这是我离开废城之后,第一次见到歌女现身,此时的她脸上满是狰狞之色,她的头忽的靠在了我的面前,鼻尖顶着我的鼻尖,额头抵着我的额头,那被血染红的双眼紧盯着我的双眼:“别想要骗我,我知道你才是真的!你是我的!别想要装死来欺骗我!” 我没有动,甚至在她的目光之下,我的眼珠子都不敢动弹一下。 “你以为,你能骗我?!” 她咬牙切齿的吼道,我感到自己的呼吸变得困难起来,像是气管被什么东西给捏住了。 呼吸越发困难,到最后甚至连喘一口气都做不到,肺叶传来难受的感觉,头开始发昏,眼前金星乱飞。 就在我觉得自己要坚持不住的时候,眼前的歌女消失,无法喘息的感觉消失了。 终于结束了么? 我刚准备狠狠的吸一口气,从这该死的棺材里面爬出来。 却猛的反应过来,如果真的仪式结束,张三横应该通知我才对。 想到这,我忍着肺脏的难受,缓缓的进行着呼吸。 过了两三秒后,我突然听到张三横喝了一声:“咄!” “可算是引来了。”张三横大叫着说,“快从棺材里出来吧。诅咒已经被我引到替身身上了!” 听到张三横这么说,我急忙从棺材里面跳了出来,先大口的吸了口气,然后才走到张三横的面前。 张三横的手中拿着那个草人,草人身上的颜色已经变成了黑色,头部的地方还有两道鲜红的印记,像是流着血泪一样。 “拿着。”张三横将那草人递给我说,“你身上的怨灵咒比我想的还厉害,立刻给它烧掉,怨灵咒会再次附在你的身上,你每天中午十二点将这草人放在阳光下面,点三根香供着它。过七天后,再将之烧掉。” 虽然这草人还没有被烧毁,不过怨灵咒也算是暂时解决了吧。 本以为可以在天亮前睡个好觉了,却没想到这一夜却并不是那么容易挨过去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